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1年7月14日 星期四

回首青春。18前的天空

想找一首歌送于我的少年時代 ,最後只淪落到聽著陳奕迅的《最佳損友》。—— 題記


給未來的自己致青春一篇悼文 :

近來這段時間一直都出席了許多的聚會 ,大家仿佛開始緬懷著往日的時光 。聚會里相機鏡頭無時無刻都追著每刻笑容光影 ,捕捉每個點滴瞬間 。

當我越想追回昔日 ,就越陷入無法自拔的懷念里 。大家開始逐漸偏離彼此的生活 ,各自找到了隊友 。

生活和時間會把一切沖淡 ,直到最後只剩下生疏或印象里似曾相似的面孔 。不知道多年後在路上擦肩的我們 ,是否能在茫茫人海中認出彼此 。

到時的我們 ,是不是就這樣理所當然的認同那首歌的歌詞 :
“ 奇怪過去再不堪回首,懐緬時時其實還有…… ”
回想每個放學的午後 ,大家駐留在課室內忙著趕功課的日子 ,爲了某個題目爭論不休 ;互酸彼此 ,開玩笑作弄某個反應遲鈍天真單純的女生 。最喜歡大夥聚在一起 ,何時何地都那麼快樂的哈拉聊天 ,八卦一下身邊的朋友們和某某緋聞男友或女友的虛實 。

“ 從前共你促膝把酒傾通宵都不夠 ,我有痛快過你有沒有? ”
青春是一場夢 ,當你醒來時,或許會發現自己還躺在辦工作上望著一堆未完成的公文 。

有次和父親談起他出席小學同學聚會的事 ,當初還真以為父親和小學同學們的感情頗好 ,幾乎年年都有聚會 ,父親卻給了我一個個無奈的答案 ,還有歎氣聲 。


“ 我們在同學聚會那裡再見時 ,已經相隔了二十多年 。”

“ 都這麼久了 ,還能見面真難得 …… 那現在還有去同學聚會嗎 ?”

“ 大家都聚了聚幾次 ,只是後來 …… ”


“ 後來怎麼了 ? ”

“ 後來聚會只辦了幾年,或許 …… 大家都開始覺得有心無力了吧 。結果現在都沒他們的消息 。”

這就是事實嗎 ? 呵,將來就會和父親一樣感同身受吧 。


近來和某位友人聊得比較頻密,話題里提到了關於和小學中學的舊同學們聚會見面的事。

“ 畢竟大家都這把年紀了,以後很少會有機會再見面 。”


“ 說得自己好像很老了那樣,今年年頭有參加小學同學的聚會吧。 ”

“ 真的,在這種關鍵時刻,不好好珍惜現在的機會以後就沒有辦法共同緬懷過去了 。”


“ 以後不會再見了嗎?”

“以後大家可以騰空的時間會越來越少,不能像現在那麼自由了 。”

“ 噢,也許吧 …… 通常都是那樣的啦 ,習慣就好。太久沒聯絡會生疏的 。”

這時播放器傳出一句歌詞 ,我跟著哼唱 :
“ 命運決定了以後再沒法聚頭,但說過去卻那樣厚  ”

“ 感情,很難敵得過時間與現實 。”


“ 即使是再見也不會有很多話題了…… ”

“ 那麼唯有談孩子經嘍~ ” (你依舊那麼幽默。)

“ 以後我們會認為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終究還是得接受現實的洗禮,等到各自都有非得要背負不可的使命的時候。

這就是母親所嘮叨的:“ 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


曾單獨與母親在回程路上的車裡偶爾會談起生活瑣事

在外頭經過這麼多風雨,家,還是最好的避風港。


母親給我的人生道理,“ 朋友應屬疏交 ,而非交心。有時凡事還是替自己想想好 ,和一人交心不是容易的事,一旦失敗了,對自己也會很傷的。”

我明白為何她會有這麼一套說法。經一事長一智,跌倒了就該懂得下次要小心留意 。

這些歌怎麼聽都不是滋味 :


若有機會再聊天我的心會藏很遠 —— 郭靜《聊天》

我要忍住眼淚的說,很高能認識你耶 我最親愛親愛的同學。—— 盧廣仲《Nice To Meet You 》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 周華健《朋友》


聽盡了歌頌友誼萬歲歌曲,還是這句最中聽:
“ 有沒有確實也沒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又有沒有 掛念這舊友,或者自己 早就想通透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親的某某

總好於 那日我 沒有 沒有 遇過某某 ……” —— 陳奕迅《最佳損友》

送給以後的我 ,還有曾經的你們 。

希望你們仔細傾聽這首歌 ,謹記 :

青春沒有死 ,它只是像個被遺忘在某處角落發黃的魔法書 。


而我們 ,卻也總是在生活繁複的打壓下無暇打理翻閱當中的書頁 。

即便你們在某天忘了我 ,這裡有我的文字和記憶原典,此生此世將它繼續封存 ,就這樣靜靜地躺在這裡。



朋友 我當你一秒朋友

朋友 我當你一世朋友

奇怪 過去再不堪回首

懷緬 時時其實還有

朋友 你試過將我營救

朋友 你試過把我批鬥

無法 再與你交心聯手

畢竟難得 有過最佳損友

從前共你 促膝把酒傾通宵都不夠

我有痛快過 你有沒有

很多東西 今生只可給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別人如何明白透

實實在在 踏入過我宇宙

即使相處到 有個裂口

命運決定了 以後再沒法聚頭


但說過去 卻那樣厚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

被推著走 跟著生活流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親的某某

生死之交 當天不知罕有


到你變節了 至覺未夠

多想一天 彼此都不追究

相邀再次渴酒 待葡萄成熟透

但是命運入面每個邂逅

一起走到了 某個路口

是敵與是友 各自也沒有自由

位置變了 各有隊友

問我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是我敵友 已沒法望透

被推著走 跟著生活流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親的某某

早知解散後 各自有 際遇作導游

奇就奇在 接受了 各自有路走

卻無人像 你讓我 眼淚背著流

嚴重似情侶 講分手

有沒有 確實也沒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甚麼大仇

為何舊知己 在最後 變不到老友

不知你又有沒有 掛念這舊友

或者自己 早就想通透

來年陌生的 是昨日 最親的某某

總好於 那日我 沒有 沒有 遇過某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5 天前
  • 讀詩前請將自己脫光 —— 讀潘柏霖增訂版《1993》 - 作者:潘柏霖 出版:潘柏霖 出版年份:2015 年 11 月 認識《1993》的經過其實很簡單,得知潘柏霖這位寫詩人都多虧《晚安詩》面子書專頁的介紹,後來在動態時報裡頭發現了潘柏霖《1993》增訂版的貼文,先是見詩集名稱與自己的出生年份相同,讀上一兩首詩作后甚是喜歡,於是托朋友買了來。直到將詩集閱畢,才知道...
    1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2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