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多寫寫過去的好多事,其實只是生怕往後無法還原記憶原有的模樣,而我僅僅能依靠並且相信的感覺,就只剩下這裡的記載了。—— 隱行人。

慶倖自己正沐浴在文字大染缸裡的其中一角,不用做大時代的思想家,純粹小眾心態的蝸居於內,不時歡悅或哭訴,讓它們都變成無法剝離我的一部份。—— Sci Wong

陰陽眼。持有者

時光旅人。入境指數

2012年11月6日 星期二

忽來夢魘

倒數十四天,地點:夢的碎片里重生


以前從不會再這樣的情況下發生,自我持有記憶開始,首次將考試壓力轉化為夢境的場景。真的,從前的我都不在睡眠時間愁考試,但白自身惰性所為著實讓我害怕起來。來到了中六,所承受的壓力非比尋常,即便是縮小了學習領域,信息量反之大大提升到了超載的地步。

據我所觀察類似的預示,通常都發生在領取政府大考的成績前一天。這回遇上考試前做關於考試的夢倒是頭一次,當生命來到夢想不再被輕易談起的歲月,同學不再認為自己能僥倖的越過中六的門檻,甚至連低空飛行這樣的險也不敢去冒。

那夜原是夜空晴朗,卻在我回過神的時候霎時化作雨天。街道人潮車龍繁忙,路人撐傘倉促走過,全看不清傘下的面孔。

遠處一位路人也撐黑傘,但腳步面向的是我。那人仰起頭來,我仔細一瞧便認出了貓教授的臉,心想真巧啊怎麼她會出現在這裡。


她緩緩來到我面前,只顧把一疊紙送過來,什麽也沒說就再從手提包裡取出第二疊紙張,伸手到我隔壁的位置,我一驚,隔壁站著拿紙的竟是女王。

定睛一看,手上的根本不是什麽普通紙張,大字標題寫著:【Mathematics T】,右上角畫上了殷紅的分數。

65%……(我頓時怔住什麽也說不出來。)

眼角瞟著女王手上的卷子,右上角寫著【八零】的數字。隨之而來,就是床榻上留下那個驚醒的我。

醒過來已經清晨六點半,毫無倦意的我於是連忙爬起打開了化學課本做些筆記。

女王失笑,也認同說即使那不太邏輯也叫人感覺真實啊呵呵。


像是時間的淩遲酷刑,夢正興奮地持續延長著考生的恐懼。因為會考和死刑一樣,並不可怕;冗長的等待才叫人生不如死。

昨夜又一個夢,才開始有了意識,已經置身一個全白的房間,上面全部都是銀得發亮的刀具,還有一顆被割下來的人頭。突然隔壁冒出來一個人,像是醫院裡的科主任,三十來歲挺年輕的。

【這鹹魚的頭解剖好了,拿去防腐給實習的大學生做樣本。】


我一臉疑惑,【防腐一顆從屍體上被切下來的的人頭?】

(啊,順便弄得恐怖點,剮掉他兩隻眼珠,沾點血紅色的顏料上去。)

【哦……】

總之事情就這樣完成了,自己也不知哪來的勇氣還有技能將科主任的要求完成。結果呈現眼前的只有黑洞洞的眼窩,一張塗上鮮血的臉。我還自由發揮的用手術刀猛地在腦袋上來回刺個幾刀,讓桌上濺出一點黑褐色的血。

這是那麼光怪陸離,變態且畸形的奇景。醒過來時還心有餘悸,不停詢問那是不是自己開的刀。


後記:


我記得之前看過一部叫《盜夢空間》(Inception)的電影,執導的導演是著名的《蝙蝠俠》電影的導演克裡斯多福·諾蘭。

電影里主角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不停地陷入夢境,不停地面對自己現實裡的恐懼。

【Never recreate from your memory……】身後,他在黑暗的回廊里大喊。

現在是第幾層了?沒有人會給你回應,我必須憑著自己的意志醒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無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辯解,
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噢,言語。別錯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卻又勞心費神地使它們看似輕鬆。

—— 辛波絲卡《在一顆小星星底下》

江湖墨家將

  • 迴轉手札(4) - To 打粉: 生命中第一次認真唱歌的時候究竟是什麼時候呢?仔細回想,要追溯到六歲那年臨近農曆新年嗎,幼兒園校長在放學前的集會中,邀請台下任何一位勇敢的小同學上台唱新年歌並派發他一封紅包那次,某個男孩跳起來舉了手,在還沒學到自告奮勇這句成語前,就上了台唱《財神到》。並不是的,那還不算是認真唱歌的時候,那麼是二...
    1 週前
  •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
    1 個月前
  • 620. 【電影】幾句話評論12部沒那麼喜歡的電影 - 不管是觀影,或是閱讀,除了私人之外,還是很主觀的事情。評價也是很主觀的。 下面寫一些並沒有太多想寫觀後感的電影吧。 The Legend of Tarzan:其實Tarzan的形象和動畫片很像,看完電影之後我又重新看了一遍動畫,Jane的性格倒是和電影有些相似,都是偏女強人卻又有點弱勢的,而Tarzan,...
    4 個月前
  • 363.偶發 - 記得半老大說過,他寫文的時候從來不聽音樂,繪畫則不然。我是一個相當依賴音樂的人。大抵是跟易感有關,樂曲最直接,也沒有辦法解釋,跟愛情一樣縹緲,但永遠直擊人心。摸了一些音符,想動筆寫字,特別是莫西子詩。不管聽過多少次,擱在腦海裡的字句忽然急於誕生在這個世界上,雀雀躍然。現在的人和大自然並無多大關係,不再是為時所困的...
    1 年前
  • - 關於攝影記者那期的規劃 目標:簡潔好讀,不要點開網頁就嚇到讀者:好多字的文章 所以我想用把這期規劃成三個部分:A、B、C A圖輯(配片段的人物稿): 目前在找一些網站可以直接放圖和文, 最好可以圖配標題顯示, 然後點進去會看到摘要這樣 類似這種的網站, 但是這個要方文字不方便...
    2 年前
  • 捨得的藝術 The Art of Letting Go - 11/11/11 紐約時間上午11,女神--瑪利亞.凱瑞--萬眾期待的單曲"The Art of Letting Go"在facebook頁面全球首播。單曲拋開了以往想要直奔billboard第一名的強勢,沒有了強勁有力的節拍,少了R&B的風格;取而代之的是復古的弦樂和娓娓道來的鋼琴聲、配搭豐富...
    3 年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