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2年6月16日 星期六

我也不想這樣


湯再過一陣子就該煮沸了。

現在是要加麻油吧?但媽之前說要放的蒜米配上去會是什麽味道這問題讓我想了很久。

但是,那鍋這樣煮出來江魚仔湯我喝了那麼多次,依舊沒有察覺加了蒜米炒的江魚仔之後悔與沒加蒜米有些什麽分別。

爺爺的話鐵定會問我:“ 這樣到底在煮些什麽?味道記得要集中,蓮藕湯就不要多放那些多餘的藥材,不要零零散散這裡一點那裡一點的……” 是啊,我知道你老是覺得老媽的廚藝還是不到家。那天清晨你回過來嗎,回來取回你的摩托車嗎?三弟似乎碰到了你的粗糙的手掌。

說起這個,我開始想念起了你偶爾會給我們做的炒飯呢。

崩潰后一小時,她說待會兒會出外去,晚餐自己煮給弟弟吃,沒有多交代什麼時候回來。

這照理來說癥結不只是來自一個問題,只是冷掉的早餐、未做的家務、無辜的電腦、沉迷網絡的弟弟變成了導火線。

老爸不喜歡看人只做表面功夫。媽媽說背負太多撐不起好累(並且討厭一切電腦相關物品)。我也很累,所以持續著沉默的回應。


自從患耳鳴起,縈繞在累壞的母親耳朵內的蟬聲接近整整十年揮之不去。她藉著喜歡唱歌的興趣,開始向業餘比賽發展拳腳。直到後來的我才發覺那可能真的只是掩蓋耳內單調嗡嗡聲逃避方法,加上從前因工作忙碌無暇看家的父親總是早出晚歸也多抱了一點怨,日積月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失望到了,只能懸在半空,但也再也不能挽回。那之後,她就多了好多能夠喝茶聊天唱歌的朋友,也漸漸開始與父親調換身份。

我們不是對方,無法真正瞭解各自所背負的痛苦以及傷痕。我們不知道對方想要的是什麽,而且似乎也不想去接受對方想要些什麽,一味使用各自釋放情緒的方式偏執的走自己的道路。

【你媽媽真會唱歌,難怪會有這樣的兒子。】認識媽媽的阿姨們那麼說。

【你是一個乖兒子啊……】金牛女總那麼說。

但我比較習慣沈佳儀說的那句:
【我總覺得你把我想得太好了,我根本沒有你形容的那麼好,也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好……】
鬼塚老師不是說過嗎?一個老是羡慕別人的人,當他知道那個人怎麼背負生活以後,他一定會慶倖著自己不是那個人。所以,我重申:我真的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好。除了臉上供遮蓋的笑容以外,面具后是一個活脫脫的普通人,甚至比那差一點,更傷痕累累一點。


我不是一個稱職的兒子,父母也親口承認自己也並不是稱職的父母親。

和守門君一樣,我們都有一個獅子座的弟弟。對外他們是老二;家裡他們才是真正的老大。命運相似的我們倆,都嘗試著勸說或責駡他們希望他們醒悟,不過都以徒勞無功收場。那天的課室里我們兩個邊歎著氣邊向對方訴苦。

我也承認自己不是一個稱職的領導人,也許老媽說得對,我人除了學術上能在她面前抬起頭以外,真的太笨太善良太不懂處事太容易受影響。其實自己並沒有想過要做班上的龍頭,還是某隊的隊長,因為這一切在我的思維里總沒有完整的概念總是丟三落四,也沒有足夠的執行力。

主席需要知道些什麽?

【簡單來說,主席什麽都必須知道……】你給了一個很像答案但又不大像是答案的答案。

知道嗎?唯一支撐著我的只有刀大的名句精華:

“ 不是盡力,而是一定要做到。 ”所以要做就做到最好是嗎?“ 我一直在學習中。 ”

這是夢女開始畏懼夢想的起點,前方太冒險太多的不確定讓人沒有任何安全感。

有誰會想要聽見親人為同一件事爭執不下百次,有誰能把所有自身的不滿看的過去。我不想把自己牽涉在任何爭吵的對話里,所以內心總是矛盾的,想要將情緒和心事一次爆發出來,卻又委屈求全的吞下一肚子憤慨,只有淚從眼角滲出。

我心裡一直默默呐喊,抱怨著再也不想因為小事而吵起來,不要因為別人的錯而失去一些自己想抓緊的自由(然而我並不知道這是不是必然得到的自由)。

那個被鐵鍋鐵碗的哐啷聲摔壞的下午,我也制止不住空氣里碎掉的悲傷和憤怒。但比起幾年前散落一地的魚缸水,沙石和地上喘著粗氣的花羅漢魚,我知道這一次的傷亡只有那些被摔疼的鍋碗。


母親需要包容的缺點超載了,必須卸一些下來。

我想以現在所站著的座標來看,可能我已經越來越接近墨契藍所說的那片咫尺天涯了。

不知道落難公主搬家後怎樣了呢?她在新的柴房過得可好?

小美,我突然想找你陪我看看星空了。

*****************************************************************

後記:

寫這一篇心情記事的時候,我已經將心情沉澱下來好一段時間。一切假象般的恢復正常似的,氣消了的話我才能確定自己不是被煽動的情緒影響寫下一段氣話。我總是以為一些小事可以像守門君說的一樣簡單的化解,但是到我檢查傷口的深度與隔膜的厚度的時候,才發現你不能永遠一如所願,也不能天真的當做從來沒有發生過。

這讓我想起五月天最近的新歌某段歌詞:以為快樂會永久,像不變星空陪著我。

你的眼目要向前正看;你的眼睛(原文是皮)當向前直觀。
要修平你腳下的路,堅定你一切的道。——  箴言 4 : 25 ~ 26

感謝還有金牛女這位朋友聽我廢話兩小時,還是在少見面的網友面前比較容易給情緒找出口。那麼多人之中,她是最佳也是最榮幸的引渡者。

4 則留言 :

  1. 本要贺你,上网却见此文......人生就是如此......能将情绪化为静默委实不易,一个19载的灵魂如此懂事却又如此无奈......将不愉快的付诸文字,从心解去......前路漫漫,心,向太阳,而去......

    回覆刪除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
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迴轉手札(4) - To 打粉: 生命中第一次認真唱歌的時候究竟是什麼時候呢?仔細回想,要追溯到六歲那年臨近農曆新年嗎,幼兒園校長在放學前的集會中,邀請台下任何一位勇敢的小同學上台唱新年歌並派發他一封紅包那次,某個男孩跳起來舉了手,在還沒學到自告奮勇這句成語前,就上了台唱《財神到》。並不是的,那還不算是認真唱歌的時候,那麼是二...
    1 週前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1 個月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