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2年7月15日 星期日

絲路已盡。情歌未央

這一天,我與情歌有一個甜蜜的約會。

曲折的絲路把我翻到愛的那一頁,迷霧重重的雲端散發徹骨的涼意,這一路走來,只爲再聽歌者一曲。


踏著期待的腳步,我走向票務櫃檯向工作人員領票。瞄了一眼劇場的平面圖,再對照票根上的座位號碼,我找到了晚上大概會坐的位置。在嘉賓席後面的幾排嗎?VO列的座位好像就在後面算起第二排靠左啊。


順著來路往回走向泊在路邊的白色Sonata,我打開車門,劉哥把一個剛買的燒包遞給我。今天與我同行的都是母親的朋友,劉哥和梅姐。劉哥充當今天的司機,駕著妹妹的白色轎車把我們一行人載了上來。梅姐是劉哥的妹妹,也是那輛白色轎車的主人(聽說是她那位有錢的男友送的,至於爲什麽送這份厚禮給她則無人能曉。)

在路上兜了一陣子就立刻找到了一個泊車位,所幸常上來看秀或演唱會的劉哥想得周到,老早就要我們在演唱會開始四小時前下樓等他們的車。路上母親不停地向大家發牢騷說上雲頂老是暈車,下車以後又不停地打哆嗦。不知道為何每個上雲頂的駕車人士總是要把車速開得那麼快(也許是我不習慣的緣故),又或者劉哥是個比較急進的駕車人士喜歡踩油門的感覺,最後連梅姐也耐不住暈頭轉向了起來。


【不是因為你的話,我想我應該也不會上來折磨自己了。】母親邊摩擦凍殭的雙手邊開玩笑說。

高原的空氣的確很冷,用力的深呼吸便驅走許多的睡意。

一行人隨意在雲頂酒店大樓內的廣場走走,餓了就歇在快餐店裡點炸雞,吃個薯條喝點汽水填飽肚子。原本想說少吃一點的,但是看桌上還留著一塊炸雞、沙拉和薯泥,桌上的各位把目光投向我,所以就在眾人要求下把它們吃完。


離開了快餐店,我們上樓梯下電梯,過個馬路走個地下道,穿行在滾滾人群中擠過各自的身影。我一直在想旅人旅行的目的何在?完願、流浪、等待還是練習?為問題尋找答案是必然的,無論它以什麼樣的方式進行著。

有時你在最終找到答案,有時你怎麼找也沒有答案。(那麼這樣的旅程就變得毫無意義了嗎?)找到答案與否,我們已不經意的在路上一寸一寸的成長著。

幹嘛那麼情緒化呢?可能是在為社團大型活動表演而發愁的緣故吧,說實話這給了我很大的壓力,現實告訴你現在是堂堂一個主席怎麼能怎麼快就喪氣呢?自身的體內,兩個甚至更多想法矛盾地衝突著,副作用即是操勞過度的心靈疲乏。車上打盹兒了近一小時,朦朧中醒來,便已經站在雲頂高原的某個街道上。


雲星劇場門口。

準備妥當后,我和梅姐走進重重保安和工作人員包圍網的入口處。說起來身上正好帶著數碼相機,身上則掛著老帶在身邊的筆記型電腦,剛好瞥見票根上面的規則是說明了不允許把相機攜帶入場。

可是,誰會搭理這些惹人明知故犯規則啊?管他的。

經過安檢櫃檯的時候還蠻緊張的,其中一名保安檢查了梅姐的包包后讓她通過,然後另外一名就直盯著我的手提電腦背包。


【Laptop inside ?】他問。(怎麼?手提電腦有什麽問題呢?況且也快沒電了。)

【Yup……】我點頭。(該不會搜我的身吧?)

【Never mind. You may go in.】(呼……屆時鬆了口氣,右手隨後插入口袋裡緊握著那台數碼相機。)

劇場的大門半掩,場外人來人往,不停頓的嘈雜聲以及螢光棒的叫賣聲充斥著整個地方。看見其中一個排滿長龍的櫃檯,說是填個表格就能拿一支螢光棒。這個讓我想起面子書上本地的後援會好像說過什麽關於演唱會一起用藍色螢光棒的事,不過乍看之下附贈的螢光棒好像並不是全藍的光,三個顏色各異的發光小燈泡。下一張填了問卷,贈品是靜茹代言的韓國美白護膚產品樣品,和梅姐共填兩張問卷以後,梅姐把她那一包樣本贈品也乾脆給了我媽。(我猜她家裡肯定多的是護膚品。)


順著階梯來到離舞臺大概二十幾米的座位,雖然往左邊偏了一點,還奢求什麽呢?能來到這裡於我而言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事了,一個突如其來的比賽,把一個遙遙無期的願望拉到這一年,這一份天降甘露般的幸運,無論是誰賦予的,我衷心感恩。

沒錯,靜茹《愛的那一頁》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的演唱會。


在座位上等了將近一小時,我拿出早前為猜歌大賽打印的歌詞,反復的練習哼唱著直到開場為止。梅姐的一位朋友似乎也買了演唱會的入門票,從談話中應該坐在舞臺很右邊,一陣子之後那位朋友來了,梅姐很高興的立刻走向靠右的座位。

八點四十五分,舞臺後走出兩位背著吉他的人。

【大會有請兩位演唱會素人開場嘉賓……】廣播里類似電臺 DJ 顏薇恩的聲音。


兩人介紹了自己,其中一位叫Alvin 的看起來總是很眼熟。因為眼力已經不如以前那麼敏銳了,隱隱約約能望見左邊男生的輪廓。加上一副黑框眼鏡,越看就越像梁式情歌歌唱大賽里遇見的吉他大哥哥。

“今天我們要唱的歌曲是……梁靜茹的《可惜不是你》。”

和當天他用來參賽的歌曲根本就一模一樣!

所以寫到這裡,我翻找之前拍過那個大哥哥吉他的照片。但可惜的是,能辨識身份的東西充其量也只是只一手錶的黑色錶帶。如果那真的是大哥哥的話,比賽當時錯過的的彈唱環節就補了回去不是嗎?


不愧是得獎的開場嘉賓,我這塊料啊怎麼比也比不上懂得自彈自唱的他們了。每個人被賜予的才能都是平等的,至於那些沒有的就只能夠憑自己多花的時間和心思去研究并慢慢的琢磨出來。羅羅老師說的沒錯:趁年輕就是要多接觸不一樣的東西來充實自己,等以後需要背負更多擔子的時候想抽空也來不及了。


(因為一直被工作人員干擾要求收起相機不要拍攝,所以片段都不大長,請大家見諒。)

 “嗡嗡……”口袋裡的手電無聲的震動。

【喂?四十四哥啊?……】對方操著挺流利的廣東話,四十五弟怎麼會在這時候殺出來?

【欸,我好像忘了她電話,太久沒有聯絡了。你還記得嗎?】他問。


當然記得,那個與你分享故事的專門熱線。

在腦裡邊查找了三秒后,我把一串數字念給四十五弟聽。話說,大家什麼時候正式的出來聚一聚喝一杯呢?回來的那人很忙啊,應該要見的不只是我們幾個吧?女王說就乾脆試探她用多久時間才想起我們。(笑)因為四十五弟那時還在忙著演奏會重出江湖的事,所以爲了能專心下來觀賞,匆匆聊過幾句便掛了電話。

全場的燈光暗了下來,後臺徐徐走出白色舞衣的舞蹈員。樂隊奏著柔和的音樂,舞者在只有藍光的臺上緩緩旋轉,蹲下,仰頭,站起。

紅紫色的螢光燈在舞者的腹腰間忽的被點亮了。


【幸福它出現在周圍,幸福它聞得到有如花香,幸福像親吻著早晨的露珠,幸福,你只要抬起頭,看見了,然後緊緊握住呵護它,別讓它再次逃遠啦……】

背景音樂當然是附和旁白的《我是幸福的》。


“黃昏過後,暖暖的晚風中,在小公園裡頭,眼眶紅了……看老公公和老婆婆在散步著,把手牢牢握著;星星亮了 ” 舞臺臺階頂端升起一個白色羽毛洋裝的歌手,觀眾開始尖叫。

【我覺得幸福就是這樣的……】她微笑。

曲畢,烏克麗麗的弦音輕快的彈奏著,全場觀眾隨著節奏揮動手中的螢光棒。


下一首歌是好馨晴在鳳曲鶯韻里選唱的《小手拉大手》,雖然沒有仔細去聽她們現場演唱,恭喜她們最後拿了個組合的三獎。我想是該把演唱會現場拍到的演唱分享給她們看看的,演唱的時候記得要多笑一點噢,讓觀眾感受那股郊遊的快樂氣氛。


之前看過一些演唱會的片段,靜茹幾乎每一次都會將該次演唱會的海報簽名,然後折成自己小時候常玩的紙飛機,飛到觀眾手上。唱了一首《暖暖》之後,她稍作休息開始進行與觀眾交流的【Talking】環節,一聽之下才知道原來除了現場前排座位坐了她的家人好友外,還有很多來自海外支持的歌迷,有些竟然還連續買了兩天的票。(話說那些人是全職歌迷嗎?)


畢竟紙飛機是紙做的,我的運氣沒可能一直都那麼好。


【今天的演唱會呢,我為大家準備了很多的段落,希望大家仔細聆聽。】

下一環節的演唱結束以後,樂手一一獨奏著各自的樂器帶領著觀眾一同將場子打暖。

【世界上,無法單一詮釋的東西,是情人的話。】LED 螢幕上這麼顯示著。

“ 興高采烈地破蛹,華麗新生的衝動…… ” 一襲粉紅披風在風扇效果下篷起,變成一雙展開的翅膀,劇場頂上的舞臺道具緩慢的降落下來,是一張黃色的網狀物,爲了《燕尾蝶》的出場這樣的裝扮想必耗資不少。


特別嘉賓張智成在演唱《彩虹》之後被請出,結果和我猜的一樣,選唱的歌曲果然是《一家一》。唱完以後表兄妹除了再提一提出身唱歌世家的一些事,現場幾乎每一個角落都或許坐著他們的親朋好友,當觀眾以外也充當著負責監聽的評審。

“ 其實今天我只是來湊個熱鬧撐撐場的,趁她換下一套服裝的時候。 ” 他忽然調侃道。

《淩晨三點鐘》仍舊散發當年寂寞的煙酒味道,果然和山山說的他是個需要慢慢醞釀且對自己有所要求的歌手,所以慢工出細活把作品唱的相當好,現場表現也非常的出色。(抱歉,我唱壞了你的《相逢恨早》呢,我可真是丟人呵呵。)


【作為世界的讀者,不要輕易成為被書寫的角色……】不知道開場的序詞都是誰寫的呢?錄音裡的靜茹像是電臺的主持人,也像個說故事的吟遊詩人,用文字做引子然後將歌曲調味呈上舞臺。

看了幾分鐘的繽紛大螢幕,聚光燈亮在舞臺左邊的樓梯附近。

她走了下臺開始和觀眾進行近距離接觸,手上好像還帶了些紙飛機。原本想要趁機上前去握個手,可惜坐的位置還是趕不上前排熱情的歌迷和保安的人牆。就這樣,隔著兩米這最近的距離,我拿起相機對準唱著《我喜歡》的靜茹。


之後的演唱特別嘉賓便是楊宗緯,一出場以歌劇魅影裡的《Music Of The Night》震撼全場。其中靜茹和宗緯更以歌劇的方式獻唱并飆了一兩次高音,因此今天加上張智成三人,都是實力派歌手,現場聆聽演唱會的好處在於,你能接收來自歌手的誠意與感情流露遠比耳機里播放來得多。話說宗緯在之後的對話中稍微以【靜茹是他心目中的最佳女歌手】暗示了靜茹與金曲獎擦肩而過的事情,她也毫不客氣的稱讚宗緯是個很好的運動教練。


星光一班孕育出來的宗緯以《被遺忘的》接下舞臺,以磁性的聲觸波動著聽眾耳膜。

第四段落的序詞:【美人魚只爲再見王子一面,願意用自己的聲音交換……即使失去了聲音,也要沉默的在心裡朗誦情詩。】

“ 每看一本書都會有翻到最後一頁的時候,可是裡邊你曾讀過的愛,與遺憾,卻用不間斷地繼續留在記憶里。”


演唱會第四章多以傷心情歌坐鎮全場,《會呼吸的痛》,《分手快樂》,《接受》,《第三者》等,當然還有那天在咖啡館妳問我有沒有的存檔在電腦裡的《可惜不是你》。

那時候,我還不大熟悉這一首歌,只知道自己所知道的愛情之所以為愛情,總是被不經意的流逝,更可能是被揮霍的崇拜。

【這首歌呢……當我在異鄉臨睡前收到附在郵件的 Demo 時候,一聽之下便很喜歡。】

《愛久見人心》由彭學斌先生擔綱作詞作曲,是一首來自本地的製作。靜茹將這歌的首度演唱獻了給了故鄉,并在唱完後告訴著聽眾們要愛得比《勇氣》更勇敢,好讓讓對方倍感踏實的一路走下去。沉澱一年半的她已經有所成長,使得靜茹情歌的詮釋又走深了一步。

【因為這是返鄉之唱,所以會比平常的表演特別。】


謝謝她為大馬歌迷們的偏愛所特設的演出,歌曲無時無刻散發著愛的正能量。期待她八月的新專輯發行,也希望未來的她有更多暖暖的歌聲。

她唱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一夜長大》和成名曲《勇氣》,雖然當年的靜茹在地震的阻滯下無法將《一夜長大》宣傳出去,但是這首歌卻和《夜夜夜夜》伴著那時候隻身留在他鄉發展事業每一個夜晚。

《勇氣》結束以後,她作勢離開了劇場。

按慣例,安可環節的成份在演唱會裡邊必不可少。開始,爵士鼓手在攝像機前舉起鼓棒用力敲打著節奏,臺下觀眾(包括我在內)也不停的呼喊著她的名字。


身著棉花裝扮的舞者站在台上,配以趣怪的嘻哈街舞吸引著觀眾的耳目,配上新穎的舞曲曲風,靜茹於觀眾的尖叫聲下以《聽不到》再次登場。爲了讓觀眾們一飽耳福,安可歌曲一共唱了四首。時間很快的飛過了三小時,無論歌者還是觀眾,大家不捨的呼喊著,就好像不想演唱會結束一樣。


唱《崇拜》的時候,大螢幕上一看便能見到她眼泛淚光,可眼淚還是被她忍了下去。說道在演唱會上哭,倒還是在 Youtube 裡邊聽過好幾次。最印象深刻的便是某場演唱會當她唱鳳飛飛的《掌聲響起》之前,提起了當年和父親很多回憶,只可惜在她十八歲某天歌唱比賽得獎簽約的時候父親便過世了。這首歌是她父親生前最愛的一首歌。


她說,父親一定在天國某處看著她每一場演唱會。

她唱著歌的眼神總是那麼深邃的投射到每一位觀眾眼裡,用心想要傳達些什麽,又或者想要在茫茫人海裡尋找父親鼓掌的身影?我只是一味的拼命搖動手上的螢光棒,跟著樂隊的旋律,由始至終哼唱著情歌。


你可能認為我是那種另類的瘋狂歌迷,因為根本沒有把這些細碎段落記載下來的必要。但是,我一直都那麼的肯定結婚以後的她是感情發酵最飽滿的時刻。所以也因此那麼用力的記住現場演唱的每一首歌給我的心靈衝擊。

演唱會在啪啪啪啪,碎紙彩帶的雨中結束。她站上升降臺,揮手告別觀眾。

【希望我永遠都不要停止歌唱,不只爲了自己,也爲了身邊所有愛我與支持我的人,為你們歌唱的日子,將會是我生命中最精彩的一頁。】

就像專輯的CD播放完畢,情詩也翻完最後一頁,THE END。


結束以後和梅姐出了劇場,循著人潮一步一步走到約定好的會合地點。這一次果然不虛此行,聽母親說過看《荃加福祿壽》的表演秀才那麼兩小時讓人意猶未盡,能看上將近三小時的演唱會簡直就是超值的享受。


還以為會合以後就能直接下山回家去,沒想到另外三人竟然提議走賭場一趟。對於這一種十賭九輸的地方不去也罷,況且過些時候就能光明正大的進入參觀了。拗不過他們就跟著他們來到了賭場入口,不過以自己那麼年輕的臉孔即使是想若無其事的走進去也不可能過關的。(因為我對自己和小學以來沒有多大變化的的樣貌非常有信心。)

貌似尼泊爾籍的保安叫住我想要檢查身上的背包還有身份證,劉哥無奈的上前替我解圍說背包裡是筆記型電腦。【噢,不能帶進裏面嗎?那我們把電腦放在外面的保險箱里。】劉哥說著就把我帶到一旁,我聲明自己不進去也沒關係的,一個人自己在附近走走就好了。於是便轉身離開那鬼地方。


呼著高原的冷空氣,我走出了旅店大廳來到門外吹吹冷風讓自己清醒一下。


相隔了好幾年又再一次上來云頂高原,舊地重遊給我的新體驗除了是演唱會和經過賭場以外好像只剩下高原上刺骨的寒風了,這次上來還想要把多餘的煩惱留下在這裡的,但有些事還是放不下心最終還是將它們收好繼續背在肩上。

在外頭一個人走了十分鐘用冷風虐待自己的煩惱,我繼續漫無目的的踏進那間名叫 Highland Hotel 旅館大廳里。奇卡米之後跟我說過,他最記得大廳裡的一直以來擺了好幾十年的雕像和那些歐洲風格的典雅設計。


因此,也趁著這些機會為每一尊銅像留影。(然後他說其實是另一間酒店大樓頻頻傳出鬧鬼事件,所以那陣子來玩的時候才選擇在這裡入住。)


電話嗡嗡作響,是媽打來的電話。

出來之後,我在旅館的星巴克咖啡店和他們會合。梅姐好像拉著一位朋友敘舊所以比較遲才到,於是一行人先行在星巴克咖啡館里喝一點咖啡消磨時間。最近都那麼和咖啡有緣啊,在我看《等一個人咖啡》的時候出現了這些現實場景。

劉哥和母親比較少喝咖啡,所以乾脆要我幫他們點咖啡。我指了指櫃檯後面餐牌寫著的 “ 可可卡布奇諾和摩卡 ”,然后劉哥付錢。


思螢會在她的咖啡大事典記錄和可可卡布奇諾的人現在是什麽心情?或者可以從咖啡的角度判斷我是一個怎樣的人?阿不思一定會冷冷的笑我怎麼連你和思螢這女孩都那麼天真啊,都說了這一套不可信……

喝過一口燙舌的卡布奇諾,我正好察覺這是我十九年以來第一次進星巴克喝咖啡。(很可笑吧,我是說真的。)人有時還真的要抽出一點享受咖啡香洋溢的時光,悠閒地聊天或上網耗掉一大半時間給自己輕鬆一下。之前可能就因為老是心疼自己的荷包,不敢花太多錢在那種一骨碌就會被消化掉的東西,所以從前經過星巴克都是聞聞看滲出來的咖啡香,然後再看看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價目表,才邁開腳步離開咖啡店。


凌晨一點零五分,覺得光喝著咖啡很無聊的我按下筆記型電腦的開關。

金牛女正好在線上,於是立即打開對話框先把演唱會後的興奮加入對話里。

【下次會有機會能和她握手的。】她打給我一個笑臉。

然後大家互道晚安,我闔上電腦螢幕將東西收拾好準備乘車下山回家。凌晨的風勢愈加強勁,像一道道刀口在和皮膚摩擦一樣,每個人都冷得發顫。不知道是因為剛才出來吹風時習慣了,還是那一股餘韵繞梁的情歌還在血液里流動,但無論什麽原因,我打從心底是感到暖和的。



不知何故,我忽然想起了一首歌。

【我害怕孤獨,這樣枯坐到睡去,我感到很冷,感覺很累。】

感謝靜茹給了我和情歌一個美好的約會,我會繼續的和它練習相愛直到自己羽化為止。

【嗯…今晚美麗的一頁。】我看著凌晨三點四十五分的上弦月睡去。

******************************************************************


PS:回家前其實繞到增江的竹園餐館吃了肉骨茶,讓我意外的是這家餐館我每天來回那麼多次竟然不知道他們也在凌晨時分營業。當時意識在半睡半醒的狀態沒有仔細品嘗肉骨茶,所以有機會再去吃吃看。

影法師希望上帝為有情人延長無限光年,我套她的話安慰小雪。如果今年是末日,我反而慶倖自己少了一個遺憾,在世界被磨成荒蕪的沙以前,容我一邊抄著不朽的情詩,一邊閉上眼,哼著她的情歌向另一個世界展開旅行。

6 則留言 :

  1. le bonheur dans L'action
    L'amour est generosite,
    l'amour est prodigalité, l'amour
    est echange. Qui donne
    beaucoup recoit beaucoup
    en fin de compte.
    L'amour n'est
    pas un sentiment,
    c'est un art

    幸福行动
    爱是慷慨,
    爱情是奢侈,爱
    被交换。赋予
    多少接收多少
    最后。

    爱就是
    不是一种感觉,
    它也是一门艺术

    心血来潮,到google translate 翻译了意思,没想到挺有意思的。 喜欢这一篇博文,吸引了我,又多一个梦想了,想要看一场我喜欢的歌手的演唱会。:-)
    解决烦恼了吗?有时候,要先将它卸下,做一件让自己轻松快乐的事,让自己先冷静下来,再面对问题会比较好。:D
    加油!

    回覆刪除
  2. 謝謝你用心留言,很高興有人不厭其煩的看我寫那麼啰嗦的文章。

    話說,這首詩真有意思啊不是嗎呵呵……

    回覆刪除
  3. 不会,不用客气。
    嗯,真的挺有意思的……呵呵。:-)
    对了,你有参加花踪文学奖吗?

    回覆刪除
  4. 沒有耶,我的水準還沒到達那個等級。

    回覆刪除
  5.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6. 哦,應該要對自己有信心,你可以的!況且,好的事情嘗試也沒坏呀~

    那今年文藝營你會去嗎(如果有的話)?

    回覆刪除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2 天前
  • 讀詩前請將自己脫光 —— 讀潘柏霖增訂版《1993》 - 作者:潘柏霖 出版:潘柏霖 出版年份:2015 年 11 月 認識《1993》的經過其實很簡單,得知潘柏霖這位寫詩人都多虧《晚安詩》面子書專頁的介紹,後來在動態時報裡頭發現了潘柏霖《1993》增訂版的貼文,先是見詩集名稱與自己的出生年份相同,讀上一兩首詩作后甚是喜歡,於是托朋友買了來。直到將詩集閱畢,才知道...
    1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2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