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4年1月31日 星期五

碎碎平安


新年前夕方才認真的拿起掃帚清理房子,走遍各個墻角臺底刮出藏匿的塵埃,匆匆忙忙完成大掃除。入住大學宿舍以來,實際上料理的家務不多,甚至比起家裡常做的家務也少了。不爭氣的鼻子此刻就會開始鬧彆扭,阿嚏阿嚏悉悉索索個不停。

隨之客廳瀰漫起父親點燃香燭和金銀衣紙的煙塵,神龕上的燭光配以艷陽烘熱的空氣,和墻上的紅漆相互輝映,將關帝像和他的青龍偃月刀照得通明。我無法正視被燭火襯托得炯炯有神的神像,只覺雙眼被熏得刺痛,而對於這點母親顯得不怎麼滿意,但也懶得抱怨了。

打掃後的房子還說不上窗明几淨,像臨新年前依舊紊亂的心情、紊亂的瑣事一樣,似乎怎麼整理依然會堆積著一地的塵,不能將之全然清除而納悶。打不完的電話、寫不完的信、籌不完的錢、赴不了的約、等不到的心情。我以為只是不適應解開四下滋生的繩結,不如換個說法,像母親教訓孩子不懂事更為貼切。

在南區外婆處吃過團圓飯回家路上,駕著大姑轉讓給我那輛老舊的靈鹿在歸途上緩緩駛向將要關門的商場,無暇分神但依然接起父親另一頭的電話,他說啊郵箱里有你的明信片。停在離商場不遠的住宅區旁,一路數算要給誰寄送賀年卡直到走入書局晃了一圈,店員告訴我賀年卡已經售完,結果無功而返。怪只怪你拖拖拉拉的虛耗光陰,然後想到回信只寫到給陌路小姐那一封,更覺慚愧。

午夜十二點,天空像王力宏唱《唯一》,多麼的清晰透明笑容卻看不清,我習慣性將相機設好在煙火拍攝模式(快門兩秒光圈 F17)。邊聽邊看,熠熠煙火炸開復再沒入黑暗成為灰燼,此起彼落,宛若奔去的馬蹄聲,鋪張出一道光暗相間的銀河流走。

網絡上大家相互道賀,心裡有太多人想要祝福卻不知從何說起,或許他們就默默待在銀河某個角落里遙望另一道星河,抑或蹲坐在地面的其中一個星體上,也許在夢裡沒看見夜間踱步而來的春季。無論在哪裡,仿佛只要對著煙火傳話,轟炸的回音會替我傳達。

【新年快樂,身在宇宙中的人兒們。】

語畢,聲音已經湮滅在炫目的火花里,零碎的光燃盡后,心裡只望一切安好。

2014年1月24日 星期五

五線譜記事


新年前夕,三弟為準備春節表演而向校方借單簧管回家。

開啟它深綠色的匣子,彷如同一個被以為不會再見的舊交重遇,側邊的凹槽排好一疊放置在吹嘴的木色竹片,擦拭唾液而氾黃的抹布,管身記憶般遭一截截拆開,復又擺放整齊有序,銀色的鍵在燈下閃耀如昨,唇邊的共鳴早成為縱然消逝的一紙樂章。

然後我想起學姐,銅管樂隊承辦了好些年,箱子仍保留當年鏽味,是時間留給我得以辨識的印記。奇卡米還有幸在上大學以後優雅抓起銀色長笛,而我當年所知所學已像蝌蚪那樣遊移上譜,說不上後悔,卻也不覺可惜,只是不免會偶然憶起。

記得格林兄弟的魔笛童話嗎?拙劣又技不如人的那個單簧管學弟,或許多年以前就隨吹笛人誘惑的音符,走到遠方的消失點里。

如果不是鎮內鼠患,如果當初沒有離開樂隊。

2014年1月11日 星期六

天生不完美

隔了些時候,再替部落格做慣用字統計 ,仍然發現筆者常在提起【自己】,慚愧不已。

期末考結束得兵荒馬亂,軍人扛槍般上陣的考生且熄下紙筆上的戰火,將那些纏身多年仍然對成績的顧慮丟了在身後,帶著一臉釋然步出偌大的考場,經過走廊旁邊是零零散散遺下的筆記如春季被溶解的雪花。接著想起了身在北方的幾個人,不知道他們的冬天過得怎樣,也不懂他們的期末是否已經結束。


考場大樓外的空地上人潮頗多,人擠人的樓梯口,車水馬龍的路旁,一些考生找系上同學,呼朋喚友的在智能手機鏡頭前,紀念一個(又一個)好不容易熬過來的期末考。這種近代開始流傳的儀式正逐漸感染人類,人手一機的世界我又豈會置之度外。時代並沒有很壞很糟糕,純粹是我們沒有向世界真心坦誠而已。


期末考后跟著系同學逛商場、玩樂一整天是很自然的事,連電氣系裡的小新與其他兩位馬來同學也來了。難得大家不在大學範圍內聚餐,其實也全靠卓老他在之前答應和小新她們的邀約,去吃些日本菜慶祝慶祝。皮恩翔聽說大一電氣工程系同學間的交情后,說起他已經好久好久沒再和同系的友族同胞打交道,歎道從大二起很容易就能看出彼此的定位,連連勸我把握剩餘的第二學期,趁有誰打算改道而行以前。


商場隨意亂晃的一行人停在擺滿街機遊戲的地方,一時興起的系同學們買了幾個代幣玩過兩場虛擬賽車。艾力貌似駕輕就熟把玩著他的方向盤,全程穩當衝過終點,我記得有同學來不及老在急轉彎踏踏剎車板而失控與隧道牆壁劇烈摩擦,慌慌張張想把車子擺往正前方而大肆轉動遊戲機的方向盤。

【我們都活得太用力。】我看著車子被其他車子超越過去。


接著大家爬上二樓被香菸燻至灰暗的撞球場,架起球杆打幾回不講究技術的友誼賽。樺姐大手氣不賴總能接連打到接近球洞的如意球,反觀系代表我不止每一次幾乎把球都打偏,還讓白球掉過進球洞不少次。朋友在網路上分享過五月天有一首叫《九號球》的歌,僅僅播放過一次,連旋律歌詞也不熟如今卻沒頭沒腦突然在意起來,每一次當球杆對準白球,視線很容易不由自主的在腦中描繪出替白球設想好的滾動路線。事後才發現它仿若頻頻出錯的生活,明白也許這一桿又沒辦法進球。

【這是一個認真就輸了的世界。】當我想起明信片是清楚的寫著,樺大姐失手將全黑的八號球打了進球桌的洞里。


意猶未盡的大夥又走下保齡球場玩兩手,意外幸運打出了空前的分數:兩次全倒,兩次補中,其中一回兩球只打中第四排左上和右上各一枚球瓶,一回連洗兩次【溝渠】。霎時回憶起莎莎臨離開半島回家的幾天里,我們也一起去打過撞球和保齡球呢。對於之前經歷分數更低的情況而言,這一場單純的積分遊戲也讓我由衷感覺出一點點的慶倖,然而重點並非分數上的較量。

【只要盡力就好。】但我並未覺得投注過很多精力在應當實行的事務上。


麵條揚言要是代數沒有理想的甲等便會選擇重考,話說得挺絕。艾倫聽後則笑著把話轉移到尊嚴的問題上。可誰會沒有任何期望呢?自小起我們在大人引導下,一步步登入類似這種相互競逐的遊戲里,電光石火間便逐漸感受何謂差之毫釐,不斷在自信和質疑的邊緣打滾。縱使期末結束使人鬆了口氣,同時依然帶著許多憋不住的罪惡感,大可以用渾渾噩噩來形容時間分配不當的第一學期。


屆時印象中浮現 eL 詩人在《失去論》寫的壓軸作品之一《49分》,記起中五初次考試碰上生物試卷的災難,離及格的界線就區區那幾分,獻出了學習生涯里頭一遭的不及格。就算諸多不願,存在這挫折必然發生的世界裡,我們才有不畏跌至焦頭爛額的勇氣。走過黑暗,才學懂光明的意義。

祭奠我曾經的倉皇失措和那些愚蠢的自以為是,感謝那得不來的五十一分。


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

被記起的小事


昨天牙仙子從千島國飛來,在我掌上留了字寫道突然想起我。我回答牙仙子說:明明我已經藏身在人山人海,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面。然後牙仙子搖搖頭笑了,說它早從光陰界回來過,談起我擱置多時的塗鴉,告訴我沒多少人懂得塗鴉,寥寥無幾,終究是記起了你。

記憶膨脹的宇宙中,人彷彿從誕生起便註定將成為它的棄嬰,然而他們卻不顧一切俯身掇拾,宛若星雲里生成一顆耀眼的恒星,再以最終爆破的姿態揮發所有光芒。當我懂事以來就已習慣否認。因此童年不特別優秀,不特別嘰喳,不特別愛笑,不特別乖巧,否認天賦,否認寂寞否認淚水否認叛逆。相信直到歷史濃厚的塵埃鋪天蓋地以前,或許還能任性的掙扎。不是那樣的,不是那樣的…… 只能剩你渺小的沉默著。

感謝那些抽空想起你的人。

P/S:總有一天我會在遺忘的城里架起相機,留一張沒有我的明信片給誰。

2014年1月4日 星期六

紛飛歲月

平心靜氣,才找到什麽永遠不變的東西。——(題記)


考完代數翌日終於醒得比自習週早了一些,桌上仍然堆積著筆記參考書,如潮水在桌臺上反覆過的樣子,狼藉一片。原子筆上殘留著淩亂無序的夢囈,檯燈忘了關上(也不想關上),被拆掉燈罩的檯燈有些刺眼,有次無意間將不知要放置何處的橙色塑料紙袋,隨意塞了在書堆和檯燈之間的縫隙里,結果發出怪有暖意的燈光。從此塑料袋逐漸長大成燈罩,灑滿午夜,成為夢裡丁點不滅的溫度。

跟判老三還有阿駿老大吃過港式點心,再給遲些生日的 S 買份小禮物。關上四零四房門,原是準備繼續複習數碼系統(昨天才答應過拉文教授要好好努力),轉頭向窗外,以為持續豔陽高照的午後出奇地下起春雨。然後,聽見雨聲里是故人匆匆趕路的腳步。想到農曆新年近在咫尺,遠在他方升學的友人面對期末和歸家都那麼的迫不及待。

上次跟真琴穿越時空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呢?一段助跑再從高處雙腳一蹬,這種多麼簡單的方式我也曾演練過無數次 —— 跨出一個又一個歲月的坎,從失望的草叢跳過,翻身過無奈築起的墻,任勞任怨。而我還在這裡。

我無來由的懷念起妳在信末寫給我,那些不怎麼看得懂的字跡(別擔心我始終會有看得懂的默契),等妳捎來北國的消息以前,我還能一個人撐傘走出雨天。

【僕ぼくは今いますぐ 君きみに会あいたい。】


江湖墨家將

  • 迴轉手札(1) - 寫給小月: 不知道打哪來的信心,這樣寫信給妳,仿佛就能夠循著自己沿路留下的麵包屑,向來時路慢慢倒著走,回到我們相識以前,那些不為彼此所知的時光里。然而這並非我初次寫信給妳了,但這將是我們在字句裡的初遇。很久以前有人教我明瞭抵達他人之難,才因此懂得珍惜那些稀少的回音,通話、簡訊、視訊、面對交談,甚至碰觸彼此,看過...
    3 天前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4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3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