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1年7月31日 星期日

慣性

我們還是那副老樣子 。 —— (題記)

**********************************************************

參與過了幾次聚會,中學同學們也不甘示弱的想辦一次。


從面子書群組內第一個留言開始,這次聚會開始如預料內顯得那麼慣性。感覺就像以前的大家想要設計一件 5A11 的 T 恤 ,為某位同學臨時辦送別會 ,在學校嘉年華把班級設計成鬼屋,還有給班裡的同學辦畢業旅行團 …… 這一切 ,還是一如往常的在聚會前上演之聚會之後 。

步驟循序漸進,首先一個提議,掀起一番熱烈討論。

像平常一樣,大家還是會因為意見太多而出現分歧。日期選了又選,最終也有了定案。

聚會前一小時到達聚會地點,呆坐在靠近快餐店入口角落旁獨自寫著未完的作業習題。

第一個到來的女班長,六點二十分。

等到人差不多齊了,裱上的時鐘顯示的時間 :傍晚六點五十五分。“ 哎呀,我們的六點半指的就是七點嘛 。 ” 其中一位同學說。所有人還是不能遵照預定時間到齊,還是遲到了。站在快餐店裡繼續討論將近十五分鐘,還是決定在樓上的披薩店舉行聚會。叫他們上樓,大家還是那麼扭捏接著才一步步走上樓。


入口處瞄見,最後他們還是在一起了,雙手十指緊扣,小兩口在大家面前大秀恩愛。能做些什麽呢,哈,祝福他們吧。

進入熟悉的披薩店裡,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角落。等那桌的客人買單完畢,大夥魚貫上前。

來到座位跟前,每個人卻也像以前在清晨集會里雖被老師百般命令但遲遲未坐下。等到最終坐下了,還能清楚看見連接起來的七八張桌子仍分開著楚河漢界。

這不都是大家習慣的陣型嗎?一開始就分好的組別,明顯的看出靠左邊的女生交頭接耳一組,靠右邊的男生們大聲喧嚷一組,在中間的我們閒話家常一組。點菜環節,不停地互問對方想吃什麽,然後說不如你點菜吧我不常來這裡。

呵,往昔的片段一再上演。有些說會出席的人都不見人影,算了,都習慣了這樣的模式。管他的,繼續靜靜享受這段時光吧。

侍應生將蘑菇湯端來,待大家準備開動當兒,眾人不約而同的察覺蘑菇湯不對勁,開始投訴了。(或許只有這一樣是我們有集體共識的東西吧。)


班主任駕到,每個人以各自的方式問候。微笑,點頭,致敬,打招呼,道晚安,或繼續剛剛未完的話題 …… Madam Wong 抱著八個月大的兒子 ,引起女生們的注意,紛紛上前和寶寶逗著玩。上前和班主任噓寒問暖,當中還談及了孩子經。她兒子 Jeffry 似乎不抗拒我,抱起了他小小的身軀,讓我重新感受好幾年前幫忙母親照顧小弟的辛酸。老師說,身為長子的就是這樣啦,一定要把幫忙照顧一下弟妹的。

吃完披薩,準備來張大合照。三兩個常在眾人面前空口說白話,在鏡頭前較為靦腆的男生勉強走進相機的鏡頭裡,咔嚓咔嚓咔嚓,聚會結束,下課。


一直以來,大家習慣了被所有老師們指指點點,被罵說光有成績優秀,但都是一盤沒有凝聚力的沙子。對於這種已經司空見慣的評語,所有人好像都對之起了免疫力,一個個依舊固執的走在各自的道路上。有時真難想像這夥人馬到底是怎麼聚集在一起,會是上帝冥冥中安排,所給我們出的一次試題(或開的一個玩笑)嗎?

從以前直到現在,我都發白日夢似的期待著那股凝聚力會在不久后培養出來。

2011年7月29日 星期五

愛情檢定考試(數學試卷)

( 奉勸各位作答者 ,此份試題請于想念的時候作答 ,效果為佳 。)

微積分

1)d / dt (女人)=  ?

2)試以比率的方式寫出 :d / dt (心跳)的方程

3)


加總

4)試推導公式, Σ (寫給你的詩)=  愛 / 0


函數


5)(設 x = 心 ,y = 你的名字 。) 


若 f(心)= 0 ,試解出函數 f(x)=  x2 - 2xy + y2 ,



解答 :

1. 無解

2. 與苯氨基丙酸成正比

3. 熱戀期

4. 略,(不用推導 ,你我心裡都知道。) 

5. 經因式分解,得 :


 f(心)= 0

(x - y)(x - y)=  0

(x-y)2  =  0

 x = y

心 = 你的名字

2011年7月14日 星期四

回首青春。18前的天空

想找一首歌送于我的少年時代 ,最後只淪落到聽著陳奕迅的《最佳損友》。—— 題記


給未來的自己致青春一篇悼文 :

近來這段時間一直都出席了許多的聚會 ,大家仿佛開始緬懷著往日的時光 。聚會里相機鏡頭無時無刻都追著每刻笑容光影 ,捕捉每個點滴瞬間 。

當我越想追回昔日 ,就越陷入無法自拔的懷念里 。大家開始逐漸偏離彼此的生活 ,各自找到了隊友 。

生活和時間會把一切沖淡 ,直到最後只剩下生疏或印象里似曾相似的面孔 。不知道多年後在路上擦肩的我們 ,是否能在茫茫人海中認出彼此 。

到時的我們 ,是不是就這樣理所當然的認同那首歌的歌詞 :
“ 奇怪過去再不堪回首,懐緬時時其實還有…… ”
回想每個放學的午後 ,大家駐留在課室內忙著趕功課的日子 ,爲了某個題目爭論不休 ;互酸彼此 ,開玩笑作弄某個反應遲鈍天真單純的女生 。最喜歡大夥聚在一起 ,何時何地都那麼快樂的哈拉聊天 ,八卦一下身邊的朋友們和某某緋聞男友或女友的虛實 。

“ 從前共你促膝把酒傾通宵都不夠 ,我有痛快過你有沒有? ”
青春是一場夢 ,當你醒來時,或許會發現自己還躺在辦工作上望著一堆未完成的公文 。

有次和父親談起他出席小學同學聚會的事 ,當初還真以為父親和小學同學們的感情頗好 ,幾乎年年都有聚會 ,父親卻給了我一個個無奈的答案 ,還有歎氣聲 。


“ 我們在同學聚會那裡再見時 ,已經相隔了二十多年 。”

“ 都這麼久了 ,還能見面真難得 …… 那現在還有去同學聚會嗎 ?”

“ 大家都聚了聚幾次 ,只是後來 …… ”


“ 後來怎麼了 ? ”

“ 後來聚會只辦了幾年,或許 …… 大家都開始覺得有心無力了吧 。結果現在都沒他們的消息 。”

這就是事實嗎 ? 呵,將來就會和父親一樣感同身受吧 。


近來和某位友人聊得比較頻密,話題里提到了關於和小學中學的舊同學們聚會見面的事。

“ 畢竟大家都這把年紀了,以後很少會有機會再見面 。”


“ 說得自己好像很老了那樣,今年年頭有參加小學同學的聚會吧。 ”

“ 真的,在這種關鍵時刻,不好好珍惜現在的機會以後就沒有辦法共同緬懷過去了 。”


“ 以後不會再見了嗎?”

“以後大家可以騰空的時間會越來越少,不能像現在那麼自由了 。”

“ 噢,也許吧 …… 通常都是那樣的啦 ,習慣就好。太久沒聯絡會生疏的 。”

這時播放器傳出一句歌詞 ,我跟著哼唱 :
“ 命運決定了以後再沒法聚頭,但說過去卻那樣厚  ”

“ 感情,很難敵得過時間與現實 。”


“ 即使是再見也不會有很多話題了…… ”

“ 那麼唯有談孩子經嘍~ ” (你依舊那麼幽默。)

“ 以後我們會認為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終究還是得接受現實的洗禮,等到各自都有非得要背負不可的使命的時候。

這就是母親所嘮叨的:“ 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


曾單獨與母親在回程路上的車裡偶爾會談起生活瑣事

在外頭經過這麼多風雨,家,還是最好的避風港。


母親給我的人生道理,“ 朋友應屬疏交 ,而非交心。有時凡事還是替自己想想好 ,和一人交心不是容易的事,一旦失敗了,對自己也會很傷的。”

我明白為何她會有這麼一套說法。經一事長一智,跌倒了就該懂得下次要小心留意 。

這些歌怎麼聽都不是滋味 :


若有機會再聊天我的心會藏很遠 —— 郭靜《聊天》

我要忍住眼淚的說,很高能認識你耶 我最親愛親愛的同學。—— 盧廣仲《Nice To Meet You 》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 周華健《朋友》


聽盡了歌頌友誼萬歲歌曲,還是這句最中聽:
“ 有沒有確實也沒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又有沒有 掛念這舊友,或者自己 早就想通透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親的某某

總好於 那日我 沒有 沒有 遇過某某 ……” —— 陳奕迅《最佳損友》

送給以後的我 ,還有曾經的你們 。

希望你們仔細傾聽這首歌 ,謹記 :

青春沒有死 ,它只是像個被遺忘在某處角落發黃的魔法書 。


而我們 ,卻也總是在生活繁複的打壓下無暇打理翻閱當中的書頁 。

即便你們在某天忘了我 ,這裡有我的文字和記憶原典,此生此世將它繼續封存 ,就這樣靜靜地躺在這裡。



朋友 我當你一秒朋友

朋友 我當你一世朋友

奇怪 過去再不堪回首

懷緬 時時其實還有

朋友 你試過將我營救

朋友 你試過把我批鬥

無法 再與你交心聯手

畢竟難得 有過最佳損友

從前共你 促膝把酒傾通宵都不夠

我有痛快過 你有沒有

很多東西 今生只可給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別人如何明白透

實實在在 踏入過我宇宙

即使相處到 有個裂口

命運決定了 以後再沒法聚頭


但說過去 卻那樣厚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

被推著走 跟著生活流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親的某某

生死之交 當天不知罕有


到你變節了 至覺未夠

多想一天 彼此都不追究

相邀再次渴酒 待葡萄成熟透

但是命運入面每個邂逅

一起走到了 某個路口

是敵與是友 各自也沒有自由

位置變了 各有隊友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

被推著走 跟著生活流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親的某某

早知解散後 各自有 際遇作導游

奇就奇在 接受了 各自有路走

卻無人像 你讓我 眼淚背著流

嚴重似情侶 講分手

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又有沒有 掛念這舊友

或者自己 早就想通透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親的某某

總好於 那日我 沒有 沒有 遇過某某

江湖墨家將

  • 城市與記憶的交疊 —— 讀方肯《海峽邊城》 - 作者:方肯 出版社:有人出版社 出版年份:2015 年 12 月 自 2007 年因中學作文比賽獲獎得到《看見紅雨傘》一書,開始認識方肯這位作者,等到《海峽邊城》出版已經相隔將近八年,當然作者本人除了這兩部作品外間中也不斷有寫文章、少兒小說、專欄、參與文學獎等。拋卻過去《看見紅雨傘》青澀的言情筆調,作者開...
    3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1 個月前
  • #55 我讀新詩:嘛嘛克 ◎鄭羽倫   - 台南的街燈群起卻各自不說話。 夜色已非。夜本該是習慣性的、周而復始的 一通電話就立即動身的,同時也正消失的 ——必須學會的一種疏離。我自海洋一跨 便失去了拉茶,拉走的正是時光而 時光予我,是何等形式的錯落: 我不會同時失去整碟椰漿飯。我可以擁有蛋 我不會擁有叁巴。 十一月,沒有什麼比暖冬更冷。嘛嘛克成為一...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