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3年12月4日 星期三

青春到站

我以為念茲在茲的日子好像就在身後不遠處,走出列車的自動門,方知歸途的軌道已經綿延消失在風景盡頭。意識恢復在落腳的月臺上,待我踏出自己的足跡。——(題記)


同系友出遊到海邊那天,車上只我和艾倫兩個,背後的乘客座位載滿行李、用具和超市裡買來的燒烤食材,如前方開始阻塞的高速公路,後座也一樣被堆積得有些擁擠。艾倫喚我替他操作手機,點選藍牙功能連接車內的接收器。屆時,擴音器傳出五月天膾炙人口的《突然好想你》。

【你會在哪裡,過得快樂或委屈?】我想最怕的終究是那句突然聽見你的消息。

忘卻時間奔忙了好些時候,我從紅傘那裡獲悉關於她在大學的三兩事(紅傘是中學時期認識的同校同學)。面試遴選結束,引頸長盼的結果出爐,她如願以償就讀中文教育系。某次私信,她突然提起系上指導寫作課的教授,給班上拋了一個環繞初入大學為題材的散文習作。

她說著當初自己其實並沒嘗試過認真地書寫,等教授檢查過一遍文章,發回來的時候,文末只留下一段紅墨色的評語:敘事成份偏重、抒情層面有待加強,應有一個主題貫穿全文。“看似清晰,卻時而茫然的未來,是否還需要編造假設?”我沒把話說出口,一味暗自嘀咕。

最近總在分不清晝夜的邊界上醒來,隔壁床位的堯掌櫃或許才入眠不久,偶爾散落好幾張帳簿上掉下的算草在旁。日光燈是亮著的,它一直都在頑固抗衡著你們的夜晚。你們經常背對彼此的時間線行走,各自追趕自己的座標,幸運的話,可能交集于校園的圓周上,復又馬不停蹄回到原位繼續公轉。


教授授課期間近乎不能察覺何謂光陰荏苒,走神的時候迷路在課堂的邏輯地圖上,找回自己的時候已然深夜。如果將去年的時間表重疊,時間的罅隙顯而易見。然而它們卻成為餵食活動瑣事的餌,如蝗災啃噬著腳步,稍微不慎便被迷惘的黑淹沒。吉他倫是我發現其中一個仍得以苟延殘喘的倖存者,我曾踏入他還未暗下的房間,他朋友判老三悠哉的直盯著電腦螢幕裡的電影片段(誰知是不是碰巧每次都那麼空閒),在吉他倫的房門敲上一敲通常是深夜時分吧。

每每聽見吉他弦奏起,我猜那便是他最自在的身影了。

啊,宿舍里不難聽見吉他響起,光說阿德、奧斯兩人早已綽綽有餘呢。他們是自海東邊成長的孩子,吉他似乎很自然而然化為他們信仰的附屬品,阿德很喜歡重金屬,而房間里僅有一把奧斯的吉他,接上去的吉他弦還有其中三條是尼龍線,但阿德不以為意的勾動著吉他,彈指間仿佛錯置了節奏,吉他聲響裝在寢室內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然後,我更加認定黃金葛樓裡,不……理應說在這遍佈的房間,只會播放它們特有的聲響,至於我聽過的僅僅是樓層裡的一部份。

於是我嘗試在夜裡推開窗戶,却只發現它身上蟄伏的鳴叫。

吉他倫語氣帶著些許感慨,昔日人群雲集的飯堂已不復存在,早午晚餐的煩惱不過其次,被飯堂停業所謀殺的聚首時光才是它留下的最終傷害。住客們食慾上有了差別,從而四下分散,到大學內夜間繼續營業的餐廳逗留一頓晚飯的時間。呵呵,如今電話還得多打幾通,房門得要多走個幾十步。從前什麽課後隨意就能聚集的茶室、冷飲店,全都消失無蹤。

【一直虛耗下去,有時也不免相對無言。】

S撥了撥頭髮,若有所思的點頭應答。入夜的街道泛著微亮的橙光,林立的建築只留一張張僅能大略辨識的剪影。T當時也在S的隔壁,約莫是個熱鬧完畢的晚上,前方人行道都是盡興又活蹦亂跳的人群,他們一路激昂高歌好不愉快,你們三人反常的冷靜起來。

我開口問S說這到底是被遺留著的場合,還是場合遺留了我們。其他基調的介入,我是無任歡迎的配合,但達至最完美也只能是配合(說穿了,不過是天生沒有主導的本質所致)。S同時也百思不得其解。嗯,理智說這是很正常的,畢竟要度過幾年洗練,我們所栽種的才會開花。


唯一值得慶倖的是,宿舍房間成為我環視全景的最佳視角,雖不如言叔夏和她房間那麼親密得無法分離,倘若將它鋪開,這彈丸之地是我在此最安穩的容身處了。上面印滿書頁和指紋、思緒和哼唱、筆記與傷痕,它們統統盤踞起來,無時無刻地在手腕旁扎根,而我們相互吸納著彼此。

不知遠在北國的墨契藍、寶島的凌天涯以及哈曼會跟自己的房間有著怎樣的關聯。棲身之餘有喃喃自語過嗎?睡眠以外曾有輕撫它安靜的紋路嗎?房間裝下過好幾個年代,也許它渴望自由。伸手抵著窗戶,每天看一遍日升的晨曦,看一遍日落的晚霞,像不像驅車向前時退去的風景?房間它不會告訴我這一趟終將抵達何地,抑或真實的情景就如女班長所言:我們正挖掘深埋的什麽,不見天日的庸庸碌碌著。所以,謙卑自輕得抬不起頭來。

後來,我在別人駕駛的車上聽見,原來某些失落的聲音正躲在一角窸窸窣窣。

彌音在月臺的座位上看了遠方幾眼,接著低頭撿拾落葉,坦言自己竟渾渾噩噩的闖了進來,一切仿佛始料未及即已緣定。我依稀能描繪她從天使那聽來的故事,一種有關漂流的形容,她提及水面上一樣在漂流的葉子,而我忘了故事里是否有成功登岸的結局,感覺上情節發展下去總能冒出曙光,說故事的人則在此刻兀自忍住了淚。

另一邊廂坐著滿腹困惑的小實,他說他的世界開始失序,對於重整他暫時是毫無頭緒的(沈佳宜說世上本來很多事就是徒勞無功的啊)。妳聽後笑說,若不是當初隨波逐流的我們,和自己緊緊擁抱的事物慪氣,如今又將在哪一站停靠?交換身世?哎哎那不過是我們何必當初的馬後炮。諸般攔截的阻礙無疑是現況的當頭棒喝,沿路顛簸崎嶇,旅程就此晃悠過去。

我砰一聲關上普騰的車門,在期中短假的最後一日下了車。房間就在黃金葛樓頂上,領回鑰匙后我向載送我來的二弟道別。汽車被他駛去的時候是坦然的,雨天模糊了街道。

我循著樓梯拾階而上,到自己容身的地方跟前。縱使止不住想念多麼貼近的無以取代的過去,總要懂得揮別昔日種種,才會捨得把四零四的房門打開。


後記:

發這篇上來的原因其實一言難盡,簡而言之,此篇原為社團年刊投稿作品之一,卻是在截稿日當天被我決定拿下的文章。那天我登錄面子書看見了紫夜分享的貼文,說道書寫者必須顧慮,自己所寫將會影響誰,因此沉澱所需的時間繼而延長更久。

愁思郎告訴我有關茶花樓女孩告訴他的事,關於那一些難免會有拼盡全力也無法擁有的事情,或許誰在某個點上出錯了,天知道,可能誰也沒錯。語畢,愁思郎他並不見得完全釋懷,應該只是舒緩了一點敏感的神經,回歸沉默聆聽的自己。

愁思郎問我,你聽過蔡健雅唱《空白格》嗎?其實很簡單,其實很自然,其實並不難,是你太悲觀,隔著一道墻不跟誰分享。

且就讓它在光陰界封存當下的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
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迴轉手札(5) - 寫給舞台總監: 妳我其實都清楚的,人生如戲,但我們從不擁有任何彩排的餘裕,每次出場都是新一齣劇情,不管入戲還是出錯皆要一鏡到底,唯能在不盡相同的情節裡對上台詞和走位,要是途中不留心走神,也就只能繼續演下去。 在妳就職期間,想也是看過眾生百相,沒有人就是天生的老戲骨,頂多也是依循著生存的本能讓自己出演而已。...
    3 天前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2 個月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