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2年11月19日 星期一

號角響起

開戰首日封;地點:文字雷區逃離路線上躡手躡腳

烽火已經點燃,只有破釜沉舟的精神方能成為不死戰士。漫無目的地前進,抵達極地蔚藍依舊不知時日的久遠。阿薩卡和大哥哥都攜手點著了閃亮的時刻。


天未亮,鬧鈴聲便即刻擊碎睡意滿布的空氣。我按下鬧鐘關閉鈕,此刻窗外冷風瑟瑟,輕輕撩起書桌上的筆記,用力掙脫周公挽留的雙手撐坐起來,自中三起幾乎每個上學前的早晨,畫面全都定格在單調的滴答聲里好幾秒。

打開日光燈,睜開眼就到了今日。

將自己打理完畢,整裝待發的我瞥了一眼牆上的日曆。日曆上的【19】號被大大的用紅色螢光筆畫了一圈,一如記載著歷史般顯眼;當下想起了些什麽,立即取下背包拿出那隻螢光筆,開叉向大考示意宣戰。

毫無意外,考試前的禮堂一片寧靜,偶爾傳來一些久違的問安。只有窗同學圓睜著略帶血絲的眼,干罵昨日失眠的夜。畢竟我們都這把年紀了,日思夜索的絕大考驗無聲的籠罩過來教人如何安寢?

凝重的考場、室內空調,伴隨著屋頂上的細雨,密謀要緩慢的凌虐一具具陷入恐慌的人偶。目不轉睛將試題來回掃過幾遍,一邊期望早上灌下的那瓶雞精開始發揮效用,抖動的雙手在作答紙上反復來回一個時辰半。


接近完事,神智不免漸漸失焦。考官溫馨提醒著作答時間只剩下十分鐘,打不倒男孩連劃綫刪掉錯字竟也如磨刀霍霍那樣的兇狠。頓時短暫當機的腦袋像是被莫名的安裝了程序加速器,五分鐘完成兩段文章快得連我也難以置信。惰性會慢慢銹蝕經久未動的筆桿,即使再靈光也會變得措手不及。

【Masa menjawab telah tamat,sila sempurnakan ayat terakhir anda……】她大囔休戰。

結果當然是沒趕完,但幸運的趁著前頭還在收回考卷的片刻完成了文章結尾。(考官別過身蹬腳等候,似乎也曉得人情上通融我們這群傢伙。)

下了三樓,空氣里還泛著沉重的濕氣,雨停了,雲上暖陽依舊在。

***********************************************************

後記:

面書上加油聲不斷,陸陸續續幾位朋友都給身邊的友人標上一簽祝福,希望彼此考試順利。

話說你也正參與著某一場戰役,休戰期間趁隙飛鴿傳書串了個門子打探打探軍情。你笑說跨過這道坎,就會驚覺自己已經到達下個里程碑。生命并不讓你的預測感貶低它的詭計多端,仿佛你不知道等待在路飛面前的四皇究竟會繼續為他帶來什麼樣的險惡。

欲知後續,且看下回。

是不是從前的我總要把分數看得太重才變得不能放過自己?競爭帶來快感時有那麼一刻我承認被沖昏過頭腦。

不想成為第二個查托,淪為好勝心的奴隸後求知慾蕩然無存。

【追求卓越,成功自然尾隨。】藍丘要我時刻謹記這句座右銘。

我一直在等,那天我們放聲歡笑大喊凱旋的時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5 天前
  • 讀詩前請將自己脫光 —— 讀潘柏霖增訂版《1993》 - 作者:潘柏霖 出版:潘柏霖 出版年份:2015 年 11 月 認識《1993》的經過其實很簡單,得知潘柏霖這位寫詩人都多虧《晚安詩》面子書專頁的介紹,後來在動態時報裡頭發現了潘柏霖《1993》增訂版的貼文,先是見詩集名稱與自己的出生年份相同,讀上一兩首詩作后甚是喜歡,於是托朋友買了來。直到將詩集閱畢,才知道...
    1 週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2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