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4年3月31日 星期一

也無風雨也無晴

攝於格那再也高速公路旁,夕陽斜照天氣晴。

紛飛的日子終於用它的掃帚聚集我,從渙散的勞動中復活過來。為社團活動奔走已有半個學期,和原定的日程計劃總是背道而馳的,事情永遠以超乎想象的快速翻滾著,躲避球一樣的將我重擊一記。然而雞手鴨腳的球員依舊學不會利落的把球擋下,自顧自地默唸著躲閃吧,你有可靠的隊友在身後撐你,賴以求存的心態空出了一座球場,仿佛無盡的球繼續從四面八方向球手施展攻擊。

迎面的當頭棒喝,教人清醒得來也感覺暈眩,嘗試著想要捕捉拋物線的軌跡,關鍵時刻卻立即縮了手,肌膚上於是多一塊淤青。撞撞跌跌,停止發球的瞬間,鼻青臉腫我換回一口呼吸,同時為那些明明能夠輕易接過的躲避球失之交臂而感到懊惱。

我自覺自己與生俱來就缺乏體育細胞。


距離上次部落格的書寫,長達十四天的空窗零零散散,紊亂不堪的校園宿舍生活如慵懶的貓在折磨著每一個人。經歷著的一切時間地點人物,讓我有所欲言但無以成文,和之前在學業、活動上游刃有餘的中六生活相比,如今的遭遇多麼不堪。書寫的目的似乎是為經歷尋找其意義,而意義卻不肯久留,交由時間推磨之後消縱即逝。

學著從前的習慣把待回函的信件掛起,夾住思念的翅膀天天面對著它們訴說心事。過程緩慢且費時,不同的郵籤一味一個想要飛往的未竟之地,有的以光速前進直達目的地,有的櫻花般飄落秒速五釐米。實在對收信人(們)苦苦的等候感到抱歉,拖欠的文字債漸漸累積成一筆山高的利息,崩落之際我會欲言又止也說不定,懇請你們一定要等我。

雲端的飛機就此消失,在空無一人的夜裡悄悄潛進深海。

客機失聯事件草草告一段落,中間鬧出不少風波和笑話,那事情還會以多壞的進展走去?可能墜落到谷底,再反彈跳起。越來越討厭遍佈線上的輿論戰爭,全都是呈口舌之快的一種刀劍相向,爭贏了又不多長一塊肉……

歲月如河,流淌中有什麼正漸漸消失,不必掙扎著脫離,它帶我去哪裡,我便去那裡。飛往火星上的人們啊,愿你們過得好好的(如果那裡不需政治管轄)。

格蘭芬多命途多舛的故事中,聽北方的島嶼正淅淅瀝瀝下著大雨,兩者之間好似有什麼共同之處。

我們應該都在尋找可以回去的地方。


2014年3月17日 星期一

暗室之密


四零四自從有了灣仔成終於回歸正常的黑夜白晝,你臨睡前書寫成堆成堆自己半生不熟的咒語,沉默滴出宛如囈語的符號,似懂非懂,但眼睛是清醒的,然後理所當然走進夢中。後腦勺靠上枕頭時,你仍在思索房間的大門是否已經鎖上(噢,傳聞宿委會好像要違禁品突擊檢查呢)。

第二學期果真夢境一樣襲來,甦醒多時的我返回沉睡的巢穴,等待霍格沃茨新一層故事發生。一切現實歸零,就此展開它和現實的結界。入夢直到夢醒,起碼間隔著十四天的週期,不曾經歷的繼續層出不窮在迴旋。

你提心吊膽踏著腳步,怯生生盯著被引領到等候呼召,一扇漆上黃色的木門前。小心翼翼的叩門,靜待門後的聲音應答,允許了你進門。木門咿呀一聲推開,門後又是上回大堂內籠罩的黑,房間裡像是有暗影叢叢窸窸窣窣著些什麼話。你讓瞳孔稍微習慣光線,站穩住腳正欲坐下。

【是誰讓你坐下的?】一把聲音在從房裡傳來。

就快坐下的雙腳先是一震,然後你讓身體重新直立起來。

【嘿嘿……跟你開玩笑的,請坐請坐。】那一把聲音忍住笑回道。

成為 E 班班代以來,你作為不多,連各部門辦公大樓也才剛摸清登上去的門路,眾多的聲音此刻從黑暗中發出,一句一句如審訊一樣要套出原委似的提問。從容的底線將近支撐不住,回答中你帶著顫抖:嗯,諸事正常無誤地在進行當中。

【知道嗎?你是一個關鍵,一旦崩解就不可收拾了。】一把聲音語重心長的結束黑暗。

重見光明的一年級學員,大廳裡趁著明亮大伙聊起那間黑暗密室,頃刻間成為大家樂此不疲的話題,畢竟大家得以和樂共處一堂,不多不少也拜暗室所賜。暗地裡正有些看不見的繩索正悄悄捆著你們,而暗室儲藏著你們的集體經歷,到光線將你們之間的秘密拆封為止。


後記:

某些優良傳統值得我們一再延續下去,比如一年一度的電氣系團圓飯。

聚會時間為了配合大家一改再改,地點陰差陽錯又落在新巴黎餐館二樓。感謝大二學長姐精心炮製的團圓飯(雖說新年已經結束很久),特別是扳手學長和他一群好兄弟友情演出的一支扳手舞,據說是團圓飯前十幾小時才靈機一動的鬼點子。大二生在聚會里總能有出乎意料的搞怪舉動,比起一旦起哄就鬧個翻天的大三毫不遜色,大一生頓時有些自歎不如。



所幸零零一的餘興節目邀了兩位女同學上前與他共舞,扳回一城。

團圓飯尾聲,主辦方大二學長邀請大四班代兼零零一駿豪出面。學長瀟灑將吉他袋子的拉鏈拉開,在眾人鼓掌歡迎下上前。一開口四年便已驟然飛逝,順道恭喜百忙中依然抽空出席(並且全數到齊的)大四同學們,說大家伴他同行的日子過得很快樂,希望畢業後能保持聯絡。

【連續三年做的餘興節目有點厭倦了,最後一年就來點不一樣的,或許帶回的表演會有點長,呵呵……】

隨之而來是他特別獻給班同學的《一人一半》,印象里那是一首福建歌曲,原唱者不詳。學長的歌聲於靜默的氣氛里散開,沒想到居然裡面也還混著中文一併唱:一人一半,感情不散……這樣的人,這樣的等,無非是等個回應眼神。弦外之音,彈出學長他對時間停止的渴望。第二首表演曲,他選擇了韋禮安的《還是會》,手指轉換和弦的當兒節奏有些快,像是問起未來我們在人潮擁擠的大街矮身穿行的時候,會不會太寂寞。

縱使知道生命本質是孤獨的,我們還是會不知所措。因此我總要像學長那樣向身邊的路人,相信只要不停向大家致謝,一路走來就無憾了。

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孤島漫遊


“我們並非活在最好的時代,也不活在最壞的時代,我們活在一個什麼也沒有,什麼也不是的年代。” —— 那天晴《孤島少年的盛夏紀事》

閱讀小說直到某一頁某一行,觸電似的想起友人曾經在多年前,引用這一句形容我們身處的時代。

去年買《孤》這一本書正在蕉賴家具商場內的清倉書展里,身邊是相識多年的哥們四十五弟,書展展示桌上擺滿琳瑯的書籍,如工整的海上看見選購的愛書者來回過渡。當天逛書店的細節目前逐漸模糊,忘了在哪個角落發現書脊上的天空藍和出版社標誌,但很清楚記得,後來我擺烏龍搞錯當天原來不必在補習班代課,兩人前往另一家商場的書店裡碰碰運氣,看是否找得到在店內打工的朋友。

替自己找到閱讀這本小說的動力,其實源自於哈曼在社交網站的推薦。據他所言,該小說對於目前他大學身份帶來好些思想衝擊(或許讓念社會系的他來讀更能激發思維?),順道也告訴我不妨讀一讀。

小說的最後,力升和一般的上班族一樣走進社會,無處可逃。(看,極度諷刺的是力升這名字,和悲觀主義的男主角多麼不搭調。)

小說中上演的,不乏大馬過去頻頻掀起政治風波的情節,藉著力升的死黨 —— 杰的口中清楚敘述著一切憤慨、民怨及不滿,像小說世界李憤怒的集合體。凡讀過《孤》的讀者定能對大馬過去的政治有基本認識,因參與華文學會的緣故,曾對社團遇上政治瓜葛的事件略有所聞,如今烈火莫熄居然也進行到二點零的地步,不斷承受壓迫之下的我們愈發感覺無力,更多時候只能獨善其身,只能為自己設身處地,抓住僅有的小小期望成為信念,像浮萍那樣遊走生活。

妳偶會提起哲學家莎樂塞在《選擇的暴政》里的 Big Others 以示自己無奈,不由自主的時刻遠多於自己的意志。雖然抗爭不時出現,但很快便被善忘淹沒並且平復(實際上連反抗也得要顧及自身安全利益而思前想後),最終都淪落成為隨波逐流的一份子。仿佛我們終將要長大成那種自己在過去憎惡的大人,被世事與時間強大的撕裂而歸順其下。杰的父親便是最好的例子,年華老去,當年滿腔熱血即使受牢獄之苦也在所不惜的抗爭者已不復再。


早前跟著學姐去聽了張曼娟的講座與分享會,曼娟老師最教人印象深刻的話莫過於那句:【你可以失去愛,但不能失去愛的能力。】然後,她談到敢於為自我而出發的新鮮觀點,慢慢切入愛情,切入夢想,切入自己貼近的生活。和之前讀過《孤》的相較之下,不免產生強烈矛盾,由開端到結尾一一出現的女孩,力升由朋友關係開始和儀的故事,儀在力升輕描淡寫的出現,卻成為他難以抹去的痕跡,直到後來認識的女孩,力升對愛情的期待因芊的意外而迅速崩壞,以致心上出現了一個填補不了洞口。

友人發牢騷說究竟是哪個傢伙說戀愛在大學是必修學分的,看見偶爾出現在感情上週旋的人們,心底自然會羨慕,同時也覺得一段感情的開始需要憑借多少分量的勇氣和幸運。

我在給檸檬貓回信里寫到之前她提及高中畢業後的難處,比如感同身受的進入他人世界之難。許多時候大家很講究說話及性格行為的頻率,合則聚不合則散,已經沒人能再讀懂你的弦外之音,因此多數時刻要獨自一人走過。

像小實之前就在說的,失去環境庇護的我們雖是獲得更多自由,越來越多無所謂越來越少人情味,但社會并不可能有倒退回過去大好年代的奇跡。所以不得不再次認命,落得上癮般需要故人與回憶賴以支撐的下場。

學姐在講座會結束以後,突然間告訴我自己經歷過的小事。提醒了我要作出適當的抉擇,避免自己輪迴在擦肩而過的惆悵里,介懷既然無濟於事不如就此鬆手。


後記:

生死有命,上天一早便註定了結局。

我記起那時阿婆過世,喪禮的第二天午後,負責安排葬禮的殯儀館老闆娘談起自己的工作內容。每一年總有這麼幾個季度會有很多人離世,更讓人嘖嘖稱奇的是竟有連續幾單生意,逝者的死因是相同的。

近來馬航班機發生的空難惹來一番熱烈討論,網絡輿論的恐怖令人咋舌。縱使力量是微不足道,我安靜的祈禱,沉默是金。

深夜洶湧而來的心情透過手指慢慢轉化成文字,不知不覺已經接近黎明。這樣的我,還是想要奮不顧身去揮霍。

珍惜當下,是最好的活著。

2014年3月2日 星期日

好時光


片刻恬靜。——(題記)

第二學期第一週不緩不急,被春節假日碾平后降臨。醒著和系上同學等待校方官網開放選課,聊天室提示音蟲鳴般滋擾本應沉睡的深夜。費事一小時才將手續辦妥,睡前看看手機時鐘,離早課只剩五小時的睡眠時間。

第一週大多上課時間都虛耗在悠閒的等待,大部分教授早對學生出席率心中有數,第一堂的微積分只有寥寥十幾人,和餘下來近百的講堂座位空空如也。後來經過打聽,系同學告知原來微積分課還未找到教授。週二一小時的資訊技能課后,原是實驗課,但因為該課在第三週才正式進行而選擇了一併缺席。週三前接到工學院管理層通知,本屆大一生將于第二學期起加修一門新增的,像是【社區服務】類型的科目,唯有翹掉當天下午的第一堂英文寫作課,到黃色工程塔(大家都管它叫 Engine Tower,是工學院主樓。)的第四講堂聆聽新科目的講解。

步出講堂準備往巴士站走去,生醫工程大樓入口處供休息的座位,圍著一群同樣從第四講堂離開的土木系大一生。從談話聲聽來,似乎也環繞著五十六小時社區服務的事抱怨,金魚杰是當中一位。金魚杰是格蘭芬多裡的朋友,因為鼻樑上架著少有的圓形無框眼鏡,讓我覺得這形象像極了港劇港片上常出現的金魚佬,特別是在他嘴賤使壞或作弄人的時候。我們不時會見面,我們打招呼,我們曾經在同一活動里共事。我們……

我們通常在【嗨】以後很快又略過彼此。


第一學期商討的活動事宜,宛如平靜海面下逐漸浮出水面的暗礁,複雜的事情開始有即將席捲而來的氣息,連我也對自身泰山崩于前卻仍能淡定的心情感到訝異。且就淹沒我吧,反正這不阻止我去揮霍的輕狂。忙碌于活動早已是大學生活司空見慣的事,吉他倫就是格蘭芬多里最典型的例子。要不是偶然發現他入學前一副青澀純情的人頭照,再將目前他在霍格沃茨打滾后歷練的樣子對比,便是顯而易見何謂歲月催人。他的室友判老三一邊回想起,兩年前和這傢伙是如何認識的往事,也居然還能一邊在幸災樂禍笑話自己的室友。

週五挨完最後一堂基本企業文化,輪番遭教授點名提問使我無法全然放空,偶爾抬頭,而實際上手中正翻閱著有關電腦程序編寫的參考書。幻燈片熒幕和書中只看見遍佈在平面上的文字與符號,時間流逝的緩慢使它們失去意義。


晚餐后等例行會議結束,我赴陳志健先生的邀約,以為到某個靠近大學的地方去給愛心營長慶生。誰知營長突然生病出水痘,人在淡邊老家里養病,陳志健先生反倒要等另一個朋友齊齊南下往馬六甲去探訪順道再為他慶生。白色普騰泊在四舍附近的停車場,組長致電說大伙都在七舍的餐廳呢你來找我們吧。將近午夜的餐廳剩下兩桌人,其中一桌遠遠就聽出笑聲聒噪。

和全中華的同僚們聊起關於開學的事,說到企業文化課的當兒我笑了,課堂上我和隔壁的小賜子都以為組長被教授點名回答問題,原來上課姓周的學生還有好幾個。談話至此,組長隨即提出自己想要棄選這一課的打算。接著不知道誰從宿舍房裡弄來一副撲克牌,玩起最近大家在籌備營時都在玩的升級版二十一點(新年賭局已經有夠天昏地暗,大家不賭錢,但輸的要受大冒險懲罰)。沒加入戰局的其他人,就找陳志健先生抬槓聊聊前幾屆辦營的點點滴滴,如今四年已過,陳志健先生畢業後踏入社會,我也當上了第八屆的籌委。

週六原本擁有的珍貴睡眠時間,還是被手機鬧鈴剝開入耳,九點鐘第二次走進宿委室,起初察覺四處是正在盯著電腦熒幕說話的人,感覺渾身不自在,特別是宿委主席阿窿那張被顯示屏半掩著的臉,思索的樣子略有一絲詭異。捷飛暫時將文書工作交託于我,而負責顧問的宿委代表尚未下樓來,只吩咐我自行處理文件寫寫企劃書,敲敲打打總算有個大概。

半小時後四樓的 S 也將自己小組的文件辦妥,手上捧著文件夾便行色匆匆下樓幫我一把,稍微和他討論過,打算草擬一份簡單的書信清單還有報名表格。信件交由身為秘書的 S 跟進,剩餘的報名事宜分發下去,加上一個正式例會就算初步完成。主席捷飛老早打好自己的算盤,先來一招誠意登門邀約系同學共襄盛舉,再以半利誘口吻勸下一名大一生赴會成為神秘嘉賓。

工作尚未完成,室外週末的悠閒穿透玻璃鏡襲遍全身,霎時腦袋懵了一會空白。想起 S 說過他想趁週末上谷中城去買些東西,向捷飛交代不一會,我們兩人脫韁那樣奔去呼吸外頭的空氣。


來臨的星期一是鳳凰會年度的團圓飯,據規定凡大一生都得要穿上黃色上衣,搜遍四零四的衣櫃,才曉得衣櫃內紅橙綠藍黑白灰,就是沒件黃色。然後 因此萌生上商場買衣服的念頭,轉頭望向衣櫃,發覺長久以來鮮少給自己買些什麼衣褲(穿著隨性,從來就不會在意別人對你品味有何評價)。

【不過怎麼都沒人相約出去買衣服啊?】S 好奇道。

“ 目前都週末了,而且還能有誰約我們?” 我笑得不以為意。

沿著走廊到各間服裝店轉悠來轉悠去,每當抽出衣架上其中一件黃色襯衫,就給價格標籤嚇著,復又望而興歎,再從一間店面離去。直到 提醒我才猛然想起商場的霸級超市內應該會有更便宜的上衣,接著穿梭層層疊疊的貨物和擺設,終於發現新大陸般,在男裝部發現安靜佇立的特價告示牌。

挑了件自己蠻喜歡的款式,一件印著藍色圖文的純黃色上衣。圖案是一幅盡是寫著英文字母的骰子,排列方式像極了拼字遊戲。PresentPast 還有 Future 里都藏有一個 T,骰子再堆疊成一個呈 字形,寓意時間(Time),右下角短短的加上三個單字【Shares A Tale】。唸起來便是:Present,past and future shares a tale,可以解釋成現在、過去、未來正共享著同一人的故事呢。

看著有意思,價格合理,於是試過大號和特大號後很快便決定買下它。



雖然不太健康,但依然在晚餐特價時間和 走進麥當勞享用晚餐,況且對前一天才去過肯德基的 著實有些為難(原諒我的任性呵)。選好位置坐下以後,放眼望去,座位對面正是另一家快餐店 Popeye。當問起自己第一學期距今有多久了,那學期第一個週末的片段就從記憶裡淡入,再淡出眼簾。猶記得糊塗蟲學姐就領著一群初來乍到的大一學妹,還有一個跟男子組逛街時脫隊的學弟,來到快餐店坐下。事隔多時,發覺只有那才是大家最初談話的近距離吧。

此刻我頓覺時光荏苒,美好而短暫,然後在長老的一通電話鈴聲回過神來。

我接起電話。

那天我和 都逛得挺晚,望著手錶已經接近傍晚七點了就索性不回宿舍。記得捷飛說過長老正好在招募想要進電影院的宿舍朋友,於是問問 S 的意見,面面相覷猶豫了一陣子,我們其中一人說就乾脆看場電影再回去吧。


拿到電影戲票的時候知道電影接近滿場,大熒幕上的電影是王晶執導的《賭城風雲》。對之前看過周潤發演賭神的戲迷而言,這部電影除了某些經典重現的梗,就剩下高端的視覺特效、港式髒話和港式笑料(倩婆婆就在那一個勁的爆發她嘹亮的笑聲,劇終散場時依然說著杜汶澤有多滑稽)。不過拍到賭場題材,電影裡的世界不外燈紅酒綠,配上電腦製造出牌桌高人驚艷的洗牌神技,最後如預期中邪不勝正的一貫劇情。對了,發哥不也還在《大鬧天宮》亮相嗎,今年賀歲片通吃兩部電影的片酬果真財源廣進。

回程路上我和 乘著長老的順風車回去,街燈的橙色像顆顆流星一晃而過,速度與擦身的時間是相同的。盯著窗外發呆,想起兩天後便是揸旗人當選的日子,大佬和一眾幕後人傳聞正為考慮人選而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他的語氣隱隱透露出沉重。隔天還得要到鄰近的鬧市去籌募而需要早起,臨睡前眼角享受著夜色靜好,學期第一週趁我朦朧睡去時悄然結束。

後記:

完成以上篇章的目前已是學期第二週的週末,鳳凰會團圓飯的閉幕終於揭曉新任揸旗人,在此要恭喜史無前例的女揸旗人莉瑩當選。

最近耳邊不停的在迴旋顏慧萍的聲音,她唱你問我日子過得怎麼樣。曾經很執著的目前在學習淡然接受,凡滿腹怨言的在嘗試包容。如果你記得梁文音:記憶有限,所以它會淘汰壞的。翻越種種成見,才懂得快樂是選擇,半天使她也這麼告訴我。

然後青春漫漫從此無恙,等我憶起,希望這一段能夠換我莞爾一笑。

出得嚟行,就預咗要還。新揸旗人加油!

江湖墨家將

  • 迴轉手札(1) - 寫給小月: 不知道打哪來的信心,這樣寫信給妳,仿佛就能夠循著自己沿路留下的麵包屑,向來時路慢慢倒著走,回到我們相識以前,那些不為彼此所知的時光里。然而這並非我初次寫信給妳了,但這將是我們在字句裡的初遇。很久以前有人教我明瞭抵達他人之難,才因此懂得珍惜那些稀少的回音,通話、簡訊、視訊、面對交談,甚至碰觸彼此,看過...
    3 天前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4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3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