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1年2月22日 星期二

卒業隨筆 。續篇之 角色外傳 肆 + (番外篇)

其實他們並非外星人

其實只是跟別人有些不一樣

其實他們也很好相處

其實他們還挺隨和 ,有時甚至可以沒意見 。

其實只要鼓起勇氣和他們打招呼做朋友

其實他們可以和你同聲同氣 。

校園裡最佳模範男印裔同胞 :SURENDRAN
把他們從大夥中分開

並無排斥之意

只是像之前我所做的

將它們歸類為一組

才比較容易敘說每人各自的故事

為顯示本人並無排斥之意

我先開始給大家介紹一位友族同胞

SURENDRAN

中三應該見過他 ,

我和他是中四才開始正式認識的。

對於一開始結交友族同胞的我

往往會避忌 ,

(看過校園裡老是惹是生非的他們還真有點惹人厭 。)

不過時間一久相處下來

其實發現他並不是他們的同類

功課準時交 ,行為優良 ,不鬧事 。

所以才被老師認為是全校最佳男印裔模範

級任曾經是這麼說的 :

“ I think you are the best Indian in this school .  ”

" ... But unfortunately your brother isn't as good as you . "

他好像有個叫 SATHISWARAN  的弟弟

應該是交了那些朋友的關係才會變得愛搞怪吧

不過他有時和我見面還會使個眼色打個招呼

去年是念中三的 ,恰巧又被班主任教數學所以才知道他

是否有其兄就未必有其弟呢 ?至今這問題還在我苦苦思索中

樣子一點都不像學長的嘉偉(或許只是譯音)
這是坐在 SURENDRAN  隔壁的嘉偉

不過因為他從國小來 ,又甚少使用中文姓名稱呼

國小同學都稱他 CHIN  ,而我就乾脆些呼他的全名

“ CHIN JIA WEOI   !”

雖說是穿上淡黃色領帶的學長可卻完全沒有身為學長的威嚴和架子

好歹也要有一點吧

不然又如何服眾 ?依我看他也管不了他的屬下

我是指在人前架著紀律主任名號的那一些

蠻不講理 ,明知故犯 ,不知悔改 ,  一成不變 。。。

的那種巡察員 。不過也對 ,上樑不正下樑歪

就連當中的某些紀律老師的放任他們 ,受害的還不是其他學生 。

難道我們就必須屈服在這些無理的強權之下 ?


告訴你 ,對我來說沒門兒 !

喔 ,差點忘記

我還在好奇他為何可以學業與愛情兼顧

是的 ,他有女朋友

對象正是小學二年級坐我隔壁的敏儀 。

畢業日正巧被我拍到了一張兩人的親密照 。

班上兩位印裔女同胞 :JANAKI  和 BALVINDEER
 接下來的

是我們另外兩位友族

先講講關於 JANAKI  的事

雖然平常不多話

不過偶爾在車站遇見會搭話一陣

因為她住增江中區組屋

不知從哪處延伸出來了一條路

而路口外就有一個公車車站

所以這應該是她搭巴士回家的緣故

說回談話內容 :

都是寒暄幾句有關功課 ,老師 ,校園的事

他有個挺幽默的朋友 ,讀 5A9  的 SHARIMA

當時就在某個星期四下午的圖書館

趁著欣怡沒留意 ,就和美恩 、Ms  Bell  大夥兒一塊胡亂編造情事

結果就把美恩和家輝給湊成了一對

JANAKI 當然沒倖免

就被傳是 SURENDRAN  的女友


BALVINDEER 今年坐在 MANDY  隔壁

說來她去年是獨自一人坐在教師門口算起第四排第一列靠窗位置

和自己的國小同學相距甚遠

今年熟絡後才換了個座位吧

平時雖是沒什麼說話 ,但是我們大家當時都有著一致的想法

可以說是全班同學都會有的想法 :

“ 我們討厭生物課老師 !”

是的 ,他讓我想起《偷書賊》里喜歡體罰虐待少年軍的教官杜伊雀 ,真噁心 。

BALVIN  總是會和偉升 (WEI SAM)爭執

互相諷刺嘲笑說對方壞話

有時挺逗趣的 。
有事沒事愛三八的偉升
這就是我剛才提到的偉升

HONG WEI SAM

和 CHIN JIA WEOI 一樣讀國小的華裔

平常在老師面前的偉升

說起話來是很有信心的那種人

就讀國小練得他一口流利的國語英語

這只是在老師面前的作為

可好戲才在老師離開后開始

自修的那一節課 ,又或是趁換節的空擋

除了與 BALVINDEER  互酸對方外

之後不外是在自己的座位上和循敬哈拉幾句廢話

然後就是無故地大喊一聲 “WOOOOI 。。。 ”

或者 “ 走 ( <  )  。。。。。。!” (< 為漸強符號 )

尾音拖得特別長 。

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被森烽作弄或干擾的緣故

此外他有個壞習慣 :喜歡裝娘娘腔

學王祖藍說 :“  我接受唔到咯 ~  。。。。 ” (汗毛直豎)

今年做了樂隊主席 ,不過可惜仍有人事問題

之後還聽說他們那班人鬧不和

該不會是施行獨裁主義的後果吧 ?

  ******************************************************************

以下此篇與上篇題記並無太大關聯

故名《 番外篇 》。

事實上 ,我無暇將其他滯留在光陰界的出入境記錄一一細說

只能略述 。
雪兒的好友 ,詠妮
先介绍我三位可爱的书法组组员

韻儀 ,雪兒 ,詠妮

和韻儀比較少說話 ,她是安靜的女孩

不過是在我面前 。

反而較多話的雪兒詠妮比她活潑得多

是在很久的後來才知道韻儀也是樂隊的一員

是單簧管樂手嗎 ?我曾經也是 。

說實話我是不太想退出樂隊的 ,到頭來還是看不過人事問題而選擇離開 。

至少現在的我認為這麼做是正確的 。

雪兒詠妮兩人則是好友

兩位都是巡查員 ,(曾經是 ,不過最終也說服她們去向紀律主任辭職 。)

也是華樂團的團員 ,

雪兒彈奏柳琴 ,至於詠妮沒記錯應該是打擊組 。

暫且不說這些 ,說說華文學會裡的事

難得見到有人加入書法班 ,頓感欣慰

(  《 Saki - 咲  》裡的竹井久開設麻將部的時候不也是只有她一個 ?我瞭解她終於能等到部員的參與的那種感受 。她也是在自己畢業那年才得以湊齊部員五人參加團體賽 ,了自己青春的那一份執著 。 )

我還記得當時在家協禮堂介紹書法組 ,字字句句都模模糊糊的沒說清楚

不適合當著這麼多人面前說話吧

很高興認識她們 ,不過說來是早一年認識雪兒

當時星期日的象棋班的那個唯一的女生 。

她們就是愛粘人

有一次還和麗鎂把我逼至牆角要我唱歌  ,不過我不想唱是逼不來的 。

只有希望她們合力辦好華文學會 ,加油 。

左邊的是韻儀 ,右邊的是雪兒
黃木青老師

是華文學會書法組的指導老師

他住得遠
教會我寫隸書的 黃木清老師
所以來到學校也花不少時間 至少半小時

但星期五的活動卻能風雨不改地出席

我佩服黃老師對於書法教學的熱誠

此外也感謝黃老師讓我發掘了隸書

從前都不多留意隸書寫的春聯或字帖 ,

一味覺得橫看豎看 隸書總是哪裡不對味

自我藉隸書揮毫以來 ,

竟能莫名的對它泛起一股熟悉的情感

筆法比起楷書更讓我倍感親切 。

聽老師說 :通常寫隸書的同學都用左手 ,

一般上來說這類由楷書轉隸書的學生

都是不習慣楷書右手筆法的緣故 ,進而改寫隸書

那 ,我是例外嗎 ?不知道 。

也許只是個自以為隸書生硬的筆劃適合自己

而又懶於練寫楷書的傢伙


現在輪到他了

這里要很小心的寫 寫錯了後果會不堪設想

尤其是現在這段期間的魔蝎座可不好惹

威元

一個精于華樂各式樂器的鬼才

還曾經與自己的教練同台演出

不過往往會有音樂家的通病 :我是指性格脾氣上

相信跟他相處過的都知道

中三他坐我隔壁 ,除數學課華文課科學課以外

其他老師可說是一律看不順眼 尤其是那年的美術老師

巫裔同胞 我承認她的確沒多少對藝術的品味和觸覺

既然是美術老師好歹也要有這些吧

其二 ,一個名副其實的小氣鬼

你惹不起 。

威元不是一般的廢 ,是非常的愛搞怪 。
別說了 ,他就連女子都不留情面 ,兜頭就是一敲 。

比女人更可怕的生物 。

不過我卻被他影響染上了某些癮

就是喜歡收集港劇的主題曲插曲片尾曲

那些很經典卻被逐漸淡忘的

從兒時瞪著電視螢幕的港劇漸漸學起粵語的

旋律和時光

書於 2011 - 1 - 30  的報告 。

廷楓木無表情的驚愕

不久之前他來了一封信息

“ I'm Teng Fung . This is my handphone number .”
 
偉賢也因此白了一眼 。

他終於買了一部手機 。。。

家教甚嚴 ? 不至於那麼嚴重吧 。

回來關於他的話題 ,

廷楓屬偉賢那一類的青年

就是除了自己那一夥人以外

其他的同學沒跟他說話他也就沉默

一個從小學開始就是蠟筆畫的常勝軍

父母從事設計的工作嘛 。

有兩個妹妹 ,妍琪 、妍馨 。

妍琪是華文學會書法組會員兼委員

廷楓說著口頭禪時所擺出的一副笑容
口頭禪 : 很~假 。

可能是因為某些話題的關係

校園裡能說些什麼

班長越權 ,男生秘密 ,電玩遊戲 ,抄功課 

討厭的老師 ,黃色笑話 。

等大家都說完了 ,他就冒出這一句 。

和他一起進入了校園販賣部做售貨員

也一起和他還有偉賢被統統革職

進來的信息都是問我有關升學的意見 ,

不知道你找到了目標嗎 ?

很容易因小事而發笑的 :薇淇
一個讓我在開始時感覺很酷很冷的女生

薇淇 ( 名字沒錯吧 ,若有請多多包容 )

就坐在中三中四每天早上的集會 我的隔壁

這話說得不錯 ,人不可貌相

斷定一個人的性格還是要從進行交際著手

與薇淇合照
熟絡後的薇淇與想像中的她 迥然不同

其實她不至於沒話聊 ,之間要找話題並不難 。

而且事實上她很容易就被人逗笑

認識她后的半年才知道她的父母

在我整天光顧的板面店餐館旁的飲料部工作

當時坐在餐館里等待點好的面 ,

碰上了正忙於收拾玻璃杯的她 。

接下來就被母親訓話一番

你看人家多么勤快 ,幫忙父母親幹活 ,

如果我兒子有這麼勤快就好了 。。。。。。

重複了無數次的一番訓話 。

怎麼這段時期的女生開始流行剪短髮了 , 

失戀是個愚蠢的藉口

說話很斯文 ,偶爾反常的 Miss 。 Bells
稱她 Miss  Bells 是因為不清楚中文姓名的原因

只知道國語姓名叫 Mah Wai Ling

二弟認識她的弟弟還是親戚

之前還到她家拜訪

說話斯文 ,有一半林志玲的 EQ ,媲美禮儀小姐了

偶爾會做出讓人出乎意料的事

這應該就是阿布所提及的性格上的補綴

比方說一開始他會對某人發怒 ,之後卻能在短短十秒以內以四川變臉方式

從憤怒轉為友善

說起來世上總是會有許多的奇人異事的 。

當時好像也在那個星期四下午

參與圖書管理員們聊些無關緊要的校園情事

傳聞是偉賢欣賞的對象 (注意 :只是傳聞)

男方一味拒絕回應此事 ,女方只不停地回答 :“ 我們只是朋友 。 ”

真不明白他們是怎麼搞的

成績與操行表現成反比的 SHAMSUL
正式認識他是中四的時候

當時是同他一起參加了洲際的數理常識比賽

第一句聊起的話不是 “ 很高興認識你  。”

而是討論著正載送我們到比賽會場卻中途停在自己家門準備把女兒送托兒所的那個物理老師

“ 說實話 ,他教物理行嗎 ? ” 我操著拗口的國語(馬來文 !)問道

“ 不行 ,完全不好 。” 他淡淡的回答 。

對了後來中四年終大考的題目不就是被他給全泄了出去

再次的打破了校園的生態平衡 ,真不像話 。

我不懂得看面相 ,卻隱約直覺性地看出他能使壞的那根筋

像歌手曹格那類面相

交女朋友這不稀奇 ,何況連學長嘉偉那麼高職位也是其中一員 。

只是有不好的癖好 ,

還被紀律老師逮個正著 ,犯事了

香煙惹的禍 。

之後還在某天的集會公開鞭刑 ,你會不會在臀后的口袋塞些什麽減輕痛楚呢 ?

愛說冷笑話數學老師 :MR 。LOKE
MR LOKE 第一堂課的給我一個刻板木然的印象

不過這只是初期不習慣的癥狀

木著的臉就是他的形象標誌 ,完美的 POKER FACE

其實他很好說話 ,有問題也很容易談妥

不折不扣百年難得一見近乎絕種且不可多得的好老師

此外冷笑話說的特好 ,(因為說笑話者必須忍住笑意 ,此是為幽默 。)

不喜歡同學們在上課期間不給任何反應

“ I hear only one student in the class 。”

不喜歡授課時同學們自顧自說話

“ NO Discussion 。 ”

不喜歡別人稱他 TEACHER

“ DON’T call me Teacher ,call me Sir 。Those who do so will get 1 ROTAN 。”

不喜歡家瑨的歌喉

“ NO singing in the class 。”

喜歡殺一儆百

“ Keng Yong ,write down the name who is talking 。 ”

喜歡用 Marker Pen 以特定頻率敲打白板

“ Correct 啊 ? ”

更喜歡宇進和震霆那夥人

“Zhen Ting , what’s your phone number ,write it on the whiteboard 。”

“ Yi Chun ,don’t do too many exercises in the workbook 。”

笑聲下 ,我們已逐漸建立起師生之間的橋樑 。

我與張老師合照
 中三時期初次認識張老師

和老師有著三重關係

華文老師與學生(只是中三那年) 、華文學會顧問老師與委員 、朋友關係

感謝老師為我們的華文學會這些不太上進的委員操心

上回到老師家拜訪聊天 ,嘗過老師做的菜

沒弄錯是那種看起來像披薩吃起來卻有麵包口感的德國菜

聽老師說這些特別的食譜全由他哥哥傳授

老師若退休後可以搞些私房菜做生意會是不錯的選擇 。

有時搭老師的順風車回婆婆家 也會和老師聊聊華文學會的事

又或只有行駛的引擎掩蓋我們車上的沉默

與華文學會委員們合照 。
沉默也是一種溝通嗎 ?

說到張老師不得不提我加入了五年的華文學會

與大家並肩作戰直到把學會的棒子傳給下屆委員

緬懷起去年聯歡會 《繁星》灑下的血與淚

為表演扮弱智兒童 、獻聲唱《笨小孩 》,

出席人數不多也算了 , 這一屆的聯歡會是我認為和大家辦得最好的一次 。

實在沒辦法將你們細敘不過那段同甘共苦的日子可是歷歷在目

2010年屆的中五委員不好當 ,更別說下屆委員 。大家唯有繼續努力發揚華文學會 。

妍妤
妍妤

一個很特別的女生 ,長不大的女生

開玩笑的 ,十七八歲了還不快長大就慘了

這幾年在中學有好好地磨練磨練自己嗎?

哈哈 ,謝了我會永遠記得你的 。

你當年在我臉上留下一個淡淡的

年少輕狂且熱血的記號

是挨了幾針 ,不過幸運的沒留下疤痕

不怪你啦 ,以後別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就好了 。

弟弟現在還好嗎 ?

班主任 ,MADAM  WONG 。
我們敬愛的班主任,Madam Wong

執教科目:化學

出手快狠準 ,最厲害的莫過於那張嘴

起到了某些能讓老師表面上顯得凶惡的效果 。

試問有哪位身為級任老師不希望提升自己班上的名氣 ?

每天嘮叨我們要把課室打掃乾淨 ,拿清潔比賽冠軍

說家瑨做的值日表只有幼兒園程度醜得不得了佈告板的設計不夠好

人才有限啊 ,至少大家都盡力了

每一次總是喜歡咬著森烽不放 ,一次一次的當衆奚落奚落他

“ You fail in your Driving Test ?Next time you better don’t drive 。”

在面子書上曾看過她的結婚照 ,充分展現溫馨與賢妻的另一面

恭喜她又生了第二胎  ,兒子是吧  。預產期好像還是我們考 SPM 化學試卷那段時間左右 。

之後才發現她在網路上的留言而得知消息

和老師一次深刻的對話 :

“ Are you studying something that is not in the syllabus ? ”

“ It seems like you are playing with the language when you answer essay question 。”

實話實說 ,這對我有益無害反正上學院也是選定化學工程系了

深入研究反而更讓我明白個中原理

我瞭解老師擔心我會出現混淆的問題

不過我做人有原則有分寸 ,SPM 的歸 SPM  ,中六歸中六課程

考試時絕不混為一談 。

對於書寫語文方面的解釋只有一個 :

我不喜歡死記某些句子 ,所以句型在腦內組織起來時都屬隨機

只要能表達意思就沒問題 。

在我忘記之前 ,順便提醒級任有關班費的事物

財政那裡剩下的幾十塊該怎麼處理 ?

可以忍受學生上課時做數學作業的  PN 。SHARIZA
“ Eh ,dengar sini manusia-manusia 5A11 。” 起初覺得這樣被老師稱呼很怪 。

這兩年以來算是遇見了比較特別的巫裔老師

而且還是教國語馬來文的教師 ,既然是語文科教師

通常都特別不喜歡上課時有同學做數學作業

我們的歷史老師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Tiap-tiap hari hanya tahu buat Add Maths ,nanti Sejarah ?Dapat ' Fail ' 。”


但凡事都會有例外 ,中四的物理老師 Mr Moay 的有關評語

“ Don't do too many Maths ,but do more Physics 。 ”

差點漏掉了這麼重量級的人物

Mr Moay 是中四時的物理老師 ,檳城理科大學物理系與數學系(副修)畢業

雖是這樣一個奇怪的原則 ,但是他的數學能力卻表現不賴

居然在短短五秒內 ,以心算得出答案 ,並非簡單的加減法

而是計算積數商數甚至根號的答案 ,故人稱之 ‘ 人肉計算機 ’

上中五了每次物理測驗后一旦碰上他就能聽見 :

“ How much you got in your Physics ?Is that Ninety 。。。。。。(半開玩笑地說)”

對不起了老師 ,那年物理測驗最高才得個八十九分 。

又把話題扯遠了 ,現在要提的是國語老師

老師體諒我們忠於數學的那份精神 ,所以每次授課前都會半哄半騙說快點把這些做完讓我把課教完 ,然後你們就只管盡情做你們的數學題 。

一個思想開放的老師 ,連政客間的敏感話題也搬上課堂 。

對於國語還是不能堅持到最後呢 ,我的功課仍然少做了漏交了好幾本

勤快得令我為之佩服的劉老師
寫給我中五的華文老師 :劉老師

如果學校裡有年度 “ 終身成就獎 ” 的頒獎禮 ,那麼得獎者應該就會是劉老師

無論在於校務的辦事效率 ,還是進行教學方面

都能把它們做的井井有條一絲不苟

就算不是位居榜首 ,校園里劉老師認第二誰也不敢認第一 。

形容詞 :一個勤快 、分析及應變能力強的老師

( 請謹記我在這裡不是拍什麽馬屁而是說實話 。 )

老師也教中國文學 ,至今我還記得呂伯伯和祥林嫂

“ 錢又不是什麽生命或才能 。。。 ”  ,

“ 我真傻 ”

大馬教育文憑華文和中國文學的考試當天可是神經緊繃的很

既然已經過去 ,也只能感歎 “ 我已經盡力了 ”

希望成績表現不會辜負劉老師心血

最讓我感到慶倖的是劉老師在畢業前一天的最後一堂華文課讓班上所有人真情流露

在短短的字裡行間 ,一堂華文課的時間 ,我確實在感受大家的心聲

我是最後一位交上這篇部落格式的畢業感言

於是就被老師要求親自朗讀

雖是稍感尷尬  卻也戰戰兢兢的念完了 ,給這裡的最後一封信 。



最後向鄭老師鳴謝 ,

感謝她從小學開始以一位文學星探的身份來到增江北區華小

當時做的是童詩創作分享 ,

因為老師一些啓發寫了一首以廚房調味醬料家族為題的童詩

之後還被老師選中點評 。

直到我上了她執教的中學念書 ,就在中一那年老師又辦了個一日文學營

漸漸被老師領進文學殿堂 ,我發覺文字背後無窮的力量與迷人魅力

中二中三因寫作靈感與興趣一併中斷曾一度封筆不寫

中四那年也在她和姵伊的再度鼓勵下重新提筆 ,到我創建了這個部落格

去年坐在老師座位旁拼命在三小時內擠出一首詩 ,之後經老師做修改再參賽然後獲獎 。

這一切老師都功不可沒 ,為栽培創作文章的寫手而付出的時間是值得的

沈慕羽獎  亦當之無愧 。

衷心地向老師道謝 。

(說完 。)

後記 :

看見今年元旦期間的面子書上正流行一樣特別的小東西 。

許多用戶都發了類似的信息

“ 請在 0 ~ 100  的數字之間任選其一 ,然后發給我 。然後我會寫些關於你給我的感覺 。此信息的發信人資料將被保密 。”

對於直腸直肚的射手來說

我比較喜歡大膽嘗試指名道姓的述說這裡每一位 。

因此也留言了給老師們 。

不過如果當中有任何遺漏的人未說 ,也請多多包涵 ,我想我會偶爾想起你們 。

虛耗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完成這一篇

除自己懶散以外也包括個人能接觸網絡的時間空間少之又少

這系列若稱角色外傳 ,那內傳又在哪 ?

它或許是一起在校園裡看得膩得不能再膩的校園日常畫面 ,

所以嘗試寫大家所不知道也沒發現的的某些事 。

不知道何時再度忘卻高中校園生活裡的重要片段 ,

於是我努力將校園轉換為虛擬世界中的數據 ,以鍵盤紀念我中學時期的青春 。

最後為大家送上黃啟銘的《多年以後》 :

TO:以後或許能再見抑或從此將失聯的時光渡者


有時會想像  多年後的我

會變成怎樣的人

有時會想念  兩個人還在一起

那些過去 當時我們太年輕

不明白時間給我們一些  也拿走另一些

沒關係我們都有  日子要過

還記得你  淡淡的這樣說

後來我去了好多好多地方  都有想你

現在就是  多年以後

得到很多  卻感到很寂寞

(最多的是寂寞)

沒有不快樂  也說不上快樂  等著 ~ 一天

我們見面再說

現在就是  多年以後

得到很多  卻感到很寂寞

愛過幾個人  傷害過幾個人

2011年2月13日 星期日

Turn Back The Tide · 青春里的流聲光影


大家漸漸從對方的生活中抽離 。距離稍稍遠了 ,不知道心中聯繫的那根線能支撐多久呢?——摘自 《日子 ·   二章之巨細靡遺》

畢業后已經過了好幾個月 ,朋友們開始忙碌于各自的事物 。升學準備 、考駕照 、兼職打工 、或(我猜是)無所事事呆坐家中 。

好不容易瞞過院長到商場與同學一聚 ,從盲目的工作中解放 ,心情愉悅如脫籠的鳥 。想必大家也是這麼認為 。我向院長說 “近來農曆新年得到外州處拜訪親戚”,“這家親戚的來頭不小紅包不少過五十元”之類的話加上一個期待與興奮的微笑蒙混過去 。

來到商場什麽也沒吃就上戲院去集合 ,挨下的那份義氣卻好像足以填飽 。“啊 ,一點四十五分票嗎? ,好好。。。”(即使我知道自己來不及吃午飯 。)

看的是香港的賀歲電影《 我愛香港 ,開心萬歲 》 ,延續著《七十二家租客》陣容 ,一貫的港式幽默及誇張動作 。不過卻很喜歡劇中梁家輝在結局唱的那一句 “ 還是朋友好 ” 。

男生總是扭扭捏捏、假裝老不情願地坐在女生旁邊 ,一包零食來回傳遞,那彼此無語的時光,總被我們擅自想像成某種親密有曖昧的情景 。《 清晨校車 ·   戲院落畫 》——龔萬輝

我們在靜靜端坐于座位上觀賞 ,任由螢幕里的聲浪與觀眾的響聲浸沒 。爆米花在座位間無休止傳遞直到我們將之掏空為止 ,大家默默地享受著短暫的溫馨片段 。

我逐漸從自己身上臨摹出父親的模板 ,我們不都喜歡身邊有朋友陪伴的日子 。每次聽他談起小學或中學的同學聚會 ,使我羡慕不已 。


電影后無緣無故地走進一家商場底層的泰國餐廳 ,點了菜之後好像是筱姮把今年出版的校刊放於桌上 ,恰好當時把弟弟拿到的那本給帶上 ,於是所有人圍坐一團 ,此刻把視線與話題轉向校刊的照片 。

清楚看見每個同學緬懷過去校園時光的表情 ,正不斷地看并評論著鏡頭中的自己或某位 。那校刊的設計仍舊是老樣子 ,被大家貶得一文不值 。這不就是我們僅存紀念青春的一本嗎 ?


後來所有人不看校刊了 ,話匣子裡剩的話題盡是下午茶後的活動 。多數都提議去唱K 吧 ,好久沒唱個過癮了 。(說實話 ,當時的我不也期待著此次的聚會的卡拉 OK 環節 。)

草草吃過一碟青芒果沙律 ,被辣味沖得滿頭大汗之後 ,遇見久違的另兩位友人 。振東原來在這家餐廳工作 ,欣怡則和另位朋友來逛商場 。


下了底層的卡拉OK正門 ,大家匆匆付錢便一個勁地衝向 027 號房的觸屏電腦前點歌 。在昏暗燈光下的兩小時內 ,眾人用盡渾身熱血 (儘管五音不全),唱至聲嘶力竭 。歌廳內封閉的空間里仿佛只剩下我們八人 ,為各自喜歡的偶像歌手盡情尖叫飆歌 。麥克風從讓給其他人唱到互相搶奪爭唱 ,時間就悄悄在一句一句歌詞間流竄逝去 。


“ 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 ” 阿桑 《葉子》 。

八個被現實給磨損的靈魂正處於一個黑暗空間 。

原來兩小時如此短暫 。離開歌廳之前 ,大家急忙拍照留念 ,將今天的感觸全部定格在相框內的鏡頭 。


來不及認真的說一聲再見 ,商場外的大雨便將你們的身影模糊 。

我們都在努力不懈的追溯曾經的日子 ,縱使大家明知道再也回不去那一刻 。

P/S : 這就是讓我辣得飆汗的那盤青芒果沙律
“ 有時會想像,多年後的我 ,會變成怎樣的人 ?。。。當時我們太年輕 ,不明白時間給我們一些 ,也拿走另一些 。”

黃啟明在《 多年以後 》這麼唱道 。



2011年2月3日 星期四

冷掉的年夜飯


庸庸碌碌的讓日子過去

我漸漸對新年的氣氛失去了興致

正是來說是從去年開始 。

現在不得不再省思一番 ( 在電腦熒幕前 。)

自己究竟是怎麼樣的過新年 ?

一星期前 。。。

靜坐在辦公室內的椅子上看著空空如也的辦公桌

通告剛才終於寫好了

之前那張草稿至少會被 MR 。TANG 批評十分鐘

這通告的文法錯了 ,又太長 ,顯得很亂 。

院長叫了我一聲

啊 ,發薪時間到了 。

“ 幹嘛 ,現在傻傻的坐在那裡等出糧 ?” 院長半開玩笑的提問 。

“ 噢 ,沒有沒有 。只是現在月尾了 ,該做的都已經做得七七八八 。。。”

五百五十整 ,拉長補短也算是這樣了

每天偶爾工作 ,然後偷懶 ,再工作 ,和院長閒聊幾句 ,放工 。

年三十晚前活動

隨父親到菜市神料店買些供品花束 ,( 聽說今年不接財神也不要緊吧 )

積善堂給爺爺上香 ,

我們近來還好 ,小弟五歲了 ,

媽還是喜歡出外找朋友聊天喝茶

我會盡量和爸讓她克制點

阿婆沒哭了 ,只是每天連電視也不看

自個兒在飯廳的躺椅發呆

最近還跌傷了腳

卻固執地不肯去看鐵打

是啊正如你所說 ,你不在家裡真是打理不來這些繁瑣家務

你教我做午餐肉的調味配料 ,我現在用它們煮了些更滑的蛋餅

吃起來還像印度煎餅

年夜飯前五小時

呆在家裡做了些家務 ,

等待父親整理神檯神龕神料供品

關二哥身後重新漆上艷紅色 ,回復了些許威嚴

午夜十二點還要接財神 。。。

母親從外婆家播電過來催了好幾次

父親只是說 :“ 啊啊 ,再等一下下就好 。”

到外婆家時已經是開飯後兩小時

就剩我們四兄弟和父親沒吃

阿婆坐在飯桌旁的椅子 ,靜靜的看著電視不說話

媽把她載了過來 。

“ 咦 ,怎麼腳 。。。又水腫了 ?”

*****************************************

“ 你們幾個快去吃飯 ,今天的菜全是你外公做的 。試試這個雞腳 ,很好吃 。”

外公的廚藝到沒嚐過 ,姑且試試

嗯嗯 ,很入味 ,只是菜都冷了 。

電飯煲裡還剩很多飯 ,結果吃了三碗才完事 。

父親坐在隔壁 ,他總是覺得自己身處外家的自己往往只是個陪襯品 。

他和阿婆一樣 ,不多話 。

只是襯托式的給予外家親戚的談話一些笑容

晚飯吃完 ,我環視客廳四周

大舅二舅二姨小舅外公外婆都在

這時房門裡竄出兩個人 ,欣兒還有小舅的女兒

這兩人每次都是在一起呢 。

右邊的房門打開 ,是小玲 ,對了 ,嘉興怎麼沒來 ?

或許在大姨家和欣怡玩得正盡興 ,不是嗎大姨也沒來 。

看見了大舅 ,只是比起往日迅速的

蒼老憔悴許多 。頭髮僅在兩年內從黑變轉為灰白

“ 在吉蘭丹州沒什麼進補身子嗎 ?” 二姨搭話 。

“ 是啊 ,在那裡那家人煮的完全是沒湯水的晚餐 。他們馬來人每天的餐點 ,不是煎就是炸 ,當然辣也少不了 。”

“ 唉 ,他們怎麼那麼不照顧身體健康 。” 母親說 。

“ 那你豈不是很可憐 ,過年才回家喝一次湯 ?” 二姨又開玩笑了 。

如我所料 ,大表姐二表姐沒來 。

敏兒或許是在某處的街頭與她男友拖手逛街 ,大表姐不知近來可好 。

“爸 ,我很無聊啊 。可以回家了嗎 ?” 欣兒開始發牢騷 。

是該回家了呢 。

不久後也跟外公外婆他們告別 。

呵 ,這樣就一餐團圓飯 。

江湖墨家將

  • 城市與記憶的交疊 —— 讀方肯《海峽邊城》 - 作者:方肯 出版社:有人出版社 出版年份:2015 年 12 月 自 2007 年因中學作文比賽獲獎得到《看見紅雨傘》一書,開始認識方肯這位作者,等到《海峽邊城》出版已經相隔將近八年,當然作者本人除了這兩部作品外間中也不斷有寫文章、少兒小說、專欄、參與文學獎等。拋卻過去《看見紅雨傘》青澀的言情筆調,作者開...
    3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1 個月前
  • #55 我讀新詩:嘛嘛克 ◎鄭羽倫   - 台南的街燈群起卻各自不說話。 夜色已非。夜本該是習慣性的、周而復始的 一通電話就立即動身的,同時也正消失的 ——必須學會的一種疏離。我自海洋一跨 便失去了拉茶,拉走的正是時光而 時光予我,是何等形式的錯落: 我不會同時失去整碟椰漿飯。我可以擁有蛋 我不會擁有叁巴。 十一月,沒有什麼比暖冬更冷。嘛嘛克成為一...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