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

走火入魔


最近上生物科的補習課,滔滔不絕的解釋著有關生物分類學的一些事,說著說著就講到了物種的命名方式。

Homo Sapien在拉丁文里的原意為:思考的人類。

舉例來說:你將猛獸丟到一座密林里,十年後,森林還是那副樣子;但換做被丟進去的是人類,十年後你會驚訝裡邊竟然發展成了小村莊。

猛獸即使殘暴也沒有窮凶極惡的黑暗人性來得可怕,被神賜福并賦予【看守】責任的人類,比起建設他們漸漸學起了破壞。更甚的,繼續高舉著科學,高舉著發展,高舉著進步的牌子。

魯魯修不停地強調這世界本來就充滿著無數的面具,謊言和齒輪一樣在世界的運作中是必不可少的要素。渴望成為強者的,道路註定孤獨,最後為達成自身的願望可憐得只剩自我包容的自我,心魔也油然滋長。

早前闖完的電玩《Prototype 2》以美國膾炙人口的電影題材入味,講述著不外是政府機構進行生化武器試驗,研究并嘗試製造使人類進化為超人類的病毒。接著的情節便是僵尸活死人電影般,如出一轍的病毒因為實驗失誤而泄露,抑或被居心不軌的誰將矛頭翻轉,用作威懾政府的武器。

上集死裡逃生的生化人艾力改變了摧毀生化武器研究機構的主意,反之暗中慫恿內鬼更積極的進行第二階段病毒改造。藉著自己的雙手讓病毒再次爆發,猖狂的抹殺他看在眼裡那些消亡中的黑暗人性。


續集的主角軍人詹姆士扛上妻兒因第二次病毒爆發而身亡的仇恨,加入了一次突變生命體殲滅行動。意外之下,生化人艾力竟親自送了上門,兩人糾纏不下三回合,勝負一目了然。

然而,讓詹姆士不解的是,艾力將生化人的病毒導入了他體內。

【這不是什麽疫情爆發,你不明白嗎?清醒一點吧這是生化武器試驗!一個由病毒專家設計,一群隸屬政府機構的軍隊所控制的實驗!我不過是變成了他們的代罪羔羊罷了。而且你家人的死,與我一點關係也沒有。】艾力架著一副完美的演員軀殼,自信滿滿的說服著詹姆士協助他干一場大事。

其實,余興以後,電玩裏面藏著令人不得不深思的隱喻。

曾以共產國形態崛起的蘇聯,不久便成了美國的假想敵。直到後來蘇聯分裂,漸漸目標才漸漸轉移至發展急速的中國。像現在網上熱播的《海賊王》里出現的新晉奸角霍迪,它對著無形甚至不可能發生的恐怖開始懼怕,讓那些空洞的怨念越陷越深,滋長著心裡那隻愈發巨大的惡魔。


近來釣魚島事件鬧得火紅,爭吵不休的黑幕後不過是一種又一種政治手段,而電玩故事里就恰恰反映了美國政府全力維護自身利益的黑暗縮影。遠赴西藏拜訪密謀分化大陸,為戰地以及各地國防大量供給軍事武器,出售債券,玩弄貨幣兌換率打壓他國經濟。

隨著濃重卻便秘似不迸發的硝煙味里,我們似乎能發現一些線索。攤開世界地圖,我們來玩一玩簡單的畫圖遊戲。標出那些美國駐海外的軍事基地:韓國、日本、夏威夷、關島、菲律賓、新加坡、印度、阿富汗、烏茲別克斯坦、哈薩克斯坦……

逐一把表示地點都連線以後,你看見什麼?

放心,這些島鏈只是聳人聽聞的煙幕。作為槍械主要出口國,與其花錢在回酬極低的戰爭,他們仿佛更實際的想要趁機撈回一筆,穩住國內的經濟,順道給自己一點心理安慰,也向周邊的亞太國出示軍事的威力。油嘴滑舌的他們收買人情,多年來的暗地插手保住自己龍頭大哥的地位是他們擅長的伎倆。

況且,日本選舉不也結束了,呵……傻瓜才貿然開戰。


生化人挖掘真相,就是憑藉自己的能力重複著殺戮,撕開目標人物的腦髓,攝取那些血腥四濺的記憶和殘酷的事實。

“詹姆士,無論做任何事,都不要迷失自我。”神父奎拉語氣慎重的勸道。

【這不是任何人的錯,只是你的錯,你該明白的。】

(我明白!我清楚知道我曾經有一位哥哥,一個叫艾力的男孩。一個經常陪我嬉戲,同我溜滑板和我一起看恐怖片的男孩。我瞭解的……那個艾力,現在已經死了。)

【丹娜,我已經超脫生死的束縛。和詹姆士一樣,我們跨越來了到永生,只是他還未察覺……】

殺紅眼的詹姆士將戰敗的艾力碎屍萬段,從艾力體內迸發出龐大記憶的衝突中痛醒過來。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故事說完。無論誰站在最高處,都是一齣悲哀的收尾。

三棲巫女的預言《傳染病》里還清楚記載著:

【你可以用僅剩的良心,製造出A型流感的解藥。但某種百分百致命的疫癥早已傳開,在你盤算著你是下一個首富的時候……】

我記得,艾力在死前奄奄一息的看著詹姆士,然後回給他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笑。

“Welcome to the top of the food chai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4 天前
  • 讀詩前請將自己脫光 —— 讀潘柏霖增訂版《1993》 - 作者:潘柏霖 出版:潘柏霖 出版年份:2015 年 11 月 認識《1993》的經過其實很簡單,得知潘柏霖這位寫詩人都多虧《晚安詩》面子書專頁的介紹,後來在動態時報裡頭發現了潘柏霖《1993》增訂版的貼文,先是見詩集名稱與自己的出生年份相同,讀上一兩首詩作后甚是喜歡,於是托朋友買了來。直到將詩集閱畢,才知道...
    1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2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