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1年1月20日 星期四

詛咒


“ 啊,晴兒下個月結婚了 。” 廚房傳來了母親的聲音 。

“ 不會吧 ,這麼快就 …… ” 我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弄得怔了一下 ,然後再度將那張臉收回 。

“ 知道爲什麽嗎 ?…… ” 母親神秘地微笑道 。

看她的様子 ,這一次准沒什麼好事 。

忘了介紹晴兒她 ,晴兒是二舅大女兒 ,今年芳齡十九 。對,十九 ,沒記錯她是比我年長兩歲 。我還記得那年唸完中三她就畢業 ,照這樣算應該沒錯 。看她那副德性也沒怎麼想把書唸下去 ,所以唯有踏上社會工作的路 。

中三後再見面 ,她已經是餐廳裏的侍應 。想起那天難得同親戚出外 ,午飯時間大姨提議到市區裏的餐舘用餐 。

其實這幾年以來 ,尤其是她畢業後的那段時間 ,她就甚少像從前出現在家庭聚會活動 。所謂家庭聚會是指母親那家人舉辦的活動,當中多由大姨 、二姨 、小玲陪同她們的孩子參與 。活動範圍不外是河邊瀑佈 ,再不然就是逛商場或者到其中一人居所坐坐聊聊天之類 。

小玲是二姨獨女 ,二姨當年懷她時候未婚 , 也順理成章地與丈夫成婚 。婚後生活也沒指望能過得多好 ,所以也順理成章地辦離婚手續 。摃著單親媽媽的擔子 ,二姨獨自將小玲撫養成人 。

日夜操勞奔波的她 ,難免會忽略教育子女 。你們或許已經有些眉目 ,是的 ,步入青春期的少女往往就因為結識了豬朋狗友 ,外出夜歸不打緊 ,還學起抽煙了。

不幸的事終究發生 ,小玲重蹈母親的覆轍 。

這次她的遭遇沒母親幸運 ,婚後誕下了兒子嘉興 ,小玲丈夫終於露出本性 。前些日子 ,我還發見了小玲眼角處一塊淡紫色瘀青 。

“ 不如到那裡去吃吧 , 二嫂她女兒好像在那裡工作 。”

剛走進餐廳 ,就發現一個忙碌的身影 。

“先生要點些什麽 ?嗯嗯……好的 。請稍等一下 ,菜馬上就會來 。”

站在我眼前的金髮女子 ,那身影是如此陌生 ,不是我所熟悉的她 。

“ 晴兒才十八九歲就出社會了呢 ,不過做 waiter 能賺多少錢 ? ” 大姨打開了話匣子 。

“ 呢個你擔心唔來架啦 ,女大女世界 。況且佢都咁上下年紀 ,唔出來打工可以做乜 ?” 二姨搭話 。

“ 聽說她有男朋友了 ,才大她一歲是嗎? ” 母親問道 。不過,問題被打斷了 。

“ 要點些什麽 ?” 晴兒語氣略帶輕蔑 ,不 ,是客氣得很 。

晴兒怱怱記錄下菜名 ,沒說一句多餘的話 ,便轉身離開 。就這一轉身 ,把桌上的我們撇得乾凈利落 。我猜 ,就連鄰座的食客也不會看出我們和那位染金髮的女侍應有什麼關係 。

下回再見就在她的婚禮上 。

連喜帖也沒派,純粹照慣例送禮餅 ,通知別人方面的工作全得難為她母親打電話 。

見過男方一面 ,不過都如我所料 。不是忠厚老實的様子 ,亦非出身名門 ,總之他絕非善類 。而且 ,從他身邊朋友的言行舉止更證明了我的想法 。

我上禮拜六出席了晴兒的婚禮 ,聽見到來賓客的一段對話 。不認識他們 ,應該是男方宴請來的 。

“欸 ,我聽說這婚禮還會辦不成呢 ,沒想到還是如期進行 。”

“嘿 ,我說不是嗎 ,都到了這種地步 。不這麼做男方家長哪有下台階 ?”

“ 不過她挺可憐的 ,又那麼年輕,而且孩子才五個月 ,…… 就沒了 。唉 ! 之前還聽別人講說那新孃還鬧情緒說不想嫁了 ,不過這種事哪輪到她說了算 ?”

“ 噓噓噓…… 你怕沒人聽見是嗎 ?家醜不可外揚啊 ,發生這種事怪也只能怪他們自己 ,真是家門不幸 。 ”

“ 你還說這種話 ,這不是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嗎 ? ”

“ 呵 ,也對 ,也對 ……” 那人回答道 。

婚宴揭開序幕 ,全場燈光熄滅 ,留下一盞刺眼的聚光燈 ,正照向廳堂角落的新人 。兩人隨著結婚進行曲的節奏 ,走向主家的席位 。進行曲或許在奏響著隱約的忐忑 ,加上眾人的掌聲 ,我能想像步上紅毯那種心情 。

婚禮進行至一半 ,台上的司儀開腔了 。

“現在是新人合巹交杯的時候 ,正所謂喝了交杯酒 ,新郎新孃也要長長久久 。我們請各位來賓起立 ,替這對新人敬酒 ,並且祝福他們 。”

“ 好 ,就走著瞧吧 。” 我小聲說道 。很快的 ,我的聲音被眾人呼喊聲給淹沒 。

“ 飲—————— 勝 !…… ”

******************************************************************

後記 :

想借一些事告誡他人 ,愿共勉之 。

P/S :  近來開始用上 ANDRIOD  的 IPAD 寫作 ,

我相信能借由它填飽我對文字的飢渴 ,

利用空閒時間將心情日記一一寫下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6 天前
  • 讀詩前請將自己脫光 —— 讀潘柏霖增訂版《1993》 - 作者:潘柏霖 出版:潘柏霖 出版年份:2015 年 11 月 認識《1993》的經過其實很簡單,得知潘柏霖這位寫詩人都多虧《晚安詩》面子書專頁的介紹,後來在動態時報裡頭發現了潘柏霖《1993》增訂版的貼文,先是見詩集名稱與自己的出生年份相同,讀上一兩首詩作后甚是喜歡,於是托朋友買了來。直到將詩集閱畢,才知道...
    1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2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