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4年9月15日 星期一

安靜地結束


課後走出講堂,數碼系統的邏輯並無給我準確的回應,課堂於是就那樣結束。往人潮來往的車站徐徐前進,漆色灰白的候車亭刷上亮眼醒目的黃與藍,走進站內,感覺擦身而去的陌生人越來越多。偶有幾個熟悉身影朝我微笑,我禮貌回應,感謝那些與我有關的一切,正默默與我保持著細小的聯繫。

我提起手機,友人在聊天室提起一項教授出的寫作題,說是要以自己的名字(亦可以借用諧音)書寫一小段隨筆,覺得好玩於是決定一試:

【黃昏一抹一抹灌滿空蕩蕩的房間,我拉開椅子坐下,不由自主望向右邊窗戶,窗外靠向後山的樹林,室溫剛好,適合豢養一個房間,和一個善感的人。由於不是清晨,沒有猴子在林間出沒覓食,越是思考沒有結果的問題,樹林的風吹草動都止住了。

子夜時分,外頭的樹林黑壓壓沒有邊界,對於那些不明朗的,我其實有所畏懼。能全然交託自己踏進遍地藤蔓和暗刺的黑夜嗎?後面會有什麼,不能估量的交界,會不會允許我通過它們呢?抑或是我的漫不經心,種了一片樹林有想要隔絕塵囂的意思?

原來沒有什麼不會被忘記,所以我總是彆扭的將細節都狠狠記下。】

後記:

看到林達陽寫起桑田佳佑的《明日晴れるかな》,責備自己將被理解看得理所當然,仿佛遲鈍的健三以為能夠一直陪在吉田禮身邊,或許何時何刻能隨意說出的告白,只差一秒,心聲都已變歷史。

最近不知中毒太深,耽溺在一些短而深長的語句,如某個誰曾經滿不在乎的說起我在意的事。然而並非感到不快樂,只是未找到藏好這些秘密的坑洞,風聲就悄然無息結束。

江湖墨家將

  • 城市與記憶的交疊 —— 讀方肯《海峽邊城》 - 作者:方肯 出版社:有人出版社 出版年份:2015 年 12 月 自 2007 年因中學作文比賽獲獎得到《看見紅雨傘》一書,開始認識方肯這位作者,等到《海峽邊城》出版已經相隔將近八年,當然作者本人除了這兩部作品外間中也不斷有寫文章、少兒小說、專欄、參與文學獎等。拋卻過去《看見紅雨傘》青澀的言情筆調,作者開...
    3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1 個月前
  • #55 我讀新詩:嘛嘛克 ◎鄭羽倫   - 台南的街燈群起卻各自不說話。 夜色已非。夜本該是習慣性的、周而復始的 一通電話就立即動身的,同時也正消失的 ——必須學會的一種疏離。我自海洋一跨 便失去了拉茶,拉走的正是時光而 時光予我,是何等形式的錯落: 我不會同時失去整碟椰漿飯。我可以擁有蛋 我不會擁有叁巴。 十一月,沒有什麼比暖冬更冷。嘛嘛克成為一...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