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1年5月9日 星期一

打工日誌 。之二 。見習書記 & 事件簿

第二篇的工作回憶錄 ,深思熟慮了(應該說是猶豫了)許久才決定寫下來 。

繼結束翠華樓侍應生短短兩天的工作后 ,我回了院長的電話 。

“ 子元 ,這星期六來上班 。記得儘早到 。”

“ 啊好的 ,那我星期六來 。”

“嗶——”手機上顯示通話結束 ,終於打來了嗎 ?告訴自己說好了又要工作了 ,不打工沒錢啊 ,沒辦法有工作就上有錢收就好了 。當時的興致還是有的 ,就心理上的說法解釋 ,這是對於一位即將踏入職場的新手的一個好奇的心理 。期待著自己能把工作幹得乾淨俐落漂漂亮亮 ,什麽 “ 每天都是一個新的開始 ”的心裡話重複了不知好幾百遍 。

那星期六卻正好撞著假期 ,所以當天也沒上班 ,一直到那禮拜後的星期二早晨九點四十五分 。

剛到了中心大門 ,便看見老早就坐在辦公室裡的柯院長 。畢竟是第一天上班 ,老板必須指點員工該做些什麽 。好了 ,今天星期二 ,Mr Wong 早上有課 ,院長在這之前千叮萬囑一定要和來上課的學生收錢 。呵呵 ,是啊收錢 ,最重要是收錢 ,不然我哪來的薪水 ?後來這想法也被星期六下午上班的那位書記證實了 。第一天上班沒什麼預料之外的工作 ,就算有也只是那筆帳吧 ,去年中心經營時的消費 。接到去年的一大疊帳單也嚇了一跳 ,汽油帳單 、水電費 、電話帳單 、薪水單 、雜費 、汽車修理 、房屋裝潢 ……

一算之下一年內中心經營花費不少 ,占大部份的都是發薪與汽油 ,光這些的費用就已非常可觀 。雖然之前本人完全沒有做賬的基本知識 (須知我自己個人也不喜歡做賬這門子東西),而且也認同喬二少“ 難道這世上的爛帳都要由我去清算?”的話 。在四天內將去年消費的帳目完成 ,連自己也難以置信 ,院長更是驚訝 。

“這麼快就把帳目就做完 ,那麼我接下來要給你什麼東西做 ?”


恍神過來后 ,我仍然支吾以對 。對啊 ,接下來該做些什麽 ?不過你也得體諒一下我 ,在一個既安靜又讓人悶得發慌的辦公桌上 ,沒有電視節目沒有收音機沒有音樂沒有雜誌沒有小說沒有零嘴 ,只有佇立在隔壁桌上 “咿依——”作響比夜裡蟬鳴更加惱人的閉路電視螢幕 ,靜得聽見了室內風的流向 ,小東西掉地的回聲是如此清晰 。檢查了又檢查的學生名單 ,清空的垃圾桶 ,辦公室窗外澆了水的盆栽 ,還有頭上轉動得呼呼作響的電風扇似乎也感覺到了我百無聊賴的心情 。

被安靜包圍竟然如此可怕 。

所以我手頭上總要有些事情做 ,慰藉辦公室內散髮出的空虛 ,借此麻醉一個寂寞的心靈 。工作上手后很快的便將每天該做的事物打理好 ,所以自己也帶了一些書 。三個月裡的剩出來的空檔 ,看完了龔萬輝的《清晨校車》、藤井樹的《寂寞之歌》 、九把刀《精准的失控》 ,還有兩章黎紫書《告別的年代》 。(果然黎紫書寫的長篇小說讀起來是挺吃力 。)

接下來的日子都帶上了家裡的小收音機 ,甚至是手提電腦和遊戲機 。聲音聽起來像是填補了一些辦公室裡的寂靜呢 ,可是收音機遊戲機能儲存的電量不多 。當螢幕或是音樂如燭光般熄滅那刻 ,寂寞空虛又仿佛止不住血似的從傷口里湧出 ,并向四面八方襲來 ,很快的便把辦公室任何一絲多餘的熱鬧消去 。

我想我真的怕安靜吧 ,三個月沒有同學好友的聲音好難熬 ,哪怕是個噓寒問暖的短信 ,可惜打開便是令人失望透頂的廣告與垃圾信息 。手機沒多少來電 ,只有辦公室裡不時響起的電話 ,院長叫你檢查某某學生是否交了學費 ,有顧客撥電來中心與否 。還以為自己能撐過去 ,哼 ,或許耐心就是這樣 ,因寂寞而作漫長的等待逐漸培養出來 。往後的處身社會的每個工作日都會這樣過去嗎 ?每個人都會在《自由的信仰》里提及的“無為生活”生存下去 ,為錢煩惱 ,最後就這樣空度一世 。

這正是我害怕踏入社會工作的主要原因之一 。被金錢與煩惱束縛在它們之間打轉翻滾 ,渾渾噩噩的過日子 ,生命還有什麽意義呢 ?想了這麼多 ,答案還是向現實低下了頭 。

“長大以後啊 ,找一份工作 ,薪水大概十多二十千 ,我們就有安樂的日子過了 。”

**********************************************************************

輕鬆混過了第一個星期的星期五 ,像你說的那樣 ,我開始厭倦了每天重複又重複同樣的工作 。Mr Wong 尾隨學生們離開中心後 ,辦公室內又是一片死寂 。院長載她兒子去上學了吧 ,現在應該會沒人上來 ,看看書好了我說 ,才剛剛想捧起那本《告別的年代》,電話鈴聲隨即響起 。

電話另一頭的竟是一把年輕的聲音 ,“ 喂 ,國際英語會話中心 。” 我回話道 。

“ Hello , 今天的午餐自己去打包 。” 那把聲音這麼說 。

“ Madam Koh 這麼吩咐嗎 ? ” 我滿腹狐疑的回答 。

“ 是呃 ~~~~~ 自己搞定 ,拾生 。” 那句明顯得不耐煩 。

這時方才明白過來 ,撥電來的是院長的二兒子 。

平時都不叫他的中文名 ,況且我也不知道他的中文姓名 ,每次見面就是 “喂” 的招呼 ,就算是叫名字也直呼 Chong Hok Kin ,或者在中心的會話班上呼他一聲 Mr Chong 你媽(Madam Koh)找你 。雖然是不大喜歡他的態度 ,我依舊當他的聽眾 ,聆聽他訴說自己前些日子又做了哪些風光的荒唐事 。好像前兩年到上海旅行時的經歷 ,他隨母親進入小學里找他母親的朋友 ,而他就沒頭沒腦的闖進母親友人兒子的班級里偷偷坐下 、干擾教師授課 ,之後有到處亂晃被該學校校長發現被抓去問話 。

哎…… 這孩子總是替自己父母親添麻煩 ,若讀者見過他也許會跟著搖頭 。

有時總在想是不是這年紀的孩子一旦不管好就變得非常叛逆 ,尤其是缺乏父母親雙方的管教那種情況 ,加上院長為自己兒子找藉口 ,包庇袒護之下才會落得如此局面 。

叛逆是其中一種他們洩憤及表現不滿的方式 ?他會怪他的父母親嗎 ?

不知道 ,問這些事總是讓人難以啟齒 。是啊 ,單親家庭家裡就是有這麼本難念的經 。我知道院長很辛苦撐起了她五分之三個家庭 ,好不容易大兒子上了中五 ,不知道他還好嗎 ?好像在巴生獨中那裡上學住宿舍 ,希望他弟弟能聽話一點吧 。

但是院長忍耐也是有限 ,像上次那樣人家所謂“六國大封相”一樣嚴重的狀況 。年少氣盛嘛 ,被人誤會冤枉了幾句就動手打人 ,當時踢傷了其中一位學生腹部 ,結果痛得哇哇大叫 。還好恰巧有位家長懂得推拿 ,幫他塗藥好讓情況不致過於嚴重 。至於承擔後果方面 ,他兒子在後頭的院長辦公室應該吃了不知多少鞭吧 ,這是我多年以來前所未見的奇景 。最後 ,院長還是不忘袒護自己兒子 ,以該學生之前練跆拳道是受內傷為由替兒子辯解 ,不過明顯的是打算蒙混過去 。

父母都是疼愛自己的孩子的 ,只是有時會因為太愛他們而誤導了他們的思想 。

院長不想再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了不是嗎 ?

說起她兒子來就不難想到他在語文中心那裡橫行霸道的模樣 ,上課時要不就在把玩自己的手機偷拍旁邊的同學 、趁老師講課時打岔說些無聊的話 ,或者不理會旁人目光睡去 。那次替他的老師代課 ,柯院長千吩咐萬吩咐我上課前得將他兒子揪出來在教室外面談妥待會上課時要注意行為之類的訓話 。他給面子吧 ,最終還是勉強熬過那一堂課 ,既要教導英語會話 ,又要向某些上課不專心的學生施加壓力 。指導院長兒子那一班學生 ,上課前院長要求代課老師全用英語去講解課文 ,語言用時方恨少 ,這麼說上來仍然不到位且有點語塞詞窮 ,所以以後仍要多加練習 。

說到當代課老師這回事 ,不得不吐吐苦水 。

在於個人方面的看法 ,我不大喜歡教小學生 ,首先是我一旦過於認真起來就顯得渾身不自在 。

第二 、就是不大懂得控制場面 ,尤其是面對小學生甚至幼兒班 。哈 ,小孩是可愛 ,特別是他們不搗蛋的時候 …… 第三 、不能在師生關係方面收放自如 ,所以總是讓學生們爬到頭上來 。

心想和我一樣做過幾次代課老師的 Ms Chay 應該也會有同感 ,只是她比較能夠管教好小學生而我不行 。反而面對著中學班就有些問題 ,院長的兒子嫌她說話太小聲 。不過其實她也挺冤枉的 ,無緣無故被院長打發到那一班執教 ,上國語課卻沒攜帶任何中學程度的國語教材 ,最後唯有硬著頭皮毅然踏進 B1 教室門口 。忘了介紹她 ,Ms Chay 是我在這間語言中心一位一起上課某位同學的姐姐 。現在的她正就讀于某學院的 A 水平課程 ,遲些年會入讀法律系 ,以後專接房地產的官司 。不過既然要做律師 ,苦工是不能下少的 ,聽她說做實習律師的時候那九個月才是最難熬的日子 。

和 Ms Chay 談起小學班學生事宜當兒 ,我們不約而同的會提及那幾個比較調皮的小鬼 。Scott 和 Jacob 那對雙胞胎兄弟 ,上課總是心不在焉 ,叫他們抄下黑板上的生字有諸多推搪 。這樣的情況 ,搞得院長必須親自出馬在走廊稍作巡邏 。愛桐 ,那個整天只懂得對著你嬉皮笑臉說不想做練習的女孩 ;還有欣頤 ,一個我教過比較特殊的學生之一 。

特殊?其實是指家庭 。在她出生以前雙親便已離婚 ,至今連父親也沒見過一面 ,怪可憐的孩子 ,同情之餘也只能多盡教師的責任了 。除了星期六以外 ,她在星期一至五下午時段的功課班也是由我負責監督 。像我所說 ,缺乏父母任何一方的關愛是一個孩子性格問題的根源 。是的 ,她性格比較孤僻 ,而且對其他人的態度也是亦冷亦熱 ,有時貪玩 、有時鬧脾氣不做功課 、有時懶散 、有時盡說些噁心又不雅(像“米田共”之類)的字眼 、有時叛逆 。


柯院長一口咬定這孩子準是顆頑皮蛋壞胚子 ,說她一定是學了他母親的壞習慣而變得粗粗魯魯 ,但照我看和 Ms Chay 的看法 ,我們一致認同這孩子只是想要有人關心留意她 。這讓我想起年幼時的鳴人 ,還有他的導師伊魯卡 ;他們不也曾為博取眾人的目光而幹了許多糗事 ,為展示自己存在的價值而扮小丑也總比無人理會來得好 。

通常比較少叫她欣頤 ,都叫她 Adrinna 。來自登嘉樓州的某個小鎮 ,之後或許是因為某些原因而移居至吉隆坡 。教她做功課不時會談及與她生活有關的事情 ,Adrinna 的母親 Amy 早上給其他人打工做雜務 ,晚上在歌舞廳給人倒酒 。身兼二職的母親努力地撐起了兩人的生活 ,然而之後有聽Adrinna 提及她家裡住著的叔叔(未來的繼父嗎 ?),說他人很好很照顧她們兩母女 ,住宿方面也交由他負責 。

那一天我還記得很清楚 ,那個沉悶的下午三點半 ,當時的我正看著 Adrinna 把習字簿上的句子重複寫了幾遍 。那習字簿的題目竟然出《 Bapa Saya 》 ,如此諷刺兼叫人心酸的功課不是嗎 ?在《精准的失控》里 ,女主角方琳是否也背負著此許的傷痛 ?

“呃——Adrinna ,其實你見過你爸爸嗎 ?”

“沒有 ,一面都沒見過 …… ”

那次的練習基是從前小學生都有用過的簿子 ,那種留下半面空白讓人塗寫的單線簿 。根據該短文的解說 ,要求畫在空白頁的內容是這樣的 :爸爸是一位警察 ,盡忠職守保護國家社稷安寧 ……

典型的小學作文 ,我對她說難道你就不能想像自己有一個爸爸 ?


“ 該怎麼想像嘛 …… 真的想不到啦 ,我又沒有爸拔 。”她一臉苦惱地看著忙於檢查名單的我 。

沒辦法之下 ,唯有幫她畫一個警察爸爸 ,然後讓她把那圖畫上色 。看她滿意的模樣 ,好像是挺喜歡這幅畫呢 ,哼 …… 給她創造了一個爸爸嗎 ?

其實雖然她的功課沒其他小孩來得好 ,卻喜歡畫畫和手工 ,下面的畫就是她送給我的的兩幅作品 。


“給小孩遠揚的帆 ,給小孩勇氣的槳 ,這世界一定會變的更明亮 。”想起了田馥甄和林宥嘉唱的《給小孩》。記住 ,一定要更勇敢 ,未來還遠著 ,我只能默默替她祝福 。


左邊這位也是我的學生( ?!),這肯定讓你們感到非常驚訝吧 。

可是這是事實 ,Mr Ong 是我所佩服的一位學生之一 ,雖然他的工作只是替他人下注買字 ,但是想找一個肯下定決心學習英語的中年人士實在不容易 。雖然不大懂得英語音標 ,卻仍然堅持不懈每天練習發音 。除非有私事 ,不然每星期四 、五早上的十點鐘他會準時來到 ,風雨不改 。

這三個月以來 ,看到了他在會話方面的能力明顯提升 ,開始懂得說出一些簡單的句子 。為此院長也讚歎不已 ,而我也有了一些身為老師的成就與欣慰感 。

********************************************************************

之前還以為星期六的工作也像其他日子一樣輕鬆 ,其實不然。剛上班的第一個星期就是個好例子 ,

忙得都亂了手腳 ,首先是遲到中心大概五分鐘 ,之後就被院長訓話一番 。星期六的學生和家長都來得很准時 ,有一次竟然九點就到了中心樓下 ,到了那裡能做的就只有頻頻向家長道歉說 :“不好意思啊 ,院長通常都叫我九點半來中心開門 。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好上來吧 。”

上樓后的十五至三十分鐘內 ,交學費的人流一波一波的接踵而來 。當你還沒寫完某某學生的回條 ,另一個就殺了上來吵著交學費 ,沒完沒了似的持續著直到上課時間 。然後的工作就是把每間課室的點名簿送到到一樓及二樓的課室 、檢查二樓那里的廁所是否清潔 、打開 A4 、B2 和 B3 教室的窗戶通風 、檢查名單里仍未交學費的學生 ,開個信封提醒他們這個月的學費該交了 、致電給其他想要到中心報名上課的學生家長 ……

完成工作后精疲力盡 ,有時卻還要做清潔工作 ,打掃辦公室周圍 ,給廁所外頭的地板拖地 ,清空垃圾筒 。嘖 ,都怪那個叫 Siti 的清潔女傭 ,每星期二來到做清潔時總是放不下掛在耳邊的手機 ,一天內幾小時就這樣不停的邊聊天邊打掃結束了 ,日薪竟然是四十令吉(比我的還多)。不過後來有一天院長趁她走後不久便上來突擊檢查一次 ,結果發現了幾個角落的地板上仍然留著灰塵 便生氣起來 。打了個電話把女傭叫來瞧一瞧 ,得到的解釋是如此的可笑 。

“噢噢噢 ,院長對不起我馬上去清理 ,可是我剛才明明沒看見這些灰塵啊 。”

女傭才剛關上門離開那刻 ,院長發起牢騷來 ,說這個 Siti 是怎麼搞的 ,這麼多灰塵竟然當做看不見 ?每天這樣付她四十塊 ,不如我自己把教室打掃乾淨 ?

很快的 ,下個星期二早上剛到辦公室便接到了電話 。

“ 幫我打電話給那個馬來婆 ,叫她今天不用來中心上班了 。”


自此 ,中心的清潔工作當然落在院長和書記手上 ,這下可慘了這麼一掃灰塵滿天飛 ,會不停地讓我打噴嚏的 ,所以我才那麼討厭掃地 。

星期六的工作到了下午反而變得輕鬆了 。

大概一點半 ,Wendy 正騎著她的摩托車來到中心門前 。

“ Good Afternoon ,Madam Koh 。Good Afternoon ,子元 。”這是 Wendy 進門時的第一句話 。

Wendy 是柯院長新聘請的周末書記 ,她來上班是 Ms Wong 嫁人後不久吧 (做了八年多都該安定下來了 ,現在不用看人臉色辦事去當少奶奶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嚕 )。現在的 Wendy 說來也不賴 ,和她共事整整三個月也學會了很多事情 。

Wendy 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一個前銀行職員 ,做事細心勤快 、親切又善解人意 。在這裡做兼職 ,平常都幫別人寫賬 ,有時難免會因為記不起某些學生的名字而感到苦惱 ,剛開始知道將要和她同一時間做同樣的工作時有點奇怪 (還以為下午的工作沒我的份 ,一山不能藏二虎 ?),不過院長解釋這是她的特別安排 。所以我們還是按老闆說的照常工作 ,不過效率方面就得要提高 :Wendy 負責文書工作 ,而我就做跑腿遞送點名簿 、回條和信封 ,也順便做影印方面的差事 。


Wendy 做事先來小心翼翼 ,有時還不忘提醒我記得留意別遺漏了其他事情 。

“ 名單 Update 了嗎 ?交了學費的記得 Mark 一下 。那簿子里有寫了名字和數額嗎 ?”

“ 抽屜裡的零錢算好了嗎 ?記得把餘額寫在那張白紙上 。”

“ 以後記得算錢的時候一定要清清楚楚 ,如果像以前我做銀行的話 ,出了什麽差錯可是要扣掉薪水的 。”

“ 那些工作搞定了嗎 ,不然的話院長又會給你訓話了 。”

工作的這段時間里 ,我看盡了人情冷暖 。
有時候腦海裡會湧現一種奇怪的想法 ,這所語言中心好像集中了此區域範圍內的“不幸”。

然而這又是我前所未能體會的一種莫名震撼 ,事情發生頻繁得令人難以置信 。

Adrinna 只是這些的冰山一角 ,來這裡的上課的學生都有各自不為人知的過去 。光是我上課的那一班同班同學 ,就有一個出身自單親家庭 。Ms Tan 是一位學院生 ,平時在班上的表現可以用一句話概括 :不鳴則已 ,一鳴驚人 。她的意見和看法明顯的與眾不同 ,一旦張開金口便能讓人有種眼前一亮的驚喜 。

個人非常認同“受傷後才會懂得成長”的話 ,所以言談中我不難感受到她冷峻的氣息 。

“呃——院長 ,怎麼 Ms Tan 最近一直都沒來上課 ?”我好奇的盯著點名簿那行寫著整整一排的 ‘0’看 。

“那你就打個電話給她好了 ,但是別打電話給她爸爸 ……”院長吩咐說 。

“怎麼……?”我問 。

“ 他們父母已經沒在一起了 。”院長回答 。

類似情況也發生在某個星期六下午 ,只是提問的人變成了 Wendy 。

“ 別撥電給他爸爸 ,那沒用的東西 。”仍舊是一樣的回答 。原來那某某學生的父親既無固定工作 ,而且還有婚外情 。

之後和 Wendy 討論起這回事來 :“ 現在他爸爸才只是做個修車學徒 ,哪來的錢包二奶 ?”

“ 沒有和自己父親母親要不就得了 ?”Wendy 這麼認為 。

接下來還遇見好多這樣的事情 ,同班 Ms Lee 的友人因工作壓力太大而得了個“ 紅斑狼瘡綜合癥 ” ,最後也活不過兩個月 。

另外有個對我來說也是特別的例子 ,Sharon Lim 。一個來自外州的印裔女孩 ,家鄉是吉打州的亞羅士打 ,現居吉隆坡某基督教福利中心 。她曾是我的學生 ,性子急 ,所以學起英文來有時也未免太沒耐性 。Sharon 很健談 ,而且通曉中文 、福建 、粵語 、客家 、國語等語言 ,卻不擅長自己的淡米爾文還有英語 。

依稀記得那天早晨十一點鐘上課當兒 ,Sharon 因為無法將幾個生字背上來而急得快哭出來 。

“ 不能這麼快就記熟也沒關係 ,慢慢來吧 。 ”我勸說著 。

“ 不行 ,我一定要更努力才行 。”Sharon 還是執意要將那些生字全部讀懂 。

“ 我下來吉隆坡之前就這麼對自己說 ,我一定要重新做人 ,不再讓我的家人失望 。”

事情花了我整整半小時的時間才弄明白過來 ,從前的 Sharon 和現在簡直大不相同 。說明一切后 ,我這才瞭解她不懂淡米爾文的原因 ,她來自華人家庭 ,出身是個家庭關係複雜的領養兒童 ,但因中學時期誤交損友而變得自甘墮落 ,交了一大堆不像話的豬朋狗友和一個染上毒癮的有婦之夫 。每天外出直至深夜甚至留連于迪斯科等場所到天明才歸家 ,家裡人連這些也忍下去了 。可惜後來 ,她的男友竟然慫恿她吸毒 ,每天過著非人般的生活 。最終鬧得哥哥被自己誣賴而關進警察局扣留所 ;連累自己的婆婆為留住她 ,拉扯間而跌傷了腳 ;自己也在男友吸毒后慘遭毒打 。

所幸她懂得即時回頭 ,懸崖勒馬還不算遲 。

她決定第一時間到醫院探望婆婆 ,婆婆看她迷途知返 ,深感欣慰 。

“ 她對我說 ,:‘ 你終於回家啦 …… ’”。

說到這裡 ,Sharon 不禁熱淚含眶 。事後她說他從來都沒怎麼向人告知她的過去 ,看在我的份上才勇敢的說出來 。這就是 Sharon 來到教會福利中心的由衷 。

無論如何 ,希望并祝福她會和她的家人和好如初 。

這一切發生的事情在現實里是否發生得如此頻密 ,在這個我未能完全瞭解的世界里它們的發生是再也平常不過的事情嗎 ?也許有人會笑我入世未深 ,不懂得外面世界的人情世故 。

不過還是謝謝三個月以來的幫助與指導 ,Wendy 教會我好多職場生存之道 。 現在的你應該會看見我的文章吧 ,也感謝你替我保守秘密 ( 你不會說出去的吧 ?!)。

不好意思呢 ,這些日子還給 Madam Koh 添了些麻煩 ,我會把你教我的學起來的 。

**********************************************************************

事件簿

一 、開端

一切都要從那天說起 ,當我乘著父親的車子來到中心時 ,突然看見 Chong Hok Kin 正站在中心樓下門口 ,一臉眉頭深鎖的模樣 。

“這兩個禮拜沒課 ,你們可以回去了 。”他說 。

“發生了什麽事 ?”我好奇的問 。

“ 尋日火燭啊 。 ”他用粵語回話 。


那天花了幾分鐘時間在網上尋找相關新聞 :

(吉隆坡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訊)語言學習中心半夜發生一起小火患,消拯員撲滅火勢後,赫然發現單位的走廊有一具男屍。警方初步懷疑48歲的華裔死者是自焚而死,相信與感情問題有關。

這起火患是於週日凌晨1時許,在甲洞英達花園2/1A路的店屋發生,失火的是位於1樓的英語會話中心。火患發生後消拯員抵達現場展開灌救行動,並成功控制火勢,沒有蔓延到隔壁單位。

遭火患燒毀的地方只有一間房間,窗口外有熏黑的痕跡,但火勢沒有波及隔壁單位,不料這場小火災竟奪走一條人命。

冼都警區主任查卡利亞指出,警方深入調查後,初步證實死者是引火自焚而死,動機與女友的感情出現問題有關。

消防及拯救局發言人受詢時表示,當局是於凌晨1時45分接獲投報,迅速在5分鐘內派員到場灌救。當局是在撲滅火勢後進入單位內搜查時,在單位的走廊發現一具男屍。

記者重返現場瞭解狀況,發現口大門掛上一張列明聯絡電話號碼及暫停休業的告示牌。

記者試圖撥打有關電話號碼,接電者只表示是一部複印機著火,並沒有造成死傷,未讓記者繼續問下去就掛斷電話。

據附近居民透露,警方是於凌晨4時許,從火災現場抬出一具男屍,但他們不知道死者是甚麼人。災場隔壁的商店員工也不清楚事發過程,甚至不知道有發生過火患。

警方已將死者遺體送去士拉央醫院太平間,數名相信是死者的家屬親友不願對記者透露詳情。

工作期間感覺疲憊而伸了一個懶腰 ,無意間瞥見擲紙籮內一張張不尋常被撕碎的紙片 。撿起其中一片看 ,發現是一封信的部份內容碎片 ,於是立刻將所有紙碎集齊 ,拼湊成了一封信 。


信的內容如下 :

Uncle 小李的去世 ,希望不要對你有太大打擊 ,應該要以生意為重 。如果傷心 ,哭一哭就好咯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即使身邊的人停下了腳步 (死),我們自己的路也必須走下去 。Kin Kin 還要上中學呢 !雖然他的牛脾氣越來越壞啊 !如果他欺負你我就幫你打他 ,你就不要太傷心了 …… 日子總得要過的 …… 我幫不了你因為這樣只會讓我們兄弟倆打架 ! 我寧願安安靜靜過日子吧 !總而言之 ,這個假期他想要我回來看店啊 ?慢慢等咯 !給他回去好了 ,記得啊 !要堅強 ,Superwoman Madam Koh ,I love U 。

From ,

Your Son

按照信的內容看 ,寫信的准是院長大兒子沒錯 。


柯彥弘 ,1968年生 ,今年43歲 ,離婚 ,育有兩名兒子 。據我所知 ,前夫應該還在 ,第二任丈夫 ,不應該是贍養人 Mr Lee 。丈夫過世后 ,常常情緒鬱悶 ,無端抽泣或接聽某人電話之後躲進廁所崩潰大哭 。

二 、探聽

一天在辦公室內 ,來了一通電話 ,因為院長不在所以就被我接了 。

電話另頭說話的是一個男人 。

“喂 ,請問 Madam Koh 院長有係度冇 ?”

“ 冇喎 ,請問揾佢咩事 ?”

“ 哦 ,我係替佢丈夫辦身後事嘅 。請問你係邊位 ? ”

“ 我係佢 D 員工 ,或者你可以打電話俾佢嘅手提 。”

又是那回事嗎 ?哼 ……


有一次看見院長目光呆滯地凝視著辦公桌上那份日曆 ,不由得鼻子一酸 ,落下淚來 。這時 Wendy 立刻上前安慰院長 ,說你要節哀順變 ,現在一定要加油不要太讓他擔心了 。那些日子里 ,院長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恢復過來 。辦好 Mr Lee 後事 ,也因此接觸了替往生者作助念的龍師兄 。從此以後便常隨師兄到處去為其他的往生者助念 ,心情也逐漸平復下來 。

做書記的當兒 ,常會聽院長提起她為某某往生者做助念的經歷 。

“ 往昔所造諸惡業 ,皆由貪嗔癡 …… 這什麽意思呢 ?”

“ 應該能這樣解釋 :從前所犯下的所有錯事 ,都是因為貪念 、妒忌等不好的心態而引起 。 ”

“ 那‘ 無常 ’又是指什麽呢 ?”

“ 簡單來說 ,就是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不永恆的 ,而且也由不得你去控制 ,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受現實 。”

“ 噢 ,是嗎 …… 我以前仿佛從來沒有在意過這些事情 ,以為想怎樣就怎樣 。 ”

“ 那麼 ,你相信西方極樂世界嗎 ?死後能在那裡和已故的家人相見嗎 ?”


令人如此措手不及的問題 ,此時此刻 ,方才真正瞭解《 祝福 》里被祥林嫂提問的那個我是怎麼個滋味 。眼前的院長不就是個活跳跳的祥林嫂 ?

William 是院長的老臣子 ,工作是負責交通及載送的司機 。按他的解說來看 ,死者確實是 Mr Lee 沒錯 ,聽他說院長已經與他同處了十幾年了 ,現在不在了真可惜 。

三 、追蹤


根據調查 ,起火的事發地點應該就是位於走廊盡頭的 A4 課室 。中心一樓的所有房間即使是上了漆 ,卻也未完全遮掩事發的痕跡 。從照片看來 ,空調機的周圍能明顯的看出已被煙燻黑 。

後來院長的舉動和幾位中年女士的說辭也證實了這個假設 ,Mr Wong 的課堂上多數都是些年齡介於 40 至 60 歲的婦女 。在某個星期二院長考慮到課室人數增加而不得不將班級轉到位置寬敞的 A4 ,於是搖了個電話給我 ,吩咐我將她們安排到那間課室裡上課 。但是 ,這項要求很快的被拒絕了 。

“ 呵 ?爲什麽要到那裡上課 ?!我不要 ,我怕的要死 。”婦女 A 說 。

“ 怎麼回事 ? 有什麽問題嗎 ? ”婦女 B 問 。

“什麽 ? 你不知道嗎 ?那裡曾經有 …… ”婦女 A 回答 。

“ 哎 ,這些事就別說了 。”婦女 C 突然打岔 。

“ 沒關係啦 ,我們就擠一擠好了 。親密點嘛 。”婦女們一致認同道 。

可是 ,那份詭異的氛圍並未因這小小的笑話掩蓋 。院長仍舊對此解釋說 :“ 他已經走了 ,不在這裡了 。”

“ 他會這麼做的原因 ,聽說是因為他抱怨她只關心那兩個兒子而忽略他 。”

“ 唉 ,可是我們看他不像是會為這些事而做傻事的人啊 …… ”

另外 ,先前我雖然沒親眼看見院長這麼做 ,可是她總是會按時的把一張符放在那間課室裡化掉 ,房裡散發出來的煙味頓時替課室更添一份詭異 。

當時 ,Adrinna 也在場 。該怎麼回答她的問題才好 ?須知道有時孩子們的問題是打破沙鍋問到底的 。

“ Madam Koh 在幹嘛 ?為什麼會有煙味 ?好臭 。”

“ 不知道呢 。可能 ,呃 …… ”

該怎麼說來含混過去呢 ?

(事件簿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
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迴轉手札(4) - To 打粉: 生命中第一次認真唱歌的時候究竟是什麼時候呢?仔細回想,要追溯到六歲那年臨近農曆新年嗎,幼兒園校長在放學前的集會中,邀請台下任何一位勇敢的小同學上台唱新年歌並派發他一封紅包那次,某個男孩跳起來舉了手,在還沒學到自告奮勇這句成語前,就上了台唱《財神到》。並不是的,那還不算是認真唱歌的時候,那麼是二...
    1 週前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1 個月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