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1年12月28日 星期三

愚人遊戲(三)。疑惑


“是你,一定是你殺了我丈夫!”那個阿嬸大聲嘶喊。

“我我……我沒有!我沒有殺人 !”麻煩事幹嘛一單接著一單來啊?

文儀還在房間裏面,不能放著她不管。

“冷靜點女士,我想你是搞錯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這房子里還有一個人受傷了,你身上有帶著手機嗎?我想叫救護車。”

“誰要相信你這殺人兇手?”她把菜刀指向我。

“喂安娣你瘋了嗎?我是殺人犯的話早就跑掉啦,還留在這裡叫救護車?”

“看你的手,還有衣服全都是血,還有什麽話好說?你分明就是那個殺人犯!你知不知道,我們家還有三個孩子要養?蛤?你知不知道現在全家人是靠他吃飯的?現在他走了是不是你來賠我一個丈夫?是不是?!”

她仍握著那把菜刀,開始慢慢走向前。

“聽我說,我是冤枉的。沒有殺人!沒有!裏面有人受傷了,快幫忙我叫救護車。拜託,我求你了女士!救救我女朋友!”現在的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還解釋些什麽,殺了人就得要償命 !”她失去理智了。

“呀 —— ”糟,她的菜刀正衝向我。

我下意識的往後退,立刻打開了那扇被塗鴉的門,轉身“ 碰、咔噠 ”重新鎖上門。

“給我出來,殺人兇手!看我要你償命 ……”外面仍然傳來那瘋婆子聲音。

“鏘、鏘、鏘……”

別跟我說她想用菜刀劈開這扇門。

這下子怎麼辦?

文儀手機不見了,家用電話又被割斷電話線,我的手機又沒余額 ……快想想辦法……

等等,我的手機沒有餘額 ……

但是還可以撥緊急電話啊!阿健你這笨蛋怎麼不早點想到呢,再這樣下去文儀會沒命的!

嗶嗶嗶嗶 —— ”怎麼又來一個煩人的信息,我快氣炸了。

“噢,忘了告訴你。我的準備工作即將完成,聽過羅馬競技場嗎?裏面參與格鬥的武士只有兩個下場,這個不用我解釋吧。比賽一旦開始了就不能停下,直到分出勝負為止,誰也別想離開。乖乖準備好你的武器迎戰吧!”

去你的誰管你的比賽和準備工作,就算找到武器也要第一個解決你。

救護車,快打緊急電話

嘟嘟 —— 嘟嘟—— ……”時間過了十秒。

快啊,你這笨手機!

二十秒

單調的嘟嘟聲忽然間沒了,怎麼回事?

什麽,沒有訊號?開什麼玩笑?難道說 ……

“嘭……碰……”

遠處傳來微微的轟隆聲,好像煙花的聲音。

“山上的電訊塔?”心裡一震,靈光一閃,我自言自語道。

“砰!…… 砰!…… 砰!…… 咚……咚……咚……”有人在用力的撞門,她要闖進來了。

但是,再拖下去真會死人的。

先回房間看看文儀怎樣了,於是我跑回文儀房間去。

一切已經太遲了。

我用力搖晃她的肩膀,她沒有任何反應,全身已經開始變得冷冰冰的。電視上看來的人工呼吸,心肺復蘇什麽的,該做的都做了,但都沒有用。

“文儀……對不起。”我一臉茫然,快要哭出來。

爲什麽,爲什麽不幸的事偏要降臨在我身上?!爲什麽那瘋子不直接找我還連累其他人?爲什麽這世界對我那麼不公平,凡事都要從我身上奪走一切?爲什麽這世界一點公義都沒有?爲什麽我總是吃虧的那個?

為什麽天沒眼?爲什麽?

我頓時崩潰了,在文儀的屍體面前。

“都怪我沒用,救不了你。我應該一開始就相信你的。”靠著墻,我泣不成聲。

不如乾脆讓我一塊兒死吧 ,胡思亂想出來這個念頭。

“嗙——嗙——”眼看門好像快被撞開,響聲突然打斷了我的思緒。

還不能死,一定要把那瘋子揪出來幹掉!我發誓要替文儀報仇。

眼前還有一個危機等待我處理。

“我留了些東西給你……”剛才的信息里是這麼寫著。

環顧四周,還是找不到什麼東西。咦,等等 …… 床底下好像有個黑色的東西。嗯,塑料袋?裏面好像裝了些什麽。拆開一看,竟是我以為這一世人都不會碰到的東西。

袋子里原來裝著一把手槍。

雖然被嚇了一跳,但還是將槍柄捏得緊緊的。

等我找到你這瘋子,我會殺了你,殺了你!我學著電影裡的特務拉了一下滑套讓子彈上膛。

“嘭碰!”門終究擋不住被撞開了。

“殺人償命——賠我一個老公 !殺了你祭他在天之靈……”來了,她正在逼近中。十步、五步……

“別別……別過來!我……可是會開槍的!子彈可沒長眼睛!”我把槍口對著她。

“看我一刀斬死你!”她什麽都沒聽進去就向著我的頭揮刀了。

天,別逼我開槍可以嗎?真的要開槍嗎?殺人很大罪的。

開,不開,開,不開……

“乓……”(裏面夾雜著一朵血色玫瑰綻放的聲音。

窄小的房間里槍聲回音很大,耳朵被震得嗡嗡作響。

菜刀刀口停留在我額頭前一尺的位置。

而子彈不偏不倚,正中那女人的額頭。

(持續 ……)

2 則留言 :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
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迴轉手札(5) - 寫給舞台總監: 妳我其實都清楚的,人生如戲,但我們從不擁有任何彩排的餘裕,每次出場都是新一齣劇情,不管入戲還是出錯皆要一鏡到底,唯能在不盡相同的情節裡對上台詞和走位,要是途中不留心走神,也就只能繼續演下去。 在妳就職期間,想也是看過眾生百相,沒有人就是天生的老戲骨,頂多也是依循著生存的本能讓自己出演而已。...
    3 天前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2 個月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