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方塊時光(九)

日子緩緩推進,再度將我的航道調整,暫時找到一點風平浪靜的時刻,意味下一刻風起雲湧又要開始:


【5月2日】:

星期一小幸運。

小學到中學早期其實就已經對《哈利波特》系列感興趣,但因為書價有點貴負擔不起而卻步,直到上大學后才開始慢慢從第一集收集起來,系列一共七本,接著買了二、三、四,即發現市場上人民出版社印著第一刷封面的小說本已經開始斷貨,接著買到第六集的時候,書局架上都漸漸出第二刷的新封面。既然現在遇到了舊版的第五集,又豈能放過?(強迫症發作中)感覺就像收集七龍珠那樣,不曉得集齊七本小說后,哈利波特會不會實現我一個願望?

在網路上聽說這牌子的脆餅在做一令吉促銷,今天似乎是促銷期最後一天,和朋友經過某家分行詢問的時候,店員說剛好剩下最後兩包。於是,今天的運氣總值:RM53.10 + RM1.00 = RM54.10

五月應該是幸運的月份。


【5月7日】:

我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開始認識刀大,小說買在電影正式上映前幾個月,後來陸續讀過它的其他作品發覺他各有涉獵,對他驚人的創作力和想象力而大感佩服、算下來還看過《愛情兩好三壞》、《打噴嚏》、《等一個人咖啡》、《月老/紅線》、《拼命去死》、《恐懼炸彈》、《樓下的房客》、《殺手風華絕代的爭議》、《上課不要看小說》、《上課不要烤香腸》、《精準的失控》……(靠,裡頭好像有幾本被弟弟拿去借人還不知所蹤了)書櫃上還有弟弟自己上書店買的我還沒碰過的九把刀《大哥大》、《哈幫傳奇之繼續哈棒》、《綠色的馬》、《後青春期的詩》諸如此類令人不禁想講這個小說狂人究竟是怎樣鞭策自己到一種十四個月寫十四本小說(講得應該不是唬爛那樣)的程度。

因為之前給自己擬定的閱讀清單中,希望能讓自己接受更多元的閱讀而決定停看九把刀,這次是隔了好長一段時間又再度翻開九把刀的小說,單純直接乃至爆裂的形容詞,再一次感受到作者率性的一面(從訪談和幕後花絮上面看九把刀,就不難發現他那種老喜歡臭屁又一副不羈的樣子)閱讀速度也順勢變快。《這些年,二哥哥很想你》很早就買下了,只是遲遲未看,整體讓人動容的除了作者和愛犬 Puma 的兄弟情、作者和毛毛狗兩人相伴七年的戀情,對作者能如此鉅細靡遺的回憶我仿佛看見過去的自己,從 20115月至 20137月那段期間的自己,什麼都害怕丟失結果什麼都寫下,緊握當下的活著。若你問我覺不覺得這樣的自己太執著會沒有辦法前進,可我依然很喜歡那樣的自己啊,現在我想我懂了,我們會在不知不覺中學會 MOVE ON,就像 Puma 死後,柯魯咪要出現在下個生命階段。自己用自己寫的故事勵志,告訴自己你曾經何等勇敢何等愚蠢何等堅強何等莽撞。

呵,直到你發現那種感覺,就像讀一本小說一樣有趣。

P/S: 雖然書架上依然好多書還沒看,可是還有更重要的報告和作業要寫啊。【癱倒在桌】


【5月8日:】

辛波絲卡的詩有一切《可能》:

一切已經發生,
一切正要發生,
一切還未發生。

妳是第一個,
妳是最後一個;
妳已然出現,
妳正迎面走來,
妳還未出現,
妳已擦身離去。

妳老早知道並默默注視,
妳其實不懂或假裝不懂,
因為一個微笑和一個回眸。

這是一見鐘情,
妳也剛好喜歡我。


【5月10日】:

等了將近兩年終於盼到全中華九中委來一次人齊的晚餐或宵夜,往後似乎也沒多少機會了啊。我的大二承載了一大半的你們,想起老朋友回信寫給我說:大學時期辦活動的收穫,除了經驗,最享受就是和同伴一起吃宵夜了。就是在過程中一起度過不可取代的時間。一起解決困難、一起趕進度……儘管面對種種得失錯對人情世故,我依舊感謝那些看似漫長但其實忙著忙著便消縱即逝的日子,多得大家的指教與照顧了。*鞠躬*

預祝沛尹和嘉欣兩位老闆娘旅途愉快,我想我也要安享晚年了。(喂你的大學學位在等你,你的未來工作在等你,你以後還有結婚生子一籮筐多數是庸庸碌碌平平凡凡的事情在等你做所以不要給我偷懶)


【5月13日:】

大雨午後攔下一輛計程車,遇上一名說話熱絡的印裔司機,就從校園昨晚碰上大水災那邊攀談至就讀科系。司機 Mr. Louis 得知我是電工系便一溜嘴開始刺探我對電力傳輸的認識,住家供電一般是240伏特,那電塔呢是多少伏特,變換器的又多少,電塔上安裝的球狀物又有何用。

我支支吾吾,因一時答不上來還稱自己為電工系學生感到慚愧。司機便娓娓說起自己曾是國能維修電塔和供電設備的技術人員,邊說邊指著窗外路旁內置變換器的電箱說,這傢伙就是常常造成高壓電電擊意外的兇手,一個不小心就要維修人員喪命,大家都管這電箱叫“11公伏特” (即是英語的 Eleven Kilovolt),似乎有種殺手的榮耀的某種稱呼。三十年的電工技術人員經驗,似乎是過著三十年出生入死的生活般,他從很遠的沙場歸來,與我長話短說著他的故事。

【你們念工程系的學生要努力啊,沒有你們的簽名批准,技術人員縱使多會維修也只有待命的份。】或許對吧,回想起系上關於工程師職業操守的一堂課,某個执拗的教授總是不厭其煩重複著,工程師的一個簽名就是為大眾簽下的生死書。

People die...』教授說這話時都會露出肅殺嚴謹的眼神。

語畢,到站,我感謝司機的一番分享,開門下車。


【5月14日】:

《三個最奇怪的詞》

當我說『未來』這個詞,第一音方出即成過去。
當我說『寂靜』這個詞,我打破了它。
當我說『無』這個詞,我在無中生有。
—— 辛波絲卡

『江湖』沒有水,然而我們都無一倖免浸沒其中。


【5月17日】:

避開城市喧嚷,靜享小鎮風光。魚米之鄉魚米香,悠閒之遊悠閒遊。

好久以前就思索過做一些瘋狂的事,想著想著回過神來就不知不覺長大了。把握當下,然後變成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5月25日】:

將最近買下的哈利波特系列安置在書桌上,系列也剩下第七本《哈利·波特與死亡聖器》沒買了。

曾經那第七本就靜靜待在書店某個角落,與我如此靠近,隨手可得,但看著價格標簽上的數目買不下手,一直心想或許下回就會碰上折扣促銷,我就能將它帶走。 可至今逛遍各大書店想要完成一系列的收藏,似乎也不怎麼找得到人民出版社第一版的封面了。 或許第二版封面上架的關係所以才被撤掉的吧,生命裡充滿很多徒勞無功的事情,有時候差之毫釐,輕舟已過萬重山。

盡人事,聽天命。也並非都有努力的機會,有時候需要的只是一個幸運的際遇,和需要逐漸學會抓準時機的,然後奮不顧身去選擇勇敢的心。

精靈一定會像對健三訓斥那樣訓斥我吧:『你們人類就是這樣,把事情想得太理所當然,遇事不順時就歸咎時機不對運氣不好,才會有今天的下場,懂嗎?!』


後記:

熙熙攘攘的五月天,我和一群朋友偶爾見面的舍友和學弟妹來到適耕莊,艷陽下的稻田映照出一片黃綠色,差不多是收成的季節了吧。地平線上藍天綠地,色澤分明,自然界對寧靜的其中一種表達式。一些飛鳥停駐、盤旋,接著繼續飛得更遠。

大三或許像前輩說起的秋季,收成的果實彷如快將熟透的稻穗般微微彎下身,我看看腳下僕僕風塵的步伐,感覺到肩背上、手上隨身的物品晃動的重量,暗自提醒是該停下來檢視這期間的舍與得,在席捲而來的時間面前,重新整頓態勢。

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全中華回憶錄。當我們一起走過


在夢開始的時候
我們就已如選手踏上起跑線
將赤子之心攥緊拳中
鳴槍之際 仰頭向天默許心願
讓流星趁夜把承載的希望都一一降臨
點亮遍地燈火
凝聚光芒 待飛翔的勇氣孵化後緩緩升空
把片片雲彩 揮灑以它的原色如油畫
揚起青春之名 我們跑道上盡情飛奔
時陰時晴的天空
向日葵依然堅守平原上
逆風而立 但是盎然的決意
我們奮力超越 競相追逐至理想的邊境
幾乎趨近夢 到一個呼吸的距離內交棒
踏實足跡 再俯沖前行
間或步履跌宕 駐足交通燈前走走停停
迷惘靜候撥雲見日
驀然回首 向往的遠方之遠
初衷竟在破曉剎那悄悄沸騰
朝旭中我們循著原路
重新攜手 共赴未竟之地
下一個抵達 便是繼續出發

—— 書於 6.3.2016


後記:

其實,向前走的時候,我們並不能總說別再往回看,若沒有來時路,要怎麼走到現在的自己?謝謝美術組組長從琦邀稿,雖然和《因為我們有想去的地方》有類似之處,一句一句將詩寫下,其實也沒有多想要如何修飾,與其說是一首詩,我想那更是我對自己所願意相信的做一次真誠告白。十年的確是一個里程碑,但屬於全中華的旅程應該是很長的,需要一屆一屆不斷去努力累積成果,一步一腳印向著活動最終的理念和夢想前進。

看回上面的照片,那是一次會議后和大家留下的合影。對於全中華十的各位中委我其實有太多想要言謝與道歉的部分,但我總害怕自己太過啰嗦而顯得沒有誠意,但我銘記一句很簡單的承諾:【要是犯錯了就要勇於承擔,沒有必要自圓其說】。

當頭棒喝的一句話,每每感到挫折時想起它,我便開始尋找事情到如此境地的原因,究其根源,明白過來之後,學著努力當下,來者猶可追。


P/S: 如果你將整首詩倒過來讀,就會變成:

下一個抵達 便是繼續出發
重新攜手 共赴未竟之地
朝旭中我們循著原路
初衷竟在破曉剎那悄悄沸騰
驀然回首 向往的遠方之遠
迷惘靜候撥雲見日
間或步履跌宕 駐足交通燈前走走停停
踏實足跡 再俯沖前行
幾乎趨近夢 到一個呼吸的距離內交棒
我們奮力超越 競相追逐至理想的邊境
逆風而立 但是盎然的決意
向日葵依然堅守平原上
時陰時晴的天空
揚起青春之名 我們跑道上盡情飛奔
把片片雲彩 揮灑以它的原色如油畫
凝聚光芒 待飛翔的勇氣孵化後緩緩升空
點亮遍地燈火
讓流星趁夜把承載的希望都一一降臨
鳴槍之際 仰頭向天默許心願
將赤子之心攥緊拳中
我們就已如選手踏上起跑線
在夢開始的時候


2016年5月27日 星期五

任好壞開花結果



大三一溜滑到尾巴,一周複一周將每人的狀態升溫提高,現在是漸趨白熱化的第十三週。早上突然驚醒,察覺校內變電站導覽的集合時間約莫剩下五分鐘,快將遲到,趕到變電站時卻遲遲沒有開始,果然是草率定案的導覽吧。睡意未消,略帶迷糊度過了兩堂課到下午時分,站在房門前往口袋裡摸索才知今早出門忘了帶上鑰匙,開始後悔不該在前一晚睡得太遲。

給室友搖了電話,得到回復說是要在圖書館忙論文還是作業,建議我敲隔壁馬來學長的房門看能否從陽台進入房間(宿舍每兩間房共用一個陽台)。於是鼓起勇氣敲了敲四二七號房門,不見動靜又敲了幾次才放棄。心想找個地方打發時間,隨即想起營隊的朋友們正好在整理聯辦單位送來的物件,都是些營員手捏的陶瓷作品。

徒步走到約定的地方,當時早到的朋友幾乎已將所有的陶瓷手作拆封,依據組別一列一列分類整齊。陶瓷手作擺滿好幾張石桌,茶杯、碗碟、茶壺、擺飾,琳瑯滿目很是壯觀,也是我初次看見如此為數眾多的瓷器。羅列有致紛紛沓沓中認出了自己的陶瓷手作,那是一個形狀略微特殊的盤子,乍看下既不能裝水也不能盛飯,邊緣處也捏得一高一低的。若不稍作解釋,或許容易誤解為一場兒戲,有時比起行動我也疲於多做解釋,有時取決於你是否願意相信。

我輕輕撫去小盤子上一層薄薄的灰塵,感覺上釉後的陶器雖有滑面但仍難掩上面細碎的粗糙。想起當時教大家捏陶瓷的老師,提醒大家捏陶土時放輕力道,避免用力過度而捏出裂痕來。使著電視上常會說卻不知何解的“陰力”,陶土逐漸成型,刻上幾個字作標記便轉交負責單位送往燒窯進一步製作了去。

事到如今,完成品已在眾多陶器之中被我辨認出來。盤子不怎麼大,就剛好一個掌心。瓷器上面塗了一層濃濃夾帶鴨綠的褐色,刻下的字,燒窯處理后凹凸輪廓更顯鮮明。營會活動來到結束階段才收穫這一份禮物,回憶起營會籌備種種奔波煎熬,心情竟有些複雜,可是終於明白何謂時過境遷。我們對於任何事情起初都是生疏入門的,陶土一般柔軟嫩滑,善感易怒兼備沒有分明。於是開始掌握,慢慢努力慢慢適應處事的力道。偶爾施力不足,徒勞留下痕跡;有時施力過度,難免出現裂痕。直到風乾定型,還要經過一番高溫淬煉,蒸發所有大而化之的空想,留下實實在在的結果。

手指反復在【協守】二字(那是這次營會的主題)的刻痕上擦拭,刻痕經過高溫釉燒,由窄變寬,不管是刻意營造抑或無心之失,可能都令人覺得傷感吧,但何必苦苦追求沒有缺憾呢?縱然這樣就結束了,帶著些許不甘的結束,可是爾後想起過程還歷歷在目便覺踏實起來。

手上握著這個小瓷盤,就是個實實在在的結果,無論好壞都開花結果。



P/S: 其實陶瓷的用途只是要充作手機架子,只是我沒有說。

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刻板底下的一切可能 —— 讀《辛波絲卡詩選》



作者:維斯拉瓦 · 辛波絲卡(Wislawa Szymborska)
譯者:陳黎 · 張芬齡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年份:2011年4月7日

辛波絲卡是一九九六年諾貝爾文學獎一個重要的名字,一個波蘭國內眾周所知且備受歡迎敬重的的女詩人,辛波絲卡于大學時期修讀波蘭語、波蘭文學以及社會學,著詩逾四百首。詩作雖是以波蘭文書寫,卻因其寫詩手法簡潔深刻,結構和內容嚴謹仍保有不少巧思,故有人稱【詩界的莫扎特】,之後詩集更被譯成英語、德語、意大利文等等版本。

辛波絲卡的詩作集幽默、嘲諷、嚴肅、悲憫、智慧……種種元素與一身,當然練就如此亦非一朝一夕之事。如早期詩作就因為國情轉變而導致當代文學偏向為社政發聲,淪為渲染政治的工具,或許也因為這樣的契機,讓辛波絲卡在後期的詩里摒棄以往《存活的理由》為政治效勞的產物,極力追尋自己的聲音並且從中突破,繼而在接下來陸續出版的作品中,不難發現她對詩的主題進行了深度的挖掘,才得以在讀者面前神乎其技的,為我們攤開詩裡面前所未有,更廣泛、多層次、多方位的視野。

《三個最奇怪的詞》即是辛波絲卡詩作當中【簡潔深刻】的代表作。“ 當我說【寂靜】這個詞,我打破了它 ”,遣詞用句上很明顯的是簡潔的,然而針對詩中的三個詞 “ 未來、寂靜、無 ”,究其本質,辛波絲卡對那樣奇怪邏輯的質疑,不禁教你覺得“ 似乎也不無道理嘛… ”。短短三句便強而有力的呼應主題,是為巧思,讓讀者留下深刻印象。

另外的作品如《與石頭交談》、《植物的沉默》、《在眾生中》,辛波絲卡則展現了【放棄人類為萬物之靈的思維】,反而在詩中企圖以自己代入自然界的生物與非生物中,嘗試用卑微的視角觀看世間眾生,試想自己可能只是一隻飛鳥或一隻昆蟲,為自己得以成為一個人抱著一種僥倖與感激的態度,對世間萬物的興衰表示尊重,慈悲為懷,與佛教“眾生皆有靈性”有些許契合之處,比一般【情感投射】更高一籌。總的來說,辛波絲卡在詩中致力于打破自我原有的寫詩風格,也用詩作打破世人對這個世界慣有的刻板認知,為讀者挑出新的觀點 —— 其實要理解世界還有許多可能的方式,換個角度來說也是與創作者共勉的提醒。

在這一本詩選里包含作者各個階段所寫出的作品,還有很多留待讀者去發覺她詩的好玩有趣的部分,比方說辛波絲卡抒寫愛情的作品《一見鐘情》,若不是辛波絲卡這一首詩,就沒有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了。下面為大家分享:



《一見鐘情》辛波絲卡

他們兩人都相信
是一股突發的熱情讓他倆交會。
這樣的篤定是美麗的,
但變化無常更是美麗。

既然從未見過面,所以他們確定
彼此並無任何瓜葛。
但是聽聽自街道、樓梯、走廊傳出的話語——
他倆或許擦肩而過一百萬次了吧?

我想問他們
是否記不得了——
在旋轉門
面對面那一刻?
或者在人群中喃喃說出的「對不起」?
或者在聽筒截獲的唐突的「打錯了」?
然而我早知他們的答案。
是的,他們記不得了。

他們會感到詫異,倘若得知
緣分已玩弄他們
多年。

尚未完全做好
成為他們命運的準備,
緣分將他們推近,驅離,
憋住笑聲
阻擋他們的去路,
然後閃到一邊。

有一些跡象和信號存在,
即使他們尚無法解讀。
也許在三年前
或者就在上個星期二
有某片葉子飄舞於
肩與肩之間?
有東西掉了又撿了起來?
天曉得,也許是那個
消失於童年灌木叢中的球?

還有事前已被觸摸
層層覆蓋的
門把和門鈴。
檢查完畢後並排放置的手提箱。
有一晚,也許同樣的夢,
到了早晨變得模糊。

每個開始
畢竟都只是續篇,
而充滿情節的書本
總是從一半開始看起。

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重要的寶物


和友人在網上聊著關於動漫主題曲的事情,隨手點開音樂視頻,一曲一曲搖滾樂隊的演奏伴著主唱激憤呼喊,仿佛有什麼急於穿透越來越不求甚解的世道,『為抵抗殘酷的世界,戰鬥吧!』《Angel Beats!》 的仲村百合大概會這麼說。

在某個朋友的社交網路貼文上偶然認識這一部動漫作品,評論中看見她對作品連連贊好,說有機會一定得要看的。用上大二複習周的幾天將它下載看完,大致上講述著一群帶著不幸與缺憾離世的少年們被不知名的主宰傳送至另一個世界的校園裡,企圖探索并解開他們之所以被傳送至此的謎,有時盤算著脫離常軌,試圖對抗種種再平凡不過的校園日常,防止被未知的什麼同化并且被淹沒而消失。這類題材的戰鬥場面當然不在話下,其實底下更多的是一整個戰線共度的重要時刻。

過去逐漸在記憶裡安穩的平躺下來,將之細心折疊收起前,似乎能夠看見當時,滿懷著期待與疑問的我們初來乍到,但仍處於向四周摸索的狀態。還有很多不明白,許許多多不盡完善的計劃,疏漏踩空跌倒的傷,為著各自理念而爭執不下的議論。有人中途器械投降了,有人因失去大半賭注感到喪氣,有人大概理清自己該往別的方向前進而選擇消失。或許要經歷的最終都是必然發生的,像戰線的隊員們開始逐漸掌握了那世界的運作機制,直到我們對共同努力的事物的理解有了一點點的突破,便來到解散之時。懂得寬容地去擁抱所有無能改變的結果,盡一切所能奮力一搏,最後面對著了卻心願般的海闊天空,好好道別。

真的我們之間誰也沒有比誰更好啊,參演的劇本念到了屬於我的尾聲,可不知為何那些已經與我結合的部分,都變成了我重要的寶物。要啟程了,雖然長大一如既往的寂寞。


後記:

標題的靈感來自日本動漫主題曲當紅歌手 LiSA 為《Angel Beats!》所獻唱的其中一支插曲《一番の寶物》,讓我不禁想起活動籌備期間,來自美術組某位籌委在鵝卵石上細心作畫的模樣,即使她知道自己因為轉學的緣故,無法繼續陪著大家一起走到活動的最後階段,卻還是按約定協助大家完成籌備工作,非常盡責。

那些鵝卵石都是配合營會主題準備送給營員的紀念品【魔法石】,不曉得還有沒有剩餘下來的,但都希望領到紀念品的同學能好好珍惜它們。


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下雨的夜晚


說起前天晚上,就如題般覺得細密寒冷。

挺過工程數值方法期中考之後耐不住疲倦,回到宿舍洗澡后依然昏沉欲睡,直到被陽台外隆隆的嘈雜聲吵醒,再度睜眼房間就已經一片漆黑。暴雨啪沙啪沙吹襲整片校園,干醒著在床上翻來覆去,朦朧瞥見窗外閃閃爍爍的白色亮光透進房內幾個角落,沒幾秒就讓影子在四周跳動,像晃蕩晃蕩的老舊電視熒幕,教人為之感到乏力。

和室友用過晚餐后便搭上父親的車,開往回家的路上,途中還是斷斷續續的雨。父親事先打破沉默,將最近家裡收到的手寫信遞給我,我也斷續回應,邊聊起校園大小事邊小心翼翼撕開信封,攤開信紙后復又陷入長長只有雨聲的沉默里。父親識相地與我保持著不說話的默契,即使當下我會想,依靠一盞盞不適合讀信的橙黃街燈有損視力,父親似乎開始注視別的風景,讓我專心致志的閱讀回信。

信裡頭仍舊工整有致的字體,不改筆者試圖改變現狀卻又慢慢變得收斂的生活境況,開頭便說起全中華總站與東馬站的事,與其說得到了祝福,安慰兩字倒是來得恰更恰當,這應該也是唯一一個能夠和我並肩而坐,侃侃而談關於全中華的局外人了。當然我也感謝她沒有一直配合我盡是嘟囔著活動的事情,就算社團活動再怎麼樣活躍,也僅止於大學校園的一部分(四分之三的一大部分)。

妳在中間用紙筆說起故人往事,假設了許多景象,反思后又為它們提供一個隱喻。妳說那裡下雨了,西灣即將迎來連綿不斷的雨季,我依稀察覺這寫景的造句中些許不安的顏色。面對明天有誰是能篤定確信一切安好的呢?我們都是害怕離開溫室的敏感的人,明天就是實習的面試了,就算連續幾位系友順利通過得到實習機會,可想起來還是難免緊張。愿將要早我一步入世闖蕩的妳,少一些忐忑,多一些忍耐。(唉,看來我還是不怎麼會安慰人啊呵呵……)

到家后,瞄到日曆說今天五月五日是立夏,意味著夏天正式開始了。世界守著既定的節氣,然而其中天氣展現的形態又不盡相同,狠狠的雨,就狠狠地灑下夏天的標籤。信末的字跡開始摻雜簡體和繁體字,像不像我們笨拙掩飾自己的演技,自說自話也好,互勉互勵也好,每個賣力建構自我的當下,我們企圖要洗滌急欲退散的痕跡,才發現無形中定格的不易擺脫。唯有懂得現實與理想之能事,才看見清晰的為何而努力奮鬥的前沿。

P/S:寫到這裡剛好在《這些年,二哥哥很想你》讀到某個章節時,全世界都在下雨。

江湖墨家將

  • 城市與記憶的交疊 —— 讀方肯《海峽邊城》 - 作者:方肯 出版社:有人出版社 出版年份:2015 年 12 月 自 2007 年因中學作文比賽獲獎得到《看見紅雨傘》一書,開始認識方肯這位作者,等到《海峽邊城》出版已經相隔將近八年,當然作者本人除了這兩部作品外間中也不斷有寫文章、少兒小說、專欄、參與文學獎等。拋卻過去《看見紅雨傘》青澀的言情筆調,作者開...
    3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1 個月前
  • #55 我讀新詩:嘛嘛克 ◎鄭羽倫   - 台南的街燈群起卻各自不說話。 夜色已非。夜本該是習慣性的、周而復始的 一通電話就立即動身的,同時也正消失的 ——必須學會的一種疏離。我自海洋一跨 便失去了拉茶,拉走的正是時光而 時光予我,是何等形式的錯落: 我不會同時失去整碟椰漿飯。我可以擁有蛋 我不會擁有叁巴。 十一月,沒有什麼比暖冬更冷。嘛嘛克成為一...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