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4年3月2日 星期日

好時光


片刻恬靜。——(題記)

第二學期第一週不緩不急,被春節假日碾平后降臨。醒著和系上同學等待校方官網開放選課,聊天室提示音蟲鳴般滋擾本應沉睡的深夜。費事一小時才將手續辦妥,睡前看看手機時鐘,離早課只剩五小時的睡眠時間。

第一週大多上課時間都虛耗在悠閒的等待,大部分教授早對學生出席率心中有數,第一堂的微積分只有寥寥十幾人,和餘下來近百的講堂座位空空如也。後來經過打聽,系同學告知原來微積分課還未找到教授。週二一小時的資訊技能課后,原是實驗課,但因為該課在第三週才正式進行而選擇了一併缺席。週三前接到工學院管理層通知,本屆大一生將于第二學期起加修一門新增的,像是【社區服務】類型的科目,唯有翹掉當天下午的第一堂英文寫作課,到黃色工程塔(大家都管它叫 Engine Tower,是工學院主樓。)的第四講堂聆聽新科目的講解。

步出講堂準備往巴士站走去,生醫工程大樓入口處供休息的座位,圍著一群同樣從第四講堂離開的土木系大一生。從談話聲聽來,似乎也環繞著五十六小時社區服務的事抱怨,金魚杰是當中一位。金魚杰是格蘭芬多裡的朋友,因為鼻樑上架著少有的圓形無框眼鏡,讓我覺得這形象像極了港劇港片上常出現的金魚佬,特別是在他嘴賤使壞或作弄人的時候。我們不時會見面,我們打招呼,我們曾經在同一活動里共事。我們……

我們通常在【嗨】以後很快又略過彼此。


第一學期商討的活動事宜,宛如平靜海面下逐漸浮出水面的暗礁,複雜的事情開始有即將席捲而來的氣息,連我也對自身泰山崩于前卻仍能淡定的心情感到訝異。且就淹沒我吧,反正這不阻止我去揮霍的輕狂。忙碌于活動早已是大學生活司空見慣的事,吉他倫就是格蘭芬多里最典型的例子。要不是偶然發現他入學前一副青澀純情的人頭照,再將目前他在霍格沃茨打滾后歷練的樣子對比,便是顯而易見何謂歲月催人。他的室友判老三一邊回想起,兩年前和這傢伙是如何認識的往事,也居然還能一邊在幸災樂禍笑話自己的室友。

週五挨完最後一堂基本企業文化,輪番遭教授點名提問使我無法全然放空,偶爾抬頭,而實際上手中正翻閱著有關電腦程序編寫的參考書。幻燈片熒幕和書中只看見遍佈在平面上的文字與符號,時間流逝的緩慢使它們失去意義。


晚餐后等例行會議結束,我赴陳志健先生的邀約,以為到某個靠近大學的地方去給愛心營長慶生。誰知營長突然生病出水痘,人在淡邊老家里養病,陳志健先生反倒要等另一個朋友齊齊南下往馬六甲去探訪順道再為他慶生。白色普騰泊在四舍附近的停車場,組長致電說大伙都在七舍的餐廳呢你來找我們吧。將近午夜的餐廳剩下兩桌人,其中一桌遠遠就聽出笑聲聒噪。

和全中華的同僚們聊起關於開學的事,說到企業文化課的當兒我笑了,課堂上我和隔壁的小賜子都以為組長被教授點名回答問題,原來上課姓周的學生還有好幾個。談話至此,組長隨即提出自己想要棄選這一課的打算。接著不知道誰從宿舍房裡弄來一副撲克牌,玩起最近大家在籌備營時都在玩的升級版二十一點(新年賭局已經有夠天昏地暗,大家不賭錢,但輸的要受大冒險懲罰)。沒加入戰局的其他人,就找陳志健先生抬槓聊聊前幾屆辦營的點點滴滴,如今四年已過,陳志健先生畢業後踏入社會,我也當上了第八屆的籌委。

週六原本擁有的珍貴睡眠時間,還是被手機鬧鈴剝開入耳,九點鐘第二次走進宿委室,起初察覺四處是正在盯著電腦熒幕說話的人,感覺渾身不自在,特別是宿委主席阿窿那張被顯示屏半掩著的臉,思索的樣子略有一絲詭異。捷飛暫時將文書工作交託于我,而負責顧問的宿委代表尚未下樓來,只吩咐我自行處理文件寫寫企劃書,敲敲打打總算有個大概。

半小時後四樓的 S 也將自己小組的文件辦妥,手上捧著文件夾便行色匆匆下樓幫我一把,稍微和他討論過,打算草擬一份簡單的書信清單還有報名表格。信件交由身為秘書的 S 跟進,剩餘的報名事宜分發下去,加上一個正式例會就算初步完成。主席捷飛老早打好自己的算盤,先來一招誠意登門邀約系同學共襄盛舉,再以半利誘口吻勸下一名大一生赴會成為神秘嘉賓。

工作尚未完成,室外週末的悠閒穿透玻璃鏡襲遍全身,霎時腦袋懵了一會空白。想起 S 說過他想趁週末上谷中城去買些東西,向捷飛交代不一會,我們兩人脫韁那樣奔去呼吸外頭的空氣。


來臨的星期一是鳳凰會年度的團圓飯,據規定凡大一生都得要穿上黃色上衣,搜遍四零四的衣櫃,才曉得衣櫃內紅橙綠藍黑白灰,就是沒件黃色。然後 因此萌生上商場買衣服的念頭,轉頭望向衣櫃,發覺長久以來鮮少給自己買些什麼衣褲(穿著隨性,從來就不會在意別人對你品味有何評價)。

【不過怎麼都沒人相約出去買衣服啊?】S 好奇道。

“ 目前都週末了,而且還能有誰約我們?” 我笑得不以為意。

沿著走廊到各間服裝店轉悠來轉悠去,每當抽出衣架上其中一件黃色襯衫,就給價格標籤嚇著,復又望而興歎,再從一間店面離去。直到 提醒我才猛然想起商場的霸級超市內應該會有更便宜的上衣,接著穿梭層層疊疊的貨物和擺設,終於發現新大陸般,在男裝部發現安靜佇立的特價告示牌。

挑了件自己蠻喜歡的款式,一件印著藍色圖文的純黃色上衣。圖案是一幅盡是寫著英文字母的骰子,排列方式像極了拼字遊戲。PresentPast 還有 Future 里都藏有一個 T,骰子再堆疊成一個呈 字形,寓意時間(Time),右下角短短的加上三個單字【Shares A Tale】。唸起來便是:Present,past and future shares a tale,可以解釋成現在、過去、未來正共享著同一人的故事呢。

看著有意思,價格合理,於是試過大號和特大號後很快便決定買下它。



雖然不太健康,但依然在晚餐特價時間和 走進麥當勞享用晚餐,況且對前一天才去過肯德基的 著實有些為難(原諒我的任性呵)。選好位置坐下以後,放眼望去,座位對面正是另一家快餐店 Popeye。當問起自己第一學期距今有多久了,那學期第一個週末的片段就從記憶裡淡入,再淡出眼簾。猶記得糊塗蟲學姐就領著一群初來乍到的大一學妹,還有一個跟男子組逛街時脫隊的學弟,來到快餐店坐下。事隔多時,發覺只有那才是大家最初談話的近距離吧。

此刻我頓覺時光荏苒,美好而短暫,然後在長老的一通電話鈴聲回過神來。

我接起電話。

那天我和 都逛得挺晚,望著手錶已經接近傍晚七點了就索性不回宿舍。記得捷飛說過長老正好在招募想要進電影院的宿舍朋友,於是問問 S 的意見,面面相覷猶豫了一陣子,我們其中一人說就乾脆看場電影再回去吧。


拿到電影戲票的時候知道電影接近滿場,大熒幕上的電影是王晶執導的《賭城風雲》。對之前看過周潤發演賭神的戲迷而言,這部電影除了某些經典重現的梗,就剩下高端的視覺特效、港式髒話和港式笑料(倩婆婆就在那一個勁的爆發她嘹亮的笑聲,劇終散場時依然說著杜汶澤有多滑稽)。不過拍到賭場題材,電影裡的世界不外燈紅酒綠,配上電腦製造出牌桌高人驚艷的洗牌神技,最後如預期中邪不勝正的一貫劇情。對了,發哥不也還在《大鬧天宮》亮相嗎,今年賀歲片通吃兩部電影的片酬果真財源廣進。

回程路上我和 乘著長老的順風車回去,街燈的橙色像顆顆流星一晃而過,速度與擦身的時間是相同的。盯著窗外發呆,想起兩天後便是揸旗人當選的日子,大佬和一眾幕後人傳聞正為考慮人選而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他的語氣隱隱透露出沉重。隔天還得要到鄰近的鬧市去籌募而需要早起,臨睡前眼角享受著夜色靜好,學期第一週趁我朦朧睡去時悄然結束。

後記:

完成以上篇章的目前已是學期第二週的週末,鳳凰會團圓飯的閉幕終於揭曉新任揸旗人,在此要恭喜史無前例的女揸旗人莉瑩當選。

最近耳邊不停的在迴旋顏慧萍的聲音,她唱你問我日子過得怎麼樣。曾經很執著的目前在學習淡然接受,凡滿腹怨言的在嘗試包容。如果你記得梁文音:記憶有限,所以它會淘汰壞的。翻越種種成見,才懂得快樂是選擇,半天使她也這麼告訴我。

然後青春漫漫從此無恙,等我憶起,希望這一段能夠換我莞爾一笑。

出得嚟行,就預咗要還。新揸旗人加油!

2 則留言 :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
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迴轉手札(5) - 寫給舞台總監: 妳我其實都清楚的,人生如戲,但我們從不擁有任何彩排的餘裕,每次出場都是新一齣劇情,不管入戲還是出錯皆要一鏡到底,唯能在不盡相同的情節裡對上台詞和走位,要是途中不留心走神,也就只能繼續演下去。 在妳就職期間,想也是看過眾生百相,沒有人就是天生的老戲骨,頂多也是依循著生存的本能讓自己出演而已。...
    17 小時前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1 個月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