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1年1月23日 星期日

食客遊記 。月光隧道下的小樹屋

面對中心里的小鬼們

下班時間的我又再度鬆了一口氣

乘著 WILLIAM  的貨車一路顛簸回到增江

等待也期待著這次的約會

**********************************************

車來了 ,大家都在等著

加上我共五人

跟我想的一樣 ,鄭老師不會只帶一兩個人出外

很高興在看見久違的學弟妹

盛杰還有芷晴 ,這家餐廳的場合絕不能不讓他們來

才剛上了車就立刻被老師的話弄得一頭霧水

“ 所以我就說子元今天一定是和我們不一樣 。”

後來終於弄明白

“ 你看車上每個人穿的衣服 ,兩件藍色 ,兩件黑色 ,只有你穿的是紅色 。”

一路上沒閒著 ,還是按耐不住和兩位剛升上中五的他們搭話寒暄幾句

“ MR LOKE  上課時好像一個機器人 。” 芷晴說到她的數學老師 。

果然是還他執教 。

“ 沒關係 ,你們和他相處久了就會開始喜歡上他的 。”

隨後我又學起老師的模樣

以他平坦冷靜的聲調說他最擅長的冷笑話

和口頭禪 。

真想念以往上數學課的時光 ,即使忘記做其他功課 ,也肯定不會忘記數學作業的習題 。

之後 ,芷晴說到了我的髮型 。

“ 你留長髮反而年輕很多 。”

“ 就是說我以前的髮型很老嗎 ?” 然後她笑了 。

此刻的笑容仿佛在某處見過

是的 ,她讓我想起秀兒的笑臉

秀兒是我今天在教室裡見到的一個六歲女孩

難怪總覺得她好像誰 。

沒聊多久 ,就來到了餐廳附近的泊車場 。

下車找了一下便來到這家餐廳

打開眼前的玻璃門 ,後面竟是驚喜

餐廳的全場氣氛清幽 ,當中不乏家里的一絲暖意


既沒有高級餐廳帶來的不適 ,而且餐廳裡的擺設使人更覺親切

噢 ,忘了介紹店主 。

她是劉藝婉 ,馬華作家之一 ,網絡代號月樹 。

看她寫的詩集 ,封面後的簡介是這麼寫的

原來這是餐廳名字的由來

四處參觀後來到柜台前點菜

點了一碗蔬菜奶油拌飯 ,還有一杯咖啡 ,(是摩卡爪哇嗎 ?對不起我不擅長記名字 。)


那一碗飯端來之前

其他人點的蛋糕便已經送來

如圖所示

就是這一塊芒果蛋糕

饞嘴的用另一隻叉子輕輕切下一口

嗯 。濃郁的芒果與奶油味

是吃得很滿足的一口

大家開動前都在一直拼命的拍照

為我們即將吃下的食物

留下

它們最燦爛的倩影


哼 ,說得好像他們就快壯烈犧牲的樣子

食物飲料的的寫真拍完

我端起那晚蔬菜奶油拌飯

坐在陽臺一旁的角落享用

評語 :

吃這道菜前有必要將飯和蔬菜撈拌一下嗎 ?

我吃到奶油的時候白飯所剩無幾

原來奶油全都放了在碗底下面

蔬菜方面選的還算不錯 ,嚼起來很脆 。

白飯裏面是放了一些香料襯托 ,

不過仍未完全將飯 、香料 、奶油 、還有蔬菜合而為一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拌上下面的奶油所致 。)

這裡有待改進 。老闆娘不會生氣吧 ,我的舌頭是理性的 。

頭的無實物練習進行中 ,我靜靜守候著那杯冷卻的咖啡 。
咖啡端來了

熱的 ,沒加奶精 ,褐色

就像茶一般的褐

旁邊有一塊外形像麵包的手工小餅乾

我很喜歡這一塊特別的配料

我未曾嘗試喝沒加奶精和糖的咖啡

稍微不習慣 ,所以加了四茶匙的糖才從苦澀中熬過來 。

我是否嘗不起苦呢 ?

在晚餐結束后 ,

感覺上大家好像將會做些什麽

三十分鐘后演出結束 ,我仍舊坐在原處等待咖啡冷卻 。

在書架上的字裡行間 ,我找到了今晚上的壓軸表演

《 頭的無實物練習 》

一個耐人尋味的標題

演出是以朗誦與唱詩的方式呈現

而當中所朗誦的詩取材自陳頭頭的詩集

《  無法並列的靈魂局部  》

作者者以獨特的聲音為演出開局

之後上來的朗誦者 是很有潛質的創作歌手

朗起詩來別有一番風味 ,尤其在《 光亮的獸 》里

“ 進入深淵的深淵 。。。。。。我們是沒有頭的低等生物 ”

沒帶上太多的錢 ,所以只好把封面拍下作紀念 。
這兩句給全場的氣氛變得極之詭異

演出最終以店主所朗的一首詩落幕

詩是之前未曾以朗誦形式公開發表的

題目是《假使我們詩般孤獨》

寫給她多年以來常常留意她的一位神秘客

詩總是孤獨的

它喜歡將自己匿藏於隱晦的詞句間

等待一個能夠解開詩被封印的核心

一個給人溫暖的駭客 。

**********************************

演出結束

我來到陳列書籍的架前

仔細欣賞上面的書

這樣的擺設正合我意 。

臨走前買下了店主劉藝婉的詩集

《不是寫給你的 ,(然而你不認為)》


因為有喜歡以數理的方式作為題材創作的癖好

我特別對這首詩情有獨鍾

《 f (x) = {一輩子} 》

“ 設 :詩的深度 =  生命的周長 ”

也對 ,假使 x  代表一個人 ,那麼經過世界的洗禮 f 

得出來的結果只有一個 ,就這樣一輩子 。

順道為月樹餐廳宣傳 ,以下是它的所在位置。


地址 :

Moontree House,

No. 6, 1st Floor, Jalan Panggung ,

50000 Kuala Lumpur 。

2011年1月20日 星期四

詛咒


“ 啊,晴兒下個月結婚了 。” 廚房傳來了母親的聲音 。

“ 不會吧 ,這麼快就 …… ” 我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弄得怔了一下 ,然後再度將那張臉收回 。

“ 知道爲什麽嗎 ?…… ” 母親神秘地微笑道 。

看她的様子 ,這一次准沒什麼好事 。

忘了介紹晴兒她 ,晴兒是二舅大女兒 ,今年芳齡十九 。對,十九 ,沒記錯她是比我年長兩歲 。我還記得那年唸完中三她就畢業 ,照這樣算應該沒錯 。看她那副德性也沒怎麼想把書唸下去 ,所以唯有踏上社會工作的路 。

中三後再見面 ,她已經是餐廳裏的侍應 。想起那天難得同親戚出外 ,午飯時間大姨提議到市區裏的餐舘用餐 。

其實這幾年以來 ,尤其是她畢業後的那段時間 ,她就甚少像從前出現在家庭聚會活動 。所謂家庭聚會是指母親那家人舉辦的活動,當中多由大姨 、二姨 、小玲陪同她們的孩子參與 。活動範圍不外是河邊瀑佈 ,再不然就是逛商場或者到其中一人居所坐坐聊聊天之類 。

小玲是二姨獨女 ,二姨當年懷她時候未婚 , 也順理成章地與丈夫成婚 。婚後生活也沒指望能過得多好 ,所以也順理成章地辦離婚手續 。摃著單親媽媽的擔子 ,二姨獨自將小玲撫養成人 。

日夜操勞奔波的她 ,難免會忽略教育子女 。你們或許已經有些眉目 ,是的 ,步入青春期的少女往往就因為結識了豬朋狗友 ,外出夜歸不打緊 ,還學起抽煙了。

不幸的事終究發生 ,小玲重蹈母親的覆轍 。

這次她的遭遇沒母親幸運 ,婚後誕下了兒子嘉興 ,小玲丈夫終於露出本性 。前些日子 ,我還發見了小玲眼角處一塊淡紫色瘀青 。

“ 不如到那裡去吃吧 , 二嫂她女兒好像在那裡工作 。”

剛走進餐廳 ,就發現一個忙碌的身影 。

“先生要點些什麽 ?嗯嗯……好的 。請稍等一下 ,菜馬上就會來 。”

站在我眼前的金髮女子 ,那身影是如此陌生 ,不是我所熟悉的她 。

“ 晴兒才十八九歲就出社會了呢 ,不過做 waiter 能賺多少錢 ? ” 大姨打開了話匣子 。

“ 呢個你擔心唔來架啦 ,女大女世界 。況且佢都咁上下年紀 ,唔出來打工可以做乜 ?” 二姨搭話 。

“ 聽說她有男朋友了 ,才大她一歲是嗎? ” 母親問道 。不過,問題被打斷了 。

“ 要點些什麽 ?” 晴兒語氣略帶輕蔑 ,不 ,是客氣得很 。

晴兒怱怱記錄下菜名 ,沒說一句多餘的話 ,便轉身離開 。就這一轉身 ,把桌上的我們撇得乾凈利落 。我猜 ,就連鄰座的食客也不會看出我們和那位染金髮的女侍應有什麼關係 。

下回再見就在她的婚禮上 。

連喜帖也沒派,純粹照慣例送禮餅 ,通知別人方面的工作全得難為她母親打電話 。

見過男方一面 ,不過都如我所料 。不是忠厚老實的様子 ,亦非出身名門 ,總之他絕非善類 。而且 ,從他身邊朋友的言行舉止更證明了我的想法 。

我上禮拜六出席了晴兒的婚禮 ,聽見到來賓客的一段對話 。不認識他們 ,應該是男方宴請來的 。

“欸 ,我聽說這婚禮還會辦不成呢 ,沒想到還是如期進行 。”

“嘿 ,我說不是嗎 ,都到了這種地步 。不這麼做男方家長哪有下台階 ?”

“ 不過她挺可憐的 ,又那麼年輕,而且孩子才五個月 ,…… 就沒了 。唉 ! 之前還聽別人講說那新孃還鬧情緒說不想嫁了 ,不過這種事哪輪到她說了算 ?”

“ 噓噓噓…… 你怕沒人聽見是嗎 ?家醜不可外揚啊 ,發生這種事怪也只能怪他們自己 ,真是家門不幸 。 ”

“ 你還說這種話 ,這不是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嗎 ? ”

“ 呵 ,也對 ,也對 ……” 那人回答道 。

婚宴揭開序幕 ,全場燈光熄滅 ,留下一盞刺眼的聚光燈 ,正照向廳堂角落的新人 。兩人隨著結婚進行曲的節奏 ,走向主家的席位 。進行曲或許在奏響著隱約的忐忑 ,加上眾人的掌聲 ,我能想像步上紅毯那種心情 。

婚禮進行至一半 ,台上的司儀開腔了 。

“現在是新人合巹交杯的時候 ,正所謂喝了交杯酒 ,新郎新孃也要長長久久 。我們請各位來賓起立 ,替這對新人敬酒 ,並且祝福他們 。”

“ 好 ,就走著瞧吧 。” 我小聲說道 。很快的 ,我的聲音被眾人呼喊聲給淹沒 。

“ 飲—————— 勝 !…… ”

******************************************************************

後記 :

想借一些事告誡他人 ,愿共勉之 。

P/S :  近來開始用上 ANDRIOD  的 IPAD 寫作 ,

我相信能借由它填飽我對文字的飢渴 ,

利用空閒時間將心情日記一一寫下 。

2011年1月16日 星期日

《偷窺者》

“我已經觀察她好幾天了 。”

我坐在書桌上對著那部 Notebook 打稿 。

是的 ,你們已經留意到了她的出現 。實際上來說 ,我從未親眼見過她搬進來 ,甚至可以說那房子跟本就沒有任何住戶的痕跡 ,只是後來的幾個月才僅僅那麼一次與她差些撞個正著 。

那天是星期六下午 ,下樓後發現忘了帶上錢包 ,於是從原路折返乘電梯上樓 。當時的她該是走進了電梯,然後我恰好在電梯門關上前一手抵住 ,由於門隙小的關係 ,所以沒看清是否有人就衝了進去 。至於後續 ,就如我剛才所說 。

“我從沒見過那麼過分的房客 ,聽別人說她給房子辦理手续的時候 ,居然連前屋主留在房子裏的家私甚至像窗簾這種一草一木也不放過 。在房契上把它們全列為自己的財產占為己有 ,這樣和強盜有什麽分別 ?” 那是母親給我們說教的口吻 ,當中略帶驚訝和些許厭惡 。

這讓我想起兩個月前 ,這房子裝修期間頻頻傳出鏗鏗鏘鏘的敲撃聲 ,尤其是電鑽那扰人清夢的嗡嗡聲 。我個人最討厭噪音,那一陣該死的聲響就算沒震聾耳朶 ,也仿髴絞碎著思緒令人煩不勝煩 。那段時間幾乎午覺都沒睡好 ,即便是不喜歡也無權干涉他人 ,最終也只好吞下一切怨言 。為了替自己保有 “有休修養住戶” 的良好形象 ,還刻意向裝修工人示以微笑 。

電梯離家門口有段距離 ,所以走廊是到電梯去的必經之路 。自從來了新鄰居 ,我總會回望605號那扇白色大門 。不過更令我在意的是 ,那扇廚房上方用報紙封閉的窗戶 。遇見那麼奇怪的住戶還是頭一遭 ,我想像著白色大門的貓眼後 ,或許還有雙冷森森的眼珠在盯著我看 。感覺上就像一隻身處陰暗角落的生物 ,對著獵物那種虎視眈眈的眼神 。

想到這裡 ,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

讓人更加納悶的是她比別人顯得敏感得多 ,特別是聽覺與視覺方面 。我曾經試過好幾次從電梯走向家門 ,就在快接近605號的一剎那 ,我看見了門隙後怱怱掠過的一道黑影 。而大門就隨即 “咔乓” 一聲閤上 ,動作完全不花上一秒 。母親偶爾經過還會趁她關上房門在外邊大聲囔她一句 。

“ 瘋子!”

我一向來都鮮少看她離開家門 ,關於她的描述全從媽那裡聽來 。這是她站在大門前一貫的動作 ,先是鬼鬼祟祟邊四處張望邊躡手躡腳的行至家門口 ,然後迅速地從口袋裏掏出鑰匙開門 ,再很快的將門關上 ,從家門離開的情形應該也是如此 。

她在人前卻總是畏畏縮縮 ,露出一副生怕別人會吃掉她的表情 。即便在是正面碰著你 , 也會立刻轉身繞路落荒而逃 。

我直覺的認為她一定經歷過什麽生活上的巨變才會導緻她這般舉止 。

此刻 ,她仿髴就像獨居於一棟陰鬱且古老深鎖著的堡壘 ,令童話裏的小孩們聞之色變的老巫婆 。她或許就在被報紙遮掩起來的窗戶背面 ,烹煮著一鍋沸騰冒泡的魔法藥水 。那些不聽話的小鬼就會被抓來灌藥 ,統統變成青蛙 。

才發那一陣呆 ,便爲她的行蹤添上一份詭異 。

好奇瞬間蠢蠢慾動地湧上心頭 ,我決定開始監視,甚至跟蹤她 。

近來心血來潮想要寫寫小說 ,我硬是覺得剛才正是靈感來臨的前兆 。照這樣看來 ,這女人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 。感謝老天 ,這回投稿准會帶來一些轟動的話題 ,呵呵呵 ……

誒,等等 ,她回來了 。嘿嘿 ,機會來了 ,這下子我的稿費全指望你了 。

好 ,針孔攝像的鏡頭瞄準 。預備 ,三,二,一 ……

我按下攝像機屏幕顯示開關 。

***********************************************************************

後記 :

深鎖著的 605  號大門
此小說取材自我的鄰居 ,小說以內的仿真度達八十巴仙以上 。

再次感謝她為我提供此篇小說題材 ,

在文藝營創作得獎后稍微修改了一半 ,也謝謝小說家老黃的提點

文字太粗糙 ,不過我會努力的 。

真不知是幸運還是什麽 ,身邊總有奇人異事的出現 。


2011年1月2日 星期日

情書。習寫


《味道》

我在夢裡

拾起那把塵封的

梳子

上面還纏著一縷

你的髪香

《粉末》

我將你的背影

吹 散 。。。。。。

它們

落在我心裡

每處角落



《漩渦》

被你牽著來

我已經

無法游離此處


《泡沫》

想開口

卻害怕

你你知道以後

我遭遇人魚公主的下場


《小桃紅》

想寫詩給你

聽說只要在灞陵橋那裡


將化作紅豆

隨           
     風
                     飄
                                    送
落在你手上


江湖墨家將

  • 城市與記憶的交疊 —— 讀方肯《海峽邊城》 - 作者:方肯 出版社:有人出版社 出版年份:2015 年 12 月 自 2007 年因中學作文比賽獲獎得到《看見紅雨傘》一書,開始認識方肯這位作者,等到《海峽邊城》出版已經相隔將近八年,當然作者本人除了這兩部作品外間中也不斷有寫文章、少兒小說、專欄、參與文學獎等。拋卻過去《看見紅雨傘》青澀的言情筆調,作者開...
    3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1 個月前
  • #55 我讀新詩:嘛嘛克 ◎鄭羽倫   - 台南的街燈群起卻各自不說話。 夜色已非。夜本該是習慣性的、周而復始的 一通電話就立即動身的,同時也正消失的 ——必須學會的一種疏離。我自海洋一跨 便失去了拉茶,拉走的正是時光而 時光予我,是何等形式的錯落: 我不會同時失去整碟椰漿飯。我可以擁有蛋 我不會擁有叁巴。 十一月,沒有什麼比暖冬更冷。嘛嘛克成為一...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