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

謎路(下)

輕快鐵道上,街景迅速飛掠成為身後的風聲。

下了路人銘的車,我繼續練習一個人。

乘搭手扶電梯攀上車站,腦里還殘留大學入學考試的抱怨揮之不去。我前晚很努力地在查找有關電機學和電子學的資料,甚至提早準備面試即將遇見的題目,結果筆試出的題竟和電物理學扯不上丁點關係。

九十后的學生群流傳著一種迷信,尤其是九二年屆至九九年屆的更能體現。在朝三暮四的變幻無常的教育體制的操控中,為難學生們成為一批又一批的教育政策試驗品,不難聽見【爲什麽偏偏是我們這一年才換制度?】抑或【你們不過是遭遇一次變換而已,我們其實更慘】諸如此類的抱怨,而我也不曉得早前重提過這回事多少次。那我能夠做什麽呢?吃苦當作吃補挨下去,無休止的將適應能力鍛煉到爐火純青的境界吧。

輕快鐵路線圖在眼前一覽無遺,開始不去想那些沒有答案的問題。

食指毅然碰觸【雙峰塔】的粉紅色車站地標,塞進兩塊錢紙幣付款,販票機里掉出一顆藍色車票代幣,跟著車廂滾動前往雙峰塔。


來雙峰塔并無特別目的,純粹放自己一天假,享受半天從生活牢籠逃出來的機會。離開地道,商場內空調的溫度迎面吹來,將汗濕的襯衫漸漸風乾。

對於走廊兩處琳琅滿目的商品,化妝品服裝店,抑或科技用品小吃店(於我而言是貴價的)通常不是我的落腳處。相信這是母親胎教的影響,我註定和閱讀結下不解之緣。逛商場的第一個去處絕對是書店,沒有書店的商場令我感到抗拒。我購物觀念很簡單,買日用品的話不多不少,足夠就好。但換做是走進書店看書,很容易就會變成血拼殺貨不眨眼的瘋狂購物者。猶記得去年還是前年,政府分派出來的兩百令吉書券,統統花完不過需要短短的十五分鐘,五本小說、一本攝影指南,還有精美筆記本。

精神慾望正在逐步提高,身邊才會愈發出現不被理解的窘境。

升降梯自動門開啟,四樓的按鍵燈已經亮起。

離開電梯多走幾步便是紀伊國屋書店大門,書店就該有書店的風味,典雅裝潢,適合閱讀亮度適中的燈光,搭配幾味特色書香,光是沾染氛圍便已令人沉醉其中流連忘返。之前確實到訪書店過好幾次,只是每次不巧都來去匆匆,不能好好放下心來爬書架探險。距上次探險經驗所得,我涉獵的範圍只有英文和中文書籍分部。當時並不知道書店居然還有二樓,裏面擺放的都是美術攝影和設計的書籍,摸索到日文書籍的分部使我更感驚喜萬分。(簡單的邏輯:既然是來自日本的書店,出售日文書籍本應是理所當然的。)

從丹布朗的《地獄火》看到西方詩集,再從英文部跨進《練習》雜誌,然後撲倒在東野圭吾的日文翻譯小說上。


繞書店一周,仔細檢查過所有書架分類的標題,確定沒有任何缺漏查看的角落才移步到下一個書架。逗留時間最長的地方莫過於自然科學的分部,放置的書架分類有純化學、純數學、純物理、純生物、當然也包括醫學、藥劑學和各個工程系參考書。須知道擺在當中的書本皆是價值不菲,也許巴掌大的化工論文集就值個三四百塊錢。試過消費大約兩百二十塊錢,才夠買兩本參考書,牛津出版社的《有機化學》和麥格勞希爾第九版的《基本藥理學》。

這一趟來是心癢難耐的想給遲點就讀的科系做好准備,找本像樣的讀物來研究研究。進步源自于求知,以提升生活便利為主,不斷地去創新改革。相信對科學研究抱有高度熱忱的人一定會思索這樣的理想:以自身專業去改變世界作為終極目標。我依稀能記起撒一在副駕駛座歎著氣的臉,說窩在研究室的樂趣需要無限多的興趣與樂觀補充,每天遭受幾乎沒有答案的洗禮磨合,熱忱煙消雲散或者苟延殘喘完全是身不由己。

【你都系讀 Electrical Engineering 嘎?】我踮起腳尖,伸手正要拿起頭上一本電路圖分析。

說話的是一名大約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我略微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嗯……我等緊大學】。該男子一臉仿佛撿到寶的模樣,就開始一輪嘴說個不停。我兒子啊其實也是念電子工程系的,就在拉曼大學那裡啊,他啊有事就是那麼不長進,一問三不知的。噢噢,你的積分真的很高呢,我兒子他就不行了你記得要好好用功。誒,我問你,就你看來我們能否用水來做天線?後來發現其實國外的航空母艦居然有這種科技,不過你也挺聰明的知道水裡頭還會有帶電粒子(不然就不會有觸電這回事吧?)電流簡單來說就是電子的流動嘛……

中年男子是卸任銀行高級職員,除了每天要面對股市為顧客投資,興趣也挺廣泛,喜好研究科學是其中一部份。邊說還邊勸導我如果有多餘時間不妨騰出來多留意時下市場需求,學學經濟和會計,將來或許會有幫助的。最重要的是,要懂得學以致用,造福人群。

【能遇見你真好,換做是向其他朋友說,他們沒法子給我回應,就只有聽的份。】他苦笑,眼看腕錶時間不早,於是揮手道別。


午餐時間,掏出口袋裡的手機一看,才知道忘了將它調回普通模式,為避免在入學考試中出岔子,統統提示聲都調至靜音。父親的未接來電和一封信息在解鎖屏幕的時候彈出,連忙撥通電話給他報平安,叫他放心我人在雙峰塔考試大致上應該能夠過關。

不假思索在麥當勞攤位買午餐,選了一個靠窗位置的桌椅坐下,草草把淋上辣椒醬的雙芝士漢堡囫圇吞咽,一舉掃空盒內的炸薯條,剩下大杯可樂在桌上一口接一口啜。

百無聊賴對著手機的電子糖刷一兩下,等闖關失敗生命全數用完才按下屏幕上鎖鍵。頓時文思湧上心頭,趕緊從書包內拿出事先放置的靈感筆記本和小說筆記本寫將起來。大略記錄今天大學入學試所聞所見留給日後好回味(應屬這篇和上篇部落格的大綱),完事,便馬不停蹄繼續為構思的小說多添幾筆精彩的元素。

曉毓的直播節目已經成功上線,我開始幻想女學生秋憶會怎樣給她的部落格文章寫一個開場白。人物設定已經大致成形,才甘願合上小說筆記本。無意發現之前文學營的筆記,是一些有關小說的禁忌。那是好久以前的文學營講座,主辦當局請來的主講人是女作家柏一。更早以前大約是中二的時候初次認識這個作家,她說過一個關於自己筆名的梗,想起來又是會心一笑。

午餐用畢,動身走下陽光廣場的噴水池附近,一睹午後烈日輝映著的雙峰塔。


墨契藍不知道是不是正在書店裡打工呢?忙著檢查新運來的書,抱怨那些貪小便宜的顧客,對那些不愛惜書本的人們一再咒駡。看過《末日拂曉》以後,眼裡的城市不自覺的突然變得有點美麗,以後若有什麽聚會,大家可以都約在這裡,久而久之也許就能察覺她喜愛這城市的理由。

下午四點半,正猶豫是不是就該這樣回家,然而發現家裡的鎖匙並不在身上。折返回到輕快鐵車站出口的車票販售機前面,下意識直接按【中央藝術坊】車站。

兜兜轉轉,刹那不知心歸何處,一念執意之後回過神已經身在繁忙的街道,任呼嘯飛馳的引擎聲浪湮沒。順著手扶梯下樓,十點鐘方向是一個不曾留意過的巨物擺設,位置坐落在郵局總部(據我猜測是)底層附近。越過馬路湊近細看,眼前是顆巨型金屬地球儀,表層上有一點一點金色標記,卻也不知當中意義(是郵局能夠送抵郵件包裹的地點嗎?)


裝作不經意潛進郵局總部大樓底層,卻發現裡頭竟也沒有像是服務櫃檯的地方,以為都是很正經的辦事處,郵局探險計劃就此作罷。

不打緊,因為老早便想好下個落腳地,大眾書局。

重複在紀伊國屋書店的動作,比店員還要更謹慎的留意新進書籍,丹布朗的推理小說在英文分部也毫不遜色。趁著作者新書出版,某個書架上就滿滿擺了一大疊丹布朗系列小說:《天使與魔鬼》、《達文西密碼》、《失落的符號》。盡是我之前想要收納的小說,但礙於閱讀速度的驟然遲緩,只好作望梅止渴狀隨意翻閱。

手扶電梯把我送往二樓,靠外展示架上擺著許多顯眼的推薦書,刀大一版再版的小說常常是挺著名列前茅的勢頭高居暢銷排行榜三甲,前幾個月不就出版一本殺手系列的第七本《回光返照的命運》嗎?文友閒聊八卦曾經聊到多年來寫作幅度不停擴大的他,其實已是江郎才盡,謠傳小說彷如近來不肯結局的日本連載漫畫,有拖泥帶水之嫌。

閒話甭提,走近第二排展示架便看見安放上架的《末日拂曉》,隔壁是女班長推薦阿布的《五行顛簸》。封面上出現的名字總讓我感覺其妙,見過在地的作家好幾次(這歸咎下來都要托小橋的福),講座上聽他們分享各自寫作心得以來,只要看見他們新出版的作品更覺貼近作者。


口袋內貌似有東西在震動,伸手接聽母親催促的電話,略微敷衍的支吾應對,說乾脆連帶晚餐一併解決才回家,減少她做飯的麻煩。

電話掛斷,閱讀的當兒,我邊用右手輕輕撫慰因胃酸導致發脹的胃。五臟廟學起憤怒的民眾懂得抗議示威了,於是戀戀不捨放下手頭上的書本,一轉身,踏出書店。

不自覺繞了遠路,經過關帝廟直走,原本打算看看栢屏大廈後門處的麵檔究竟有沒有營業。很遺憾,不得不又從栢屏大廈前門鑽出茨廠街。此時六點半的大街,塞滿帆布鋪陳的飾品和手提包檔口,當然其中也不乏街邊遠近馳名的小吃。對健康做了考量后,在抵達快餐店以前止步,就地找到一個【古早味】肉乾麵包解決了晚餐(竟是我來也肉乾行的攤子,好在點的那客麵包是烤午餐肉而鬆了口氣。)吃過麵包仍然不解嘴饞,跑進茶太點杯芒果冰沙帶回家。

儘管僅剩電量不多,耳機不罷工的乖乖播放內存的音樂檔案。

【對自己好些,存點時間……習慣以為空白是浪費趕了又追。】

歌曲切換到《我和自己的約會》,演唱者是自己鍾愛的情歌天后。

明天,我要續寫我的冒險故事。


後記:

回程的路途顛簸,在公車的吵雜中睡去又忽的乍醒,車窗外還留著市中心無眠的華燈。

那首歌提醒浸淫在日夜忙碌的人兒,要懂得好好犒賞自己一些自由的甜味了。雖然不能一意孤行隨自己的情緒走,中學華文課有個名句卻說得好:“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 ,出走探險也是學習的一種。

人生就是要發現重複中的不相似處才會有趣,順遂平坦的大道是全無供給成長養料的。

有些事,沒有人教過我們去應對,反而教會我們的,是腳下的歷程,是跌倒的傷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5 天前
  • 讀詩前請將自己脫光 —— 讀潘柏霖增訂版《1993》 - 作者:潘柏霖 出版:潘柏霖 出版年份:2015 年 11 月 認識《1993》的經過其實很簡單,得知潘柏霖這位寫詩人都多虧《晚安詩》面子書專頁的介紹,後來在動態時報裡頭發現了潘柏霖《1993》增訂版的貼文,先是見詩集名稱與自己的出生年份相同,讀上一兩首詩作后甚是喜歡,於是托朋友買了來。直到將詩集閱畢,才知道...
    1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2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