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3年1月29日 星期二

回程的長鏡頭

此刻,我背對未來,倒著前進;手握鏡頭不肯轉身,奮力留攝每一秒。—— (題記)


給家裡添購相機是去年年中的事情吧,一心想這樣也好,研究攝影之餘,也不必再依賴友人的相機而枯守網路上姍姍來遲的照片。

學校裡的同窗們恃著一個中六生的地位,除紀律老師管理衣著個人整潔的瑣事外,藍色制服的巡查員都不去對這群人突擊檢查了,也因此手機糖果塗改液等等被規定的違禁品在各位同學的書包內裡不乏亮相的機會。(你能想像某位師長板著看盡世俗的嘴臉說:“ 你們年紀已經不小,凡事都要懂得自製自律,無需我用對待小孩的方式對待你們 ” 如此司空見慣嗎?)

生理上個個發育健全的【準成人】,心智上終歸保留著一份未泯的少年狂妄。嚴肅的社團選舉會議不顧儀態的戳人後背推託職位,於早晨的集會無視一切的報告高談闊論而被校長當衆警告,毫不理會中六主任的指示和她對著幹然後忍氣吞聲挨駡。

所有我們認為是自己付諸行動的訴求,在他們眼裡統統不過是些死兔崽子的無聊叛逆罷了。常見的代溝,卻並非所有長輩能跨過去理解的思想距離。生活反復磨折,或許自己也在不覺的往不想成為的方向越來越近。


話又扯遠了,直接來說,我不曉得相機是不是屬於規定不准攜帶的違禁品之一。打從相機落到我手上,自然而然就會止不住按快門的癖好。就這麼隨意的拍著拍著,慢慢的家裡頭的事物快集成一本相冊了。基於數碼相機體型小巧便於攜帶的緣故,而漸漸染上了上學也機不離身的習慣。偷帶手機上學的比比皆是,隨身帶著數碼相機的拍照狂學生應該也只有我這瘋子了。

往後的時日,自己似乎一星期上課五天就有兩天是帶著相機的。畫面對準校園里教室裡實驗室裡的趣怪情景,咔嚓咔嚓鎖住那些瞬間即逝的微表情。滑稽、莞爾、羞澀、煩心、釋然、感動盡收入鏡。有一種說法,說一部份攝影愛好者其實是不喜歡被別人拍攝,所以才藏身在一台黑色的小盒子後面靜候涉獵目標闖進對焦範圍。


然後扣扳機般【咻——】,發射快門命中,定格一窗剪切出來的光線。

【喲 —— 偷拍狂你有完沒完啊?不,要,拍,我。】副班長冰冰最討厭我來這一套,對鏡頭異常敏感的她除非必要,不然也不在照片里亮相。所以,不論是我還是她,抓拍的抑或被抓拍,玩起捉迷藏來都顯得格外的小心。

去年,繼《畢業特映》同學們帶來的反應,逕自決定了要做個續集,於是開始給畢業旅行的播映的幻燈片《盛夏的未央歌》做秘密的籌備工作。因需要大量照片的緣故,確實有段時間都在不停拍攝每位同學在校園某個角落棲身的影子呢,大至校園節慶表演,小至與同學共進午餐的時間。仿佛只要班長一出現,內容豐腴的相冊在我面前一覽無遺。

有人問何苦多花時間做這些呢,純粹有自覺不想再感受記憶空白的缺憾。

英仔點頭附和著:【走入中六生行列,有人一味追求最終的結果,有人享受個中的經歷,大家只是各取所需吧。依我看……等九月以後,那張薄薄的成績單不過剩下再生紙的利用價值了吧。然而有些事,失去了便再也找不回來。比如:與摯友共度的無價時光。】

正巧,兩個射手男持著相同看法。


當下又明白了一些心情,不管那是不是我一廂情願的猜想。因這部魔法似的偉大發明,昨日便能以更完整的姿態去重現。縱使自願擔任攝影工作後給自己照的相不多,但在光陰渡過一段歲月的長河后,依然能一點點的憶起過去種種,心裡業已踏實的感到滿足。

【別老是自個兒拍別人,相機拿來,我們幫你照一張吧。】結伴外出的時候總有個同學看不過那個忘我的班長拍得不亦樂乎的模樣,趕緊上前詢問。

於是,攝影機鏡頭後的攝影機,微微笑了。

離畢業旅行不到兩星期,小白跟兩位副班長談及一個突然萌生的念頭。說是在大考將近完結的某個夜裡,腦子不知怎的想要趁畢業旅行之際,給即將返回東馬的莎莎送份禮物。按他的說法,當晚也不多費時間輾轉,二話不說就跳到了椅子上為這份禮物編寫起劇情。

一個故事要有好的名字作開端,編導小白的計劃書提呈上來,這次的作戰代號為:《回程》。


用僅僅一天的時間,換取剩下的回憶之程。 —— 摘自小白同學《回程》初版劇本。

主角是沒有參與演出的莎莎,拍攝設定為主角個人視野作為螢幕主線的短片,讓當事人在電腦里打開視頻的時候,借由自己的想像憑空對劇中人作出回應。每幕劇情都以大夥在班級里再熟悉不過的細碎事物做引,目的明確,就是讓不參演的主角在螢幕前清楚記住自己途徑的風景人事物,做到單憑一張一元的鈔票也能泛起回憶的作用。

跟莎莎同學混得最熟的莫過於小白、冰冰、王夫人、榴槤公主四人,因此在仿造一天記憶的進程替劇組省力許多。經詳細討論以後,製片人才終於作下定案,暗中發佈消息讓其他同學得知拍片一事。


不包括後期剪接的工作,全程拍攝時間只有短短三兩天那樣緊湊。得知小白必須中途撤離片場走一趟新加坡,作為身兼多職的副導來說增加了不少壓力。好在大家的演出都接近平常的樣子,自然不造作的呈現自己,使工作進行的順利許多。拍攝過程出現一些阻滯說實在只能哀歎時機運氣不好,山不轉路轉,唯有另尋他方或先跳過這一鏡遲些再補拍。

撇開後期制作的繁冗過程,讓負責攝影的我久候多時即是雨季里隱匿在濃密陰雲後的夕陽吧。大費周章爬過十一層樓的階梯,最終發現拍攝場景根本就並非日落位置。機會的大門雖然關上,突然有個點子說不如乾脆到組屋樓下的湖邊取景或許能拍到夕陽,幸運的竟被我們搜出一處被剪開的籬笆,透過那裡鑽空子進了去并找出了傍晚斜照的太陽。

總的來說,使我倍感欣然的,依然是這班考完試但仍不辭勞苦穿上制服回校拍攝的朋友。由衷感謝負責交通的大嫂,無間道副班長和王夫人、配音員夢女以及所有台前參與演出的大家,也特別鳴謝偶然出現的肚腩老師留了段錄影祝福我們莎莎同學。


存入短片的隨身碟送出去后幾天,收到莎莎的手機短訊,默默的念了一聲:【任務達成】。

若不是因為製作這部短片,自己也不會千方百計的動用網路上下載來的專業視頻製作軟件。研究操作方面花了不少時間,不過還是漸漸上手了,由於電腦技術未精(不知道市面上有盜版的完整軟件嗎?),下載來的只有破解過的試用版。其實也不想使用盜版,但價目表的四位數卻在促使逼於無奈的我找免費破解軟件的數據包來解決燃眉之急。

我知道短片在各個方面會有許多明顯的缺陷,丟人現眼是一定了,就當作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我接手了拍攝以外,剪接、字幕編排、錄音等等工作;出來的即是此篇部落格上的正式短片以及幕後花絮。請讀者們愉快的觀賞,并留下您的寶貴意見。(若嫌幕後花絮里的副導太多廢話可以請讀者直接跳下一段感言發表。)



我如此相信,一直以來的努力,就算沒有將自己置入相框裡,也還有人記得那個拍照成癡的傢伙。

這一年的我,時而感到失落,可絕大部份的生活寫照是有快樂包覆著。懷里托著快裝不下的大袋照片滿載而歸;圖片為證,有手稿記錄,有共享的美好……

有你們,沒有遺憾。

******************************************************

後記:


新年第二天和留學海外的舊同學聊及此事,對方突然發來了大學畢聯會里學長姐製作的短片鏈接。《畢業大作戰》教我回味起畢業以後大家參與拍攝工作的熱心,西灣海岸迴蕩的笑聲,和巴都丁宜的潮水不也很相似?

編導早在拍片以前就已經答應好要請演員們喝殺青酒了,耐心期待他國民服役回來,等莎莎在放榜日當天乘機返回西馬,我們再續寫這場延長賽的續集。

敬我們的中六青春,到時我們再乾杯!


2013年1月28日 星期一

致青春之書


應考的日子不需眨眼便已悄然過去,意味著,大夥兒離分道揚鑣的岔口不遠了。曾經恨不得拎起書包轉身離開,囔著要早些回家睡個午覺的我們,一旦踏進了各自的走道,就只能在往後零零碎碎的時空里偶然碰見了。

校園時光從此失序,我們就會懷念起報時的下課鈴聲。你們或許會覺得班長很奇怪,怎麼會給每個同學取綽號呢?都說過,你們班長是健忘的人嘛……他認為取綽號這回事,是對同學親昵的一種表現。也因為這樣,十九歲的你們永遠留存在他的故事里。


多年以後,某人開始忘了青春細節的時候;還好有你們的校園寫照為證,有他的文字為鑒。到時你們可能忽然憶起,原來那些年有個這樣的我,那樣的你。

彈指之間,又紛飛了歲月。時間將過去慢慢封印,徒讓思念越來越深。

不知不覺走過了前青春期的最後一季,再過些日子我們的青春即將退化成一頁光亮的歷史。徘徊在前方未知的指示牌前,只有回憶里花落滿地的狼狽。班長變成了時間的魔術師,企圖為同學一一還原出來,仿真度最高的青春記錄。


************************************************************

後記:


倏然腦子里冒出了個念頭,略帶諷刺的嗤笑著自己那股錯誤的直覺。當初這些被不停記錄的故事,我以為自己早打好心理準備,結束時讓這它們像翻完的小說那樣闔上來。

賜予回憶及想像,我像個意猶未盡的讀者,偷偷掀開某個篇章,企圖地毯式的搜尋某些可能錯漏的細節。

其他近乎所有同學啟程邁入他們的二零一三,反觀自己頹喪的身影還陷在二零一二的泥沼里不可自拔,那是冒失不堪又可悲的樣子。是那樣落寞的感覺嗎?一如當看見系友們一一提起行裝離開宿舍,全世界徒剩風聲呼嘯而過的狹小空間。

足以容納思念的空間里,我氣定神寧端坐在相冊前,泡一壺充滿醇味的咖啡。孜孜不倦去穿越段段記憶,然後用文字去填補回不來的身影。《班長快遞》系列使我仔細去雕琢這一年半的時光,每寫一次,該同學仿佛靜靜地立在旁邊(或許也會好奇的瞧著你盯著他們觀察的角度),揚起笑臉等你把開端說至結尾,欣慰的擺手告別,消失在滿是寂寥的空氣里。


【所以,你太多感觸……】妳別過頭,讓我看不見背後妳到底秉著什麼樣的表情說出來。

呵,是受了什麽影響嗎?從前的我向來不習慣回頭張望,一味只顧往前面的冒險挑戰。自我踏上感性的小徑,文字便一路扯著我的褲腳,欲教我放慢腳步去思索更多零碎情感。

歎了口氣。

若不是給我的太深刻,如今我也不會因為無法釋懷以致胡思亂想吧?這股情緒究竟得持續多久,故事還要怎麼續寫下去方能驅使我歸返現實應付對未來的不安?

打開音樂播放器,是韋禮安的《We'll Never Know》。

但愿是自己想太多吧,我看是時候找份正經的兼職轉換心情了。


2013年1月25日 星期五

班長快遞:奇卡米

給喜歡哆啦A夢的奇卡米:


起初想到這樣的綽號,竟是因為她給自己參與的一部校園劇角色取的名字。我想既然都那麼朗朗上口了,乾脆就這樣寫吧。

原來她也與我同校了那麼久,事實上一部份中六同學都來自同一所母校。那些舊時回憶至今已模糊不清,當年三年級母老虎執教的時候,奇卡米可挨了不少苦頭。這或許是她後來拍馬追上的借鑒,中學以後學業進步了不少。


難怪現在的她總是隱約有種得意洋洋的樣子。(正給自己補償過去被老師們虧待的損失呵呵)有點混淆,現在究竟是小學還是中學老師較有人情味呢?現在她和她的乾媽感情好得很,甚至還短信來往順便八卦一下對方的生活瑣事。

因此,還從她乾媽身上學來一身踩死人不償命的口技哈哈。偶爾會在換節空擋被她刻薄一下,然後冷笑一聲,遭殃的我被澆了一桶水噢。(苦笑)

沒關係,班長大人有大量,請記得以後收斂點嘍。

****************************************************

P/S:


這位又是一個同班多年的老同學了呵,當初小學的時候也沒有很熟。模糊印象中記得都是從前的糗事,那時候究竟什麽原因使你在母老虎的調教下折騰不已呢?似乎不大重要,不依靠過去的塑造,便不會有腳印踏出未來的自己。

開始比較有交集的日子要數中三之後的時間,女班長、小白一幹人等私下成立了披薩協會(事先聲明披薩協會並不是什麽私會黨)。小白回想起來,開口說一夥人只要碰上空閒時段就直衝向甲洞的某間披薩店撐個檯腳,然後耗掉一個下午。我想自己逗留遲歸的習慣,有一部份應該就是如此的培養出來。奇卡米是協會里其中一員,因此稍微多了一些來往。上來中六,班級小聚的次數比以往更甚;總要結伴到不同地方去嘗試,一起玩鬧的滋味。


這傢伙話題一多起來,即刻像壓抑不住自己的口無遮攔,嗶哩叭啦的說個沒完誓要等你啞口無言或閉嘴那刻,才以一聲得意的怪笑收場。單憑這一點,外人又怎能看得出這是鋼琴八級的學生?那天班上同學登門拜訪,她在自家鋼琴前示範我先前僵硬的彈法,借此刻意酸我幾句:【哈,這是班長的版本】。(我知道我學藝不精)不過幸虧這人還懂得趁著自己在社交網路發佈相片時,給大家道個歉。班長也不是那種計較有的沒的人,所以這些事都沒放在心上噢。

網路上得知,近來在親戚公司裡的會計部幫忙,開支票寫到手軟,算帳算得眼花繚亂。社會裡人情世故,許多等待我們去學習的,絕不止數學那麼簡單。

千萬別忘了,你還欠班長一張一百萬美金的支票。

班長快遞:銀閨女

致一位深閨不出的銀閨女:

To The Silver Damsel:
像習慣了足不出戶,身居守衛森嚴的城堡公主一樣,每一次的校外聚會,邀妳出席都變得相當艱難了呢,大家都曉得你的苦衷。是這樣的吧,年少的我們總急著想要拍動仍未碩壯的雙翅,去擁抱自由。但在父母眼裡,我們永遠是長不大的小孩啊。

由於這些緣故,網絡上不難看見她上面子書排遣寂寞,除了在教室里上課的時間以外,剩下維繫著我們所有人的只有電話和網絡了不是嗎?不時都能留意到她的狀態更新,留言里也宣洩著許多不曾察覺的情緒。

She stayed at home like a princess living in the heavily guarded castles, and it made us quite difficult to invite her to attend our gathering. But never mind, we knew your difficulties too. As a youngster we used to ask for more freedom though we're not prepared for embracing them all by ourselves. However,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parents, we are still a young kid which would never grow up.

Due to all these reasons, it's reasonable that she went to Facebook frequently (to drain away loneliness maybe?) Our friendship was only sustained on phones and network when we went off from school, weren't we? That's why I could easily see many of her news updates with lots of hidden emotion which had not been aware by me.


雖然在班上顯得略微安靜,但我知道這女孩你一點也不會悶壞人的。即使在我們面前舉止齷齪,其實(我覺得)也你打從心底想要參與我們,只可惜太多原因或什麽而導致我們漸漸被阻隔開來了。

未來的路上,我們反復練習著跌倒,再爬起;學習變勇敢,學習更懂得抓住生命的結晶。希望如你所說:【就像《古廟逃亡》遊戲的主角一樣,跌倒受傷了無數次,但卻能重新站穩雙腳,裝作若無其事的繼續奔赴前程。】

加油好嗎?

You looks quiet though, but I knew that you're not the kind of boring person. Sometimes you may acts a bit shy in front of us, but I could feel that you enjoy mixing around with us.


We would face hardship and we might fall down and get injured, but at the same time we learn to be brave , and to seize the glorious moment in our lives. 

You said that: 【I am like the guy in Temple Run. Fall and get hurt many times but still can go on as if nothing happen!】(I hope that you carry his spirit of persistence)

Be tough, and be brave my friend.

*******************************************************

P/S:

經肚腩老師解釋之下,我才知道原來旁遮普族的錫克教信徒名字裡會有根據性別而定的稱呼,就和巫裔同胞里會出現【賓】和【賓蒂】的稱呼一樣,而【Kaur】在旁遮普文裡意為公主。(所以說女信徒都要受到如公主般的禮待是嗎呵呵……)

其實在寫下這封信以前,我堅持著認真考量過必須被敘述的重點,避免自己一再犯下從前將那些寄語輕描淡寫,草草掠過的弊病。面對每個同學,他們必須被一一視為獨特的個體,擁有各自的言行舉止,而非歸納在一類型的群組裡識別出來。那是對過去的自己負責任呢,或由始至終自己一廂情願的文字潔癖?

Through explaination of Mr. Tummy, I surprisingly knew that there's a special naming for both male and female Sikhs, as what Muslims do in their names. "Kaur" actually means "princess" in Punjabi. ( So does it mean that they should be treated like a princess?  )

In fact, before writing this down, I insisted that to seriously considered the focus that have to be narrated, in order to avoid my shortcomings made last time, where all the messages are just left understatement. I admitted that I skipped some of the narrative part which I shouldn't, but it happened to be inevitable. To each of my friend, they should be treated as a unique individual having their own demeanor, rather than being summarized as a group of people with similarity in their personalities.

So, is it right to take this responsibility to turn myself a new leaf into a understanding and observant monitor ? Or, I'm just being too obsessive in my literals ?


由於不是鄰座,我們之間的對話也相對的比她和莎莎、冰冰說的少了。據我所知,這女孩其實也怪調皮的,不時喜歡對朋友開開玩笑。

班長在此向這一年半來當選財政的妳致謝,委託妳照看班費這樣身負重任的工作,是很傷腦筋吧?

大家是一塊完整彼此的拼圖,所以別忘記,妳也是為 SA 發光發熱的一份子。

Since you're not sitting next to me, we seldom talk. As far as I know, this girl acts mischievously sometimes with her jokes.

Monitor would like to say thanks for your contribution being our class treasurer, is it nerve-racking for you to manage the class fund? I knew it's such a great responsibility.

Each one of you are piece of  the puzzle completing 6SA, so always remember that you part of the class.

2013年1月23日 星期三

班長快遞:夢女

寫給手裡懷著夢想的夢女:


不知道妳能否給個機會班長,讓他試試去詮釋一個他所知道的妳?

請別介意我無心闖入的唐突,不然又會被落難公主說我是駭客的呵呵。面對外界,妳慣用拘謹的外形作為隱蔽,內心卻一直握著股焦躁難安的興奮。貓教授略帶訝異地說著,那是妳性格上的補綴吧。

平常上課總喜歡湊近馬小姐的耳朵旁,小聲說話大聲笑,有一點正好證明了這是射手座的特質,他們的言論一針見血,因此會有許多話在心裡反復斟酌許久才脫口而出。噴嚏先生笑笑說道,妳還是個需要多練習的射手女噢。


你告訴我人生路像長頸鹿的脖子那樣長,但是反過來安慰的話我倒不大會說呢。有時候我們對於【未來會怎樣】而感覺惶恐,看著夢想的階梯堆砌得太高而有所猶豫。

然而,我們僅能做的,就是將身邊能力能及的事物用心完成。盡全力踏出每一小步,只好這麼辦了。

愿共勉之:【徒勞無功的事很多,但比起無法完成的夢想,徒勞無功只算是人生的小感冒。——九把刀】

********************************************************

P/S:

那陣子是因為臨考壓力使我的幻聽嚴重了嗎?後座的女王忙叫我把頭轉回去沒有人在叫你,可是耳後確實斷續的冒出了歎氣聲。這樣的時刻,多半落在午後炎日當空,令人煩躁不安的氛圍,循著餘音探去,有個女孩或埋首或托腮的坐在位子上思考些什麽,神情略微低落。


是不是所有的射手在背地裡,會將心思變得反常的周密,理智的來都太敏感,太在意一個舉動莫須有的深意,不停試探,操心卻剩下徒勞無功?(老實說,自己也會不小心掉進被畏懼籠罩的憂鬱里。)

掇拾散落滿地的盼望和希冀,每一塊都很細小,起初並不能拼湊出夢想的模樣。不斷的被考驗打磨,過程中會錯手丟失幾顆,同時也學會緊抓落到手上的另外幾顆,反反復複跌跌撞撞尋尋覓覓,再多一點運氣,就能將夢想慢慢實現。即使挫折,曾經努力過,摔跤也很有豪邁的氣概。

翻回七年前那本陳舊的畢業刊,妳用黑色圓珠筆在自己的照片上留下字跡,【勿忘我】三個字依然清晰如故。畢業旅行結束前,妳在班長的校服上認真的塗鴉了一次,著實讓他感動不已呢。班長他就那樣多情種子,偶爾會顯得感性(濫情可能更貼切的形容)一些,可別見怪。

最後忠告,爲了玄彬,爲了幾個月以後的服役,記得多鍛煉自己的體格啊哈。


2013年1月22日 星期二

班長快遞:打不倒男孩

致那位堅強的打不倒男孩:


嘿,看來我們同坐一條船也有將近十年了啊,一場老同學是應該特別寫些什麽的。你可是我媽看著慢慢長大的男孩之一呢,十年下來再看看你一眼,哇身高一下子就飆升很多。(通常家長都會這樣子感到驚訝的。)

印象中這男孩平常都表現得很大喇喇,男生們圍在一起大談闊論就像好漢相約喝酒那樣大聲吆喝爽朗大笑,那時候我們還在昨天的十七歲,處於一個容易大言不慚的年齡。


現在的他也收斂了些許(可能是班上是陰盛陽衰的緣故),最近他改換了另一種相處方式,雖然還是成天擺著一副不羈且熱血的樣子,有時說說廢話自我解嘲,然後一股腦用力傻笑。不知怎麼的我竟喜歡這樣的大笑,說不幹就不幹的乾脆。

讓我欣賞的是這男孩的堅持,我第一次空前見證一年代的守候。他身上或許會有一個像健三那樣的開關,一旦啟動就可以使出前所未見的幹勁。

在此祝你日後能夠遇見你的沈佳宜。

*******************************************************

P/S:


重遇一個剛從小六脫困準備升中一的杯面妹,懷著女孩稚氣未消的嗓子,炫耀著近幾届畢業的同輩們在教室裡發生的種種瑣事。乍聽之下,不變的就只有淨是在班級里吵鬧這一點吧。九十後的學弟妹已不可置信早熟,前仆後繼的越過我們能理解的範疇,等不及去守候長久積累下來最飽滿的情感,便立即戳破了它們。(糟,我說哪兒去了?)

相處近乎大半的學生時代,男孩他這副一點頑強,一點熱血開始和青春劇模板越來越相似。想起當年的那群小毛孩,今天都在不經意之下長成一個個碩壯的青年。記憶里能留住的小學已經殘破不堪,櫥窗裡鑲著的獎盃也鏽跡斑斑了,完好的事物也所剩無幾。

只有樣貌,只有名字,只有一些斷開的有趣片段。


聖誕樹在歲月驅使下逐步矮去,你收起了為那女孩而默默閃耀的光輝,藏在相簿里最美的一張老照片底下。(我曾經以為,這攸關勇氣需要一點關鍵性的突破,最後卻還是敗給了沈佳宜一句話。)

七年後,我在女孩的個人主頁上提起,她失笑并謙虛回應了她的不敢當。

記不清究竟哪位男同學提議起要結伴去看《那些年》,去紀念紀念男生們塵封的往事。結果,同學們終究失了約;像回不來的時光,統統埋在莞爾一笑的眼裡。

2013年1月20日 星期日

班長快遞:阿櫻

寫給阿櫻同學:


嘗試回想一些關於你的三兩事,我發覺中五以前於你臉孔的印象完全處於空白。很滑稽,對我來說卻很正常,因為自己對於身邊的人事物偶爾特別的不敏感……但是算啦,同為射手座的我們起初雖然素未謀面,卻很快打成了一片了。

母親說這女孩兒長得還真可愛呢。我說啊,紫蘭仙子的魅力指數可不是蓋的,據說以前追求者數量挺可觀,而她總能機靈的從這些小麻煩里跳脫出來。享受友情單純的美好,關係頓時輕鬆許多,你看她和瑪麗歐那麼要好便明白我的意思了。


這喜歡《海賊王》里喬巴的傻女孩,總是架著一副俏皮不拘謹的模樣,名副其實表裡如一的樂天派。我想那是打從心底散發的真善美吧,傻人有傻福,笑看人生,好運自隨。

話說我們的末日約定快要來臨了呢。呵呵……

*******************************************************

P/S:


最後一堂的化學實驗課終究沒有上,也等於田媽媽的愛心茶點泡湯了啊。不曉得我們要再等多久咖啡才能泡成,好好的享受一個悠閒的飯局?幾個月以前,第一次光顧鬧市路邊的奶茶店,妳說榛果巧克力奶茶不錯,結果掏腰包付了七塊多錢買了杯大號的留在補習課慢慢品嘗。我記得當時一下喝太多,肚子撐得很呢。

偶爾會慷慨得讓我受寵若驚,房裡擺著的兩張專輯都拜她的闊綽所賜。我說這怎麼好意思呢,妳送如此貴重的厚禮又怎麼收的下?而妳就一味的搖搖頭說無所謂。有位疼愛她的櫻爸,平時連上補習課也不惜大老遠將女兒和她的朋友們來回載送,不辭勞苦的穿梭交通繁忙市區。(在此當然少不了一聲道謝。)

同桌前面的一個滑稽又難以啟齒的小秘密,不自覺地被烙進了昨日補習課的筆記裡頭。
對於一些沒必要太在意的小事,譬如通識補習課從來不會碰的圖表作業,她都看得很開。莫名感到納悶的射手很快就氣消,找到情緒的轉折點以後便能振作起來,繼續遊戲人間,成為那群長不大的小孩。想起自己似乎沒怎麼嘗試過你拿手的按摩呢,班上領教過的男女同學們可是讚不絕口啊呵呵。最近聽說在當幼兒園老師,我猜那群幸運的小孩們會覺得,有個那麼可愛的小老師鐵定高興地不得了。

繼續開朗的過活,做個不被現實磨合吞噬的獨特靈魂。同意的話,給我一個擊掌吧(笑)。

2013年1月18日 星期五

班長快遞:蘇凌登

寫給足球發燒友蘇凌登先生:

To Mr Football Buff……
兜兜轉轉,我們一同回到了這個相遇的原點,並且繼續成為戰友。

一年半的並肩戰鬥以來,要不是有他,看來我的英語會話依舊會是結結巴巴那種蹩腳英語。一旦遇上能閒聊的機會,我就自動的打開話匣子,有的沒的鍛煉自己的口才。

然而,這是位很稱職的聆聽者,不時會附和著你的情緒,笑鬧以後又過了下課時間。他給人感覺穩重,是對未來夢想有規劃的男人,甚至會自己擬好流程表(他說的):做什麽工作,娶個怎樣的終身伴侶等等。

After going off from secondary school for a period of time, we met each other at the origin , and we continue to be a comrade-in-arms.

In times of fighting side by side towards STPM for a year and a half since, but it seems my command of English will still remain at stammered kind of broken English without him. Therefore when it comes to the time and opportunity to chat with him, I will start a conversation automatically, training my speech off and on.


However, being good listener, he'd go along with your emotions from time to time, and we spent our recess with all those laughter . He gives the feeling of poise as a man who plan well on his future. Meanwhile, he even drafted his own way leading to what he has expected. (He said that to me, talking about future career he dreamt for , and the kind of partner that he would like to get married with.



當他專注于自己的事物,像變了個人,習慣一邊閱讀課文,一邊自言自語。直到被發現的時候,才對著我帶點尷尬的嘻嘻笑一聲。稍微懂一點中文的他,正經八百的模仿說中文逗得大家可樂了。因此,他和同學們混得挺融洽的。

多年以後重逢的話,不知我們會變成怎樣的人呢?

When he focused on his task, he turned into different personality. He actually soliloquized while reading the text, until he was caught murmured to himself by me and he would start giggling in a awkward manner. Knowing a little bit of Chinese made him to be able to mix with his classmates. Everyone of us are amused when he tried to speak like a native Mandrin speakers.

I wonder how would it be when we met each other again after many years later.

******************************************************

P/S:


我不是什麽偵探,不過是比較敏感了一點,喜歡像個隱形人一樣藏在身邊,在他人渾然不知的情況下,裝作滿不在乎的仔細觀察著動靜。從你看見留言的反應所得,你察言觀色的本事也不賴,哪個同學,有怎樣的本色心裡都是有個底的。

難得每個中六的學員僅僅擁有寶貴的一年半,奮力啃書考試還是全情傾注友情需要一個平衡點。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既要看管住自己的學業又要三番兩次的瘋狂嬉戲絕非易事,拿捏不准可會毀了寶貴的青春時光。所以,趁能夠幼稚的時候盡情幼稚,能狂妄的時候繼續狂妄,知道被世界磨平成順服的靈魂為止。

Well, I'm not a detective anyway…… I'm just being a little too sensitive than others, like an invisible man hiding among the friends, pretending as nothing happens but actually observant unwittingly. From your comment, it shows that you're good observer too. At least, you know their type of true colour somehow.

It's valuable that everyone of us were given the precious time of one and a half year to be spent in our life in school as a pre-university student. However, it's vital for everybody to find a equilibrium point between having a good result and enjoying the memorable time with our dear friends. Sometimes, we have to sacrifice one of them for our sake, haven't we? That's why we have to be silly and frenzy when there's a right time for us to do so, until it comes to the time that we are asked to be real mature adults.

短片製作工程耗時,因此無暇趕在短片完成前加入英文字幕是我感到抱歉的事情。況且,母語讓我更好的表達,代班長這個身份傳話給全班同學。事後,只好在影片的簡介內放下字幕翻譯作為補償。

面臨大考,大夥們立即架起認真嚴肅的嘴臉;誰也沒膽量去打擾誰,交卷完畢又要匆匆回家準備下一場考試,忙碌不已。那是跨年前幾天,我關上房門和正好上線的你聊著,空著的斷片總算接上,終止了那時期的沉默。

【那是歲月的規律,還好世界很小,我們仍舊得以在某個點相遇。】

留言信箱里寫了好長一段回覆,起初是錯愕不已的;但被朋友這麼珍惜著是我倍感幸運的收穫。也許,我們很快又會在某個地方重遇。

地球是圓的,而友情是不沉默的船。

Since it's time-consuming to make these video, I apologize upon the imperfection about the subtitle, I think that my mothertongue could help me to express myself better. As a compensation to both you and Balvin. I wrote translation for your video below the description column.

Facing STPM really make us turning into a total different person, nobody dare to disturb the others while it's time to revise before exam was started. After finishing first paper, everybody rushed to their home and prepared for next paper. Few days before New Year's Eve, we chat for about an hour and he made my day which were full of emptiness after we leave the school. 

" That's the order of time, but the world is small ...... we still can meet each other in any point of our life. " you said.

In the beginning, I was shocked when he sent me a long reply, yet, I appreciate that our friendship was being cherished. Perhaps, we could meet each other in the near future. 

As long as the earth stays round in its shape, friendship would never sink. Thanks for igniting those good time that we spent together.

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班長快遞:榴槤公主

寫給大嫂榴槤公主:


好說好說,班上頭號傻大姐,誰不曉得?不然就要拖出去打三十大板了。

雖然過去曾就讀同一所小學,但很可笑,我竟然在五年級才發現這回事,更要命的是那年我以為我們只是補習社裡頭的同學。大姐,有怪莫怪,小的知錯了。如果同學沒跟我說清楚,我可會發覺不了你的眼睛,已經眯成了一條線了啦!

這女孩有時候就是倔強,明明是天秤座,卻常常強調自己是半個處女……座,我想起傳聞提過她有一點潔癖。大致上她都很開得起玩笑,但換做由她去作弄人終究會被人整回頭,笨拙得可愛又可笑。


當然,她還是個善良的同學,有義氣的大姐。有次粗心忘了帶上學費,以為准是進不了補習社大門了,她二話不說把畢業旅行的旅費塞到了我手上。除了言謝、感動之外,我還不知道能夠說些什麽。

遇上這樣的濫好人,真幸運不是?

******************************************************

P/S:


其實幹嘛叫榴槤公主,我都忘了。是喜歡吃榴槤嗎?還是被笑說臉皮和榴槤殼一樣厚的緣故了?如此無稽的稱呼只有小白才想得出來吧。

雖然言談上聽起來像是一個糊塗的冒失鬼,但辦事還是很有一套。幹勁一起,女童軍團長發號施令氣勢也不輸他人,全方位的角度來說,她可是全心全力的去做每件事。努力在彌補自己的不足,努力從不及格的陰霾衝出來考獲駕照,努力去幫我們包辦畢業旅行的交通問題,努力配合小白的要求瞞著莎莎做無間道拍送別短片。

為班上製造美好回憶的大功臣絕對少不了你那一份,特別是在交通上老要你負責載送讓沒考駕照的我慚愧不已。


【欸,記得在考車的時候先給我不及格五次才可以通過啊哈。】你這真是……俊傑可不喜歡這樣說話的女生噢。

若我再次回到開放禮堂那一個靠牆的角落,身後或許會迴蕩著我們積攢旅行裡數的點點滴滴。

【幫我叫子元交一塊錢……】


班長快遞:冰冰

給害怕鏡頭的副班長冰冰:


田媽媽給你取綽號的時候,大家萬萬沒想到竟然被冠上了女星的名字呢。被學姐胡亂點名,莫名其妙的同我一起被扯進了班長的火坑裡很冤枉吧,平日勞煩你打理班務,替健忘的正班長我分擔了不少工作,你辛苦了。

這一年,我終於成功揭下職位和校園的身份,發覺冰冰她正是一個簡單的女生。她感歎著自身外圍的世界太過於複雜且不快樂,所以就地畫了一個圓圈,恰恰包容著家人、朋友、寵物以及每一份她能守住的快樂。也許,不去看透真相是種幸福的事。


在班上隨和的她,不免會成為被欺負的笑柄。因為她總是無力反抗窗同學和小白無聊透頂的雙面夾擊。結果每次他們爭論起來,最後就會演變成她自己徒勞的抬杠,幾乎被小白氣死哈哈。

儘管她沒有班長的威嚴,偶爾也會撒嬌,但還要在這裡向妳說一聲:現在我以正班長的權威,宣佈副班長你合格畢業了。

*****************************************************

P/S:


巧合作祟之下看見一片網絡流傳的星座解析,上面說巨蟹座的偽裝有兩種(聽清楚是偽裝而已):高傲型和乖乖牌。不用想也知道,冰冰同學所著上的保護色,屬於後者,是比較安靜乖巧那一類。

【我圈子很小的,就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而已喔。】妳聽見一些將近是半公開的小事件,恍然大悟身邊曾經那麼暗流洶湧卻渾然不知。我直覺認為這是她對自己身邊所感到陌生而引起的自動機制。將陰暗、背叛等等負面,隔絕在自己快樂的界外。


印象中我中五那年沒給她留下多少文字記載,當時像在填表格一樣寫了幾項無關痛癢的基本資料,剩下的欄目全給寫上了:未知、不明。今天,我知道她心目中的型男要像林峰,知道她其實很愛同幾個親密的姐妹們八卦屬於她們女生的私密話。

說到重感情,巨蟹座當然不在話下,卸下心防后無疑是一個女孩,喜怒哀樂形於色。所以眼淺,一旦被感動就很容易掉淚。

打開相機的影像文件,看見她同另兩位好友錄製感言片段說到一半就開始哽咽,中途退場去拼命擦眼淚了。莎莎臨走前,聽說兩人不是抱頭哭得稀裡嘩啦嗎?

軀殼已經容納不下太多我們相互揮霍身影,不捨便從眼角滲了出來。

2013年1月11日 星期五

班長快遞:馬小姐

寫給美麗大方的馬小姐:


輪到這裡我忽然不知要從何寫起,是不是因為妳一直都和鄰座的夢女悄悄藏起了許多的細碎話語呢?

和這同伴老是形影不離的走在一起,乍看之下極少以個人身份及名義出現,所以要一時之下將妳們區分開來也挺費神的,希望你對這個觀察力不夠敏銳的班長我多多包涵啊。

我依稀記得,小學至今都沒變的應該就是那副高挑的身型了,早些年前和窗同學一樣是田徑隊的跑手(難道這是被人叫做馬的原因?)換上校服斯斯文文的時候,女書生味偏重;平日出席聚會搖身一變,也是美人一個噢。


常常被問起問題,卻一時之間想不出答案而感到不知所措的時候,她只好無奈的用一聲不好意思的呵呵笑回應你,怪有趣的一位同學哈哈。

就這麼看來,我不曉得的事還有很多。不如……用老規矩,寫紀念冊怎樣?(寫作方面占上風的妳肯定能將一本紀念冊填得滿滿的。)

********************************************************

P/S:


火爆猴和豬同學這幾個田徑隊的傢伙們總是很爽快的用昵稱來稱呼妳,但我總不能將同學叫得像在喚自己的寵物吧。不過,我懂的,大家瘋狂起來的時候班上絕對不止一隻動物那麼少啊。(笑)

妳是班長在中六理科班這家庭中還欠缺瞭解的一份子。平時要是沒有課業上的問題,我們都鮮少去談些別的事情。討論中雖然仍遇上不解的疑點,成績僅次於窗同學的第二名學員,臉帶猶豫的表情給出來的答案還是可靠的呢,感謝你一年來的指教,同學。

七年前的事我倒記得一些,那時我們還沒上中學,不知從幾年級開始同班。除了是田徑項目選手,我也挺羡慕妳在作文上的出類拔萃,它們常常獲得班主任讚賞,在翻查考卷時能稍微瞄到,一看之下書寫紙上滿滿的都是字。但在某些段落包含過於繁冗的描述,被老師說這裡寫的太囉嗦了一點哈哈。

呃,順道說一下,當妳解下髪帶,披著長髮的時候挺有魅力的(難怪讓好幾個男孩也為之傾倒)既然身形高挑,那麼不妨去嘗試做模特?

2013年1月10日 星期四

制服上的藍點

男孩衣服背上開始出現藍色的墨點。——(題記)


暫且沒有誰和誰牽手的情節,故事以所有人排成一列遠眺夕陽的站姿圓滿告終。

旅行最後一晚打開行李,小心翼翼取出為夜間環節所準備的傑作,四下查找光碟播放機的蹤影卻遍尋不獲。於是趕緊給阿櫻撥了一通電話,詢問她住在附近的另兩家親戚能否借用播放機一會。可沒算准時機,不巧親戚們都在當天晚上外出。

逼於無奈,勉其難設好電腦在客廳。起初想過讓大家看著較大的電視螢幕,不必擔心字幕過小的問題,既然事態已經不容再作更動,眾人唯有擠在一面小小的螢幕前觀看班長特意為十六位同學寫下的留言。

播映前半小時期間,千呼萬喚的寬頻網絡才姍姍來遲。一上線便看見幾天以來社交網站累積的通知和留言,短信息冒出了一個附件,打開竟是擱著友人之前委託檢查的文章,於是連忙解釋了狀況道歉。友人一聽之下察覺自己還未曾出席過的畢業旅行,我暗暗覺得自己在使壞,居然為這樣難能可貴的機會而得意起來。

友人結束談話前輸入了一行字:【畢業】這個詞越來越沉重。

如圖所示,搖身一變我再當一次班長。
《盛夏的未央歌》片長約一小時,也不算是短片吧,若要說得清楚一些應該叫它為時間長一點的幻燈片。其實早在政府大考結束以前,片子已經在上一張到下一張卷子的幾天空檔悄悄進行著。本次有意改善從前以部落格的形式,去總結出一份朋友清單。過程中瞭解了些許打從開始就是牽強附會的事物,自嘲了一下當年太天真的自己。

咩揚,生命中不免會出現不堪回首的記憶,但時間就硬是產下了它們。正因它不會重來,加上依依不捨的慢慢雕琢,剩下緊抓著的就是你所沉醉的,那些被情感擴張細節與對白。

舊照片參雜著這些日子的酸甜,浮影掠過般,首映在觀眾們笑中帶淚感動收場。由於主題環繞在我們理科班的話題,希望沒有冷落了同行的另三位同學。闔上電腦,趁大家伸懶腰舒緩一會,向阿櫻要了半罐仙地,倒了在杯裡自個兒喝了起來。其實之前在便利店買了些海尼根,可能我在全神貫注觀察同學驚喜的表情,並無發覺啤酒三兩下就被干完。


假裝那一巴仙的酒精讓我進入了微醺狀態,試著冷靜的保持沉默。旁邊的人察覺了些什麽,趕緊召回準備進房間的同學。

當時我猶記得自己是以不可置信的語氣開場,將心底醞釀了好久的感言一次傾瀉,說著說著突然情難自禁哭了起來。被世界繼續的洗禮,總是為自己徒勞的和時間拉鋸著顯得無助。我漸漸畏懼遺忘,害怕承受不住往後回首的陌生。時間既能淡化記憶,也會深化了憂傷。每當愈加瘋狂的在刻錄著不同的時間,萬一寂寞隨風吹來,陳年往事會像欲醒的夢,搖搖欲墜。

冰冰和大嫂用手掩面,而小白還有女王卻爲了避免告別式當天的悲劇發生,拼命地說笑試圖緩解沉重的氣氛。噴嚏先生壓根沒想過要和班長大哭一場,乾脆加入了小白的行列。

恕我直言不諱,同學們;我知道自己啰嗦得很,說了一堆用不捨淹沒自己的氣話。


我以為一直以來的期待,中五身為副班長沒有完成的小事,會像失修而漸漸鬆垮的零件從此脫落。我曾以為既然所有人能提供意見集思廣益,終有找到共識的地方。妥協往往奸詐的告訴我那並不可能,一般上過量的看法往往在製造更多觸及各自原則底線的機會。因為分歧由熱鬧的隊伍中孤立起來,因為分歧班服設計沒有定案,因為分歧無法上下齊心同聲同氣。

感謝你們替我完成許多久違的心願,集體去同一轉角的茶室用午餐,週末拉一夥人到各處小聚遊玩,抑或登山跑步流一流汗,為即將遠行的同學拍攝短片相送,還有,畢業旅行。看見你們參與得熱烈,心裡竟有恨不得所有人膩在一起的想法。

從筆盒里抽出一支不落色馬克筆,再向大家要求一件小事:給班長的校服寫上留言。


如今,我是不是已通過了試煉,把中六這堂友誼課修成正果得到了證書?一年半仿佛做了一場美夢,快樂的讓我忘了時日不想蘇醒。我想能以此刻的姿態前進,并不留任何遺憾結束我的前青春。

從班長的能力評估,我并沒有想像中能幹,不果斷也沒有一點威嚴,但由衷感謝青春的恩賜,替我染上這些無法脫落的永久墨漬。

沾上了汗水的光澤,那一套全白的服裝,是專屬我活過無悔青春,最有力的證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櫻花雨


《擦肩而過》


相反的平行軌上,我們相遇又被錯開。在交集的刹那幾秒,一同欣賞一場燦爛的煙火,懷著丁點的悸動,然後被迫繼續各自的旅程,僅靠一線的慰問支撐著彼此的聯繫。謹記,不要回頭,回頭只有失望。


《思念信箋》


電郵也失去了網絡地位,信紙已經成為遠古的文物;但願寄出的思念得以碰上再也無法見面的人們,收藏他們會心一笑的暖意。分出了心中的一小片,卻要不回對方的那一片了,宛如無底洞,思念是永遠也喂不飽的饞。


《月光寶盒》


回憶是一種慣性動作,像是一頭栽進了時光隧道中的夾縫裡,卡在當中,探不進去也拔不出來。我不停歇的撿拾路上細碎的事物,也裁剪身后一張張挽不回的片段,框好在自己的行李箱上。


《化學論文》


實驗室里,我每天都在嘗試,東挪西湊的累積著。好比肢解一個句子,增刪某些字元的同位素,以不同的反應式努力不懈的合成一個段落的異構體。驚覺自己體內原來含有一團混沌的查克拉,屬性各異,似相互補足實際上也各自區分。


《食客遊記》


還好舌頭擁有留住記憶的能力,我走訪人生地圖里林立的某間餐館,小巷或住家內的小食飲料攤子,尋找不被時光推移的味道。循著沿路飄來的飯香,慢慢推開店門瞬間,周圍的空氣頓時充滿了馥鬱、迷離的昨日光景。


《彩色筆》


詩人說:白紙上蘊藏著永無止境的挖掘。稍稍掌握了文字的皮毛以後,不喜歡安於現狀的我,多手替那股詩意抹上一幅單調的黑白畫。那是潛意識投射出的密道,隧道牆上照片繚亂如畫廊,一圖道盡所有被隱匿的晦澀情感。


《校園光陰》


校園在不同的時空里交錯著出現,無限循環每一個學生的青春。循環沒有終點,不休止的紀念著時光流逝的速度,安置於腦海中一直回轉這些年少輕狂的歡笑與淚水。毋庸拘謹,用力揮霍是我們現在僅有的特權。


《全中華回憶錄特輯》


記錄為社團取經的遠征,我抵達一座城鎮,鎮上見著許多道上的同行。雖然陌生籠罩我們,彼此間卻懷著一絲似曾相識熟悉感。我們曾一起攜手向前找尋,未來仍在不遠地方晴朗着,今日你以全中華為榮,他日全中華以你為傲。


《短篇小說》


文字此刻變成了懂得說故事的魔術師,編織出那些令你嘖嘖稱奇的謊言,夢境般若隱若現。難怪現在都沒有多少人要讀小說了,因為這荒唐的現實世界里所發生的事件,比小說還要離奇曲折幾倍。


《光陰的故事》


你途徑某條街道,遇見了剛收好攤位的講估老。他向你哭訴著某些他無法抽離的過去,說了出來,你卻以為是個故事。語畢,講古老肩負著成千上萬的故事,腳步沉重的揚長而去。至今也無人知曉,他過日子,用的是何種心情。


《時間點》


散落一地的時光經已淩亂無序,我縱身一跳便摔進了一座景致琳琅的迷宮裡。曾經閃耀的星已死去,化作一隻隻待牧人牽回去的迷途羔羊。旅者沉迷于當中繁縟的細節不亦樂乎,仿佛發覺了長生不老的丹藥。


《咒文詠唱》


假使我們詩般孤獨,在詞句的縫隙中蝸居起來足不出戶,不過是在等待一個吟遊的巫師,用他神奇與詩意的咒語解開你被封印的核心。孰不知揭開你真面目的駭客,竟是表皮底下靜靜蟄伏著的陌生人。


《影樓休閒》


一部小說、一場電影、一首歌,各按其時作為生活回圈里幻想的插播。跟隨螢幕里抑或小說裡的主角,你的情緒起伏完全被控制住,反復練習著那些浪漫的對白。夢醒后,欣喜若狂的像沉思者得到了渴望許久的靈感。


《福音使者》


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可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我們應該更堅強的存在,我們應該阻止世界變壞。愚鈍的人類停下逾越的一步跨腳,終歸會聽見,祂逐漸偏遠的笑聲。


《班長快遞》


脫去了昨日的校服,和領帶上掛著經久失去光澤的班長名牌,他仍不懈悼念一年半的短暫時光,每寫一次,舊同學仿佛就靜靜的站在身邊,揚起嘴角看你寫至校園人物傳記的尾聲,才欣慰的揮手,消失在寂寥的空氣里。


《魔界學區》


你接過貓頭鷹散佈天下的傳書並沒有過於興奮,只覺得幸運。於你而言這是期盼已久才學會的脫逃術,你知道即將不再是麻瓜,即將突破的世俗結界捆鎖的城 。沿途掉落零碎的夢,或許就正隱喻出目的地的蛛絲馬跡,指引出故事里奇幻般的道路。


《撿起的日子》


日常間中不免出現斷層,像一個無法全然表達的自白,所有想說的與能說的,都是生硬的切段,越是想要深入就越容易失言。這些容易恍惚而過的閒適時光,應該就是我專屬且僅有的,所剩無幾的幸福。


《小黃實習手記》


離開開著空調的教室,前往校外現實的職場。練習規律的朝九晚五,道盡工作的諸事八卦,縱使知道自己涉世未深仍在長大,但也無法後退了。小黃的承包商實習生日誌,在此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